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582章:蹭鼻子上脸了啊!

第582章:蹭鼻子上脸了啊!

  汉国长期处于战争状态,许多人也就是趁着每年述职的时候才能聚上一聚,平时基本是天涯各一方。

  述职当然不是每个人的每一年都能回来,比如这一次深入草原的谢艾就没有前来襄国,他一方面在与柔然可汗跋提周旋,另一方面是袭扰拓跋代国的北部。

  此时此刻的草原依然是冰雪季节,换做其他军队当然不能轻举妄动,要不然肯定是会出现大量的非战斗损员,可天气对于禁卫军来讲的约束力比较少。

  说白了,禁卫军就是一个消耗兵种,损失掉不会造成一家失去顶梁柱的后果,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人都没有顾虑,大概都觉得损失了再“变”出来就是了。

  谢艾还是比较谨慎,他至少先请示刘彦,得到笃定的回复,损失了多少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重新补满,用起禁卫军来也就不存在任何顾虑。

  冰天雪地的气候中,禁卫军大股小股地出现在拓跋代国的北部,袭击了一个又一个窝冬的部落,拓跋什翼健一开始并没有发觉出了什么事,是等待大量的部落被消灭,禁卫军的互动距离临时王庭足够近才察觉。毕竟天寒地冻没人会瞎逛游,部落受袭哪怕是成功逃脱了一些人,他们进入旷野也要能缺乏事先准备的前提下,扛得住恶劣天气活下来。

  冬季不战的规律早被汉军打破,问题中原战场是中原,草原的冬季和中原就两个慨念,拓跋什翼健对汉军冬季不断来袭没有太好的办法,集结牧民作战通知是个麻烦,迁移什么的也会因为通知的难题无法进行。再则说了,冬季进行迁徙,哪怕是遇到再危机的事,也不会有部落敢这么干啊。

  草原的窝冬,那就是真正的窝,人不一定要时时刻刻窝在帐篷,牧畜却是蹄不离圈。牧畜不止是牧人的财产,还是牧人的口粮,它们的多与寡会决定一个部落的兴盛,也是影响人口增或是减的关键,真心是没有牧民敢大意。

  “天寒地冻作战,汉军的损失不会小。”燕凤哪怕是全身包得像粽子依然是冻得鼻尖发红,他的双手是伸到炭火边上烤,小心翼翼地说:“冒雪作战的是禁卫军。此类兵种是大汉精锐中的精锐,以此等精锐冬季作战,可视作大汉狗急跳墙了。”

  禁卫军当然是精锐,那种悍不畏死的作战方式谁碰上了都会发怵,而禁卫军不止是作战悍不畏死,排兵布阵的速度也表现出一支精锐强军该有的速度和素质。

  拓跋什翼健的的确确是被燕凤的话安慰到了。他在心里算了一笔账,以大汉禁卫军的精锐程度,哪怕是禁卫军是弄死十个牧民自己折损一个,好像算起来还是己方占便宜咯?

  “话虽如此,通知各部落向王庭靠拢的事还是要尽力和加快。”刘谦一样是穿得很厚,看去却是比燕凤要耐冻一些,至少没有被冻得鼻尖发红:“集中一处可威慑汉军不敢来袭,或是汉军来袭也好集中优势兵力进行反击。”

  今年冬季的草原,大雪小雪是轮流着飘,许多地方的积雪超过人的身高,至少也是积雪过腰,对于外出行走是一件考验。

  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汉军竟然能够远途奔袭,行军途中是怎么样,接敌之后又是什么个状况,拓跋代国可以笃定汉军肯定是会出现大批量的非战斗损员,无法理解汉国中枢怎么就舍得拿禁卫军来这样消耗。

  拓跋什翼健面无表情地看着炭火,他的心情其实是无比的烦躁。

  汉国很明显不是拓跋代国可以以一国之力来相抗,不然也不会发生诸王会盟的事,不就是真切知道那一点,才想着集合诸国之力抗衡汉国吗?

  要说后悔与汉国交战的话,拓跋什翼健是没有半点悔意,汉国很明显是要一扫天下,种族政策也是“汉人和非汉人”的两种区分,不趁着诸国还在加入抵抗阵营,难道要等诸国被灭孤身等死?

  胡人可是有统治过中原了,他们不光是进入中原为非作歹,多少是汲取了一些营养,其中就包括知道秦横扫八荒六合的历史,知道六国怎么个被灭的过程,怎么也该引以为鉴。

  干了而没有成功,只能说是努力没有得到回报,敢做就该敢认,拓跋什翼健没有昏聩到不接受现实的地步。他努力过了,发现事不可为立即调整重心,打不过汉军难道还不能离得远远,往更北的区域发展总能躲开了吧。

  “可惜了……”拓跋什翼健还是脸部没有什么表情:“派遣使节没有让汉王心生迟疑。”

  说的是修好不成又假意要臣服的那件事,拓跋代国那样做纯粹就是试一试,对修好没有太多信心,称臣则是稍微抱着一丝丝希望,却没有想到连拖一拖时间都没有办到。

  “汉王必定深恨于本王。”拓跋什翼健总算是脸上有了表情,那是一种自嘲或者嘲弄:“本王可是还拖着很大一笔款项,还主张会盟组建反汉联盟,只是诸王会盟没有干成。”

  燕凤和刘谦能说什么?他们只能是呆呆地看着炭火默不吭声。

  拓跋一族还有一个公主是汉国的德妃,其实许多臣子是有建议拓跋什翼健走走枕头风路线,问题是拓跋什翼健很清楚自己那个妹妹是什么人,连尝试一下都没有做。

  拓跋什翼健不做是因为深知根本干不成,再来就是多少欣慰拓跋一族再不幸也不会真的断了血脉,相反是因为拓跋秀成了刘彦的德妃,拓跋一族至少是会有血脉融合进大汉王室,也许很久以后会因为这件事情有一些裨益。

  “……积雪太深,联络艰难……”燕凤转移话题,说道:“大概确认的是,跟随向北迁徙的部众该有二十余万。”

  草原上互相联系是一个大难题,拓跋什翼健决议向北迁徙是有事先做了准备,可依然是有相当一部分的部落没有接到通知,这个是与游牧民族居无定所有直接关联。

  拓跋代国虽然是一个国家,但城池也就那么几个,都城盛乐算是其一。而盛乐是唯一一座拓跋代国自建的城池,像平城、大宇、赤城……还有一些叫受降城的城池,基本上是前朝遗留。

  不是那种定居模式,也就让拓跋代国干不了人口普查的事,有多少人口基本只能靠猜,大概数字应该是全国六七十万人?

  “现在只希望大汉的注意力集中在凉国……”刘谦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安慰话居多,要不禁卫军也不会出现在拓跋代国北部:“我们挨过这个寒冬,开春之后立即入侵柔然,大可以战养战打开局面。”

  没有错的,拓跋什翼健已经打算放弃漠南,他是真的觉得离汉国近太危险了,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近些年是进入小冰河时期,越是靠近北极的区域就越是天灾不断,但拓跋什翼健宁愿去与天气搏一搏,都不想去和极度强盛时期的汉国掰腕子。他的想法是,哪怕天灾再严重还有扛过去的希望,扛住了等气候转好,占了柔然人的地盘进行修生养息,总有一天拓跋鲜卑会再次南下,而那个时候的汉国还强不强大很难说,肯定是有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我们损失惨重……”燕凤苦笑了一下,又说:“凉国却是要亡了。”

  张氏一族在张骏时期并没有正式建国,是尊东晋小朝廷为正朔,爵位是凉公,官职是凉州刺史、大都督。张氏凉国的正式建立是张重华干的。

  原本的历史上,张重华继位之后没有多久,是在东晋小朝廷还健在的时候,一改张骏的国策不再尊从东晋小朝廷,先是自号凉王,随后正式立国。他建国之后当然是与东晋小朝廷立即交恶,很快也遭受石羯赵国的入侵,是谢艾率军三次大败石羯赵军才让张氏凉国在建国之后站稳,没有说建国又立刻被灭。

  在这个被改变的历史版本中,张重华是东晋小朝廷被汉国灭掉才建国,并没有遭遇到原本历史上的诸多难题,比较造化弄人的是谢艾成了生俘张重华的汉将。

  拓跋什翼健要开口说什么,却是有人撩开帐门让一股寒风吹进来。

  “大王,二十里外发现大股汉军!”

  “这……”燕凤霍地就站起来:“汉军竟然能够如此接近王庭?!”

  拓跋代国的这个临时王庭离柔然山并不近,外围也是有大量的部落,那外围的部落该是被清理到什么份上,才会让汉军靠近到二十里之内?

  “数量?”拓跋什翼健也是站起来,却是没有多么的慌张。

  前来汇报的人是破多罗埃力,他现在已经是一名万夫长,主要是担任王庭护卫,答道:“已经发现的是过万,不清楚后面还有没有。”

  没什么说的了,既然汉军杀将而来,拓跋什翼健只有集结军队,是要奋起外出驱除,还是严阵以待判断情势,那就是两说。

  【汉国强势,一再被清洗已经让大代人口锐减……】拓跋什翼健是在众多侍女的帮助下穿戴甲胄,满脑子里却在思量:【若是能够歼灭来犯汉军,或可起到震慑作用,使汉军不敢再来侵犯!】

  王庭嘛,当然是汇集人数最多的地方,几阵号角吹响之后,各个帐篷钻出武士,很快就汇集成为一支大军。

  冬天消耗是之前储存下来的粮秣和马料,拓跋代国的国力并不强,物资储备的数量有限,却是短不了王庭近卫军,拉出来的军队人和马的状态至少是要比普通部落好看上不少。

  拓跋什翼健是一再确认前方传回的军情,发现汉军并没有直接突击王庭,是很没有规则地逮住谁就是一阵杀,就问燕凤:“汉军此番举动何意?”

  “侦骑已经出动,暂时没有发现周围还有另外的汉军。”燕凤可以猜出拓跋什翼健想干什么,却是不能将话说得太笃定:“若只有那万余汉军,大王或可出战,只怕……是有诈?”

  拓跋什翼健就是担忧有诈嘛,不然就不会迟疑。他选择继续等,越来越多的信息汇集过来,很确认周边数十里之内真的就只有那万余汉军,己方的多个部落不是被灭就是被打散,很多部落已经自发向王庭靠拢,却是不容再迟疑下去。

  “出发,消灭这股猖狂的汉军!”

  草原在其它季节处处可作为道路,冬季的草原却是需要清理积雪,等待拓跋什翼健带着三万余王庭军靠近汉军,远远地看到的是一个中等规模的部落已经岌岌可危。

  部落栖息地,积雪什么的肯定是会被清理,不会像是旷野那种状况。可以看到的是,受袭的部落西北侧有着很明显地痕迹,那是人和马硬生生蹚出来的通道。

  通道附近很明显是经过很惨烈的攻防战,地面有着相当多的伏尸,也证明是汉军足够靠近才被部落的人发现,要不然交战痕迹不会离部落那么近。

  “确认是大汉禁卫军无疑。”燕凤会这样说,是因为禁卫军是汉军中独一份没有旌旗的部队,他对拓跋什翼健说:“大王,部落之内还在抵抗,周边积雪太厚,只需要堵住汉军来时的通道,便可将来犯汉军围起来。”

  拓跋什翼健有单筒望远镜来着,他正在用眼睛仔细观察,发现来犯的汉军竟然是步骑协同,步军的数量甚至是比骑军还要多,又以一种轻装长枪兵居多。

  “……”拓跋什翼健脸色非常差劲,一连串的军令下达,后面是咬着牙:“势必全歼这股敌军!”

  现实就是那么回事,积雪严重的草原,不存在骑兵机动性比步兵快那么一回事,都是需要蹚着积雪赶路,同时骑兵的战马喂食会是一个大问题,冬季在草原作战用步军的确比用骑兵相对合适。

  事情是那样,拓跋什翼健却依然是被气得不行,汉国强势没什么可以争议的,拓跋代国也的确不如汉国,但来攻打竟然使用以步兵为主的部队,多少是算欺负人都欺负到蹭鼻子上联的地步了啊!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149762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