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526章:思想开始扩张制约

第526章:思想开始扩张制约

  中原对外探索的脚步以各种形形色色的方式进行,却是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会停下向外开拓的脚步,其实还是地理限制的因素。

  比如说自周之后再次形成一统的秦帝国,北征到了阴山脚下,南征是面对原始丛林。汉帝国克服了秦帝国遭遇到的困难,可是扩张的脚步是西被高原和沙漠挡住去路,北边是无垠草原,南直接到大海,东是一片冰天雪地。所以说,很多时候中原王朝其实并不是遭遇的敌人太强,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向外。

  刘彦知道自己将来肯定也会遭遇到先辈遇到的困难,早就在思考解决的策略。

  后世已经证明了一件事情,从陆路进行扩张是千辛万难,掌握海权之后再进行扩张则会相对容易。

  中土的帝国想要向西扩张,过了西域就会被沙漠或是沼泽挡住通往西亚和欧罗巴的道路,因此单纯从陆路进行扩张的话,不说要面对沙漠和沼泽,后勤辎重的运输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目前刘彦已经开始派遣舰队在探索涨海(南海),找到了庾氏一族所说的扶南国和林邑国。

  扶南国,又作夫南国、跋南国,意为“山岳”,是曾经存在于中南半岛上的一个古老王国名。其辖境大致相当于现代柬埔寨全部国土以及老挝南部、越南南部和泰国东南部一带。是历史上第一个出现在中原王朝古代的史籍上的东南亚国家,也是古代史籍中经常出现的东南亚国家。

  林邑国,位于中南半岛东部之古国名。又作临邑国。约在今越南南部顺化等处。此地原系占族(Cham)之根据地,西汉设为日南郡象林县,称为象林邑,略去象,故称林邑。东汉末年,有名为区连者,杀害县令,自称林邑国王。

  两国中,扶南国大而林邑国小,林邑国与中原王朝有陆地上的国境边境。

  根据一些情报,林邑国的国内还留下汉家的生活习俗,统治阶层是用汉字说汉语,底层则是一帮皮肤稍显黝黑的人种,执行的是奴隶制度。

  所谓皮肤稍显黝黑,就是中原王朝时常会提到的昆仑奴,他们大概是现代印度低种姓的人种。这一人种身材矮小且普遍瘦弱,某段时期被奴隶贩子大量贩售到中原王朝,成为达官贵人争相炫耀的工具。少量从非洲运到中原王朝的黑人也被称呼为昆仑奴,但是非洲来的黑人可要比南洋那批人高大和强壮得多。

  “尽管林邑也是汉家旧土,是寡人必定收回的土地。可是啊……”刘彦在啃肉串,咽下去之后才继续说:“庾氏是第一个主动向外开拓的家族,寡人不介意让他们成为第一个获得天大好处的家族。”

  庾氏一族的庾翼已经成了汉国的廷尉,这个家族在东晋小朝廷投降之前就开始在做迁徙准备,目前已经有部分族人前往青州的东牟郡蓬莱县。

  蓬莱县是汉国目前几大舰队基地之一,最开始是作为联系海岛,后面变成了青州与辽东的主要港口,等待其它港口被开发出来则是下降了战略地位,逐步演变成最大的民用港口。

  刘彦统治下的汉国,系统战船是主要战力,却是没有完全放弃研究和开发船只,主要的研究和建造基地大多是靠近辽东区域。

  造船的基地会靠近辽东,那是辽东那边远比中原各地方有着更丰富的木材资源。中原各地一再遭遇战火,和平年代又有皇帝广造宫阙,但凡粗大一些的树木基本上不是被毁就是被砍伐一空。辽东那边一直到公元两千多年的时候还是木材资源丰富区域,现如今不用太过深入就能找到合适应用各处的木材,

  庾氏一族得到汉国的履行契约,先期到手的船只已经被应用于操练。让庾氏一族觉得郁闷的是,他们得到的船只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主力舰。

  汉国的主力舰都是系统产品,民间建造船只只能说还在初步阶段,与之系统出产的战船相比会显得比较小,武力上面也绝对是胜不过系统出产的战船。要说明的是,用于海航的船只绝对不存在楼船就是了。

  汉国核心重臣都知道刘彦对大海的重视,他们其实并不完全理解刘彦为什么重视大海,仅是单纯的以为要维系中原本土和辽东的畅通。

  “原来王上早就有此思虑……”纪昌说的是探索什么马六甲,等待收复汉家旧土之后,海路并进地继续向西扩张。他想了想,问道:“若是有其余家族愿意向外开拓,是如庾氏一般?”

  庾氏一族要入侵林邑,消灭林邑国之后不会建国,是由刘彦再次敕封,使庾氏成为镇守林邑这片汉家疆域的诸侯。他们的这个诸侯不管是从名义上还是实际上都是听从汉国,有些差别的是当地由庾翼来进行管理,也就是说林邑这片土地的地方官虽然还是走中枢委派路线,但就是走个流程,同时庾氏也会有地方私军。

  纪昌是无比反对刘彦同意庾氏一族的请求,劝导几次之后刘彦坚持履行契约,他尽管依然坚决反对却是忍了下来。

  刘彦当然知道庾氏一族的这个模式是隐患,地方自行治理也能有私军,妥妥的就是一个如同商王朝或是周王朝一般的地方强藩。他会同意只是出于一个理由,给一些人的野心留下空间,是外出攻打化外蛮夷,不是满脑子想要在中原王朝搞事情。

  作为后世穿越过来的人,刘彦很清楚那个日不落帝国是怎么形成,不也是允许国内贵族自行向外侵略,贵族占领土地之后向王室报备,占领的土地在版图上是归于国家,实际上贵族可以在占领地建设军队和自己治理?

  刘彦坚信的是,中央强大就不用担心遭受地方反噬,单纯以国家形式的扩张不能满足扩张速度,开拓还得是国家与民间同步进行。他还坚信一点,只要庾氏一族尝到了好处,被吸引的个人或是家族绝对不会少,到时候他只要一再承认个人或是家族的开拓,不说是汉国疆域一再扩张,汉家苗裔也必将会向外进行繁衍。

  “有什么关系?庾氏要是老老实实最好,有什么不轨,直接灭了就是。”徐正真的是满不在乎地说:“甚至不用外出开拓的谁有什么歪脑筋,中枢随随便便找个理由灭掉,将土地管理权收归国家就是了。”

  刹那间刘彦听得一阵愕然。

  “理应定下期限,约束一套有效律法,例如多少代之后归于国有,或是触犯什么律法剥夺治理权。”纪昌完全赞同地说完,眯着眼睛继续说:“他们要财帛完全没有问题,治理地方也不是不行,发展武力……呵呵呵!”

  得了,这个就是中央集权深入人心的中土思想,讲的是“朕即国家”,一丝丝的权力都该是属于皇帝,臣子发展自己的武力就是罪过。

  刘彦也就陷入了沉思,大一统和中央集权已经深入人心,一些事情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

  实际上庾翼也只是说要以家族力量入侵林邑,有谈到过一些地方治理权的探讨,却是没有提起说以家族私军镇守的事情,那些都是刘彦做好的一些心理准备。

  “王上……”荀羡比较突然地出现,来了之后先行礼,然后说:“廷尉求见。”

  刘彦还没有什么反应,纪昌和徐正对视一眼就笑了。

  庾翼后面被人引领着过来,看到纪昌和徐正在场,君臣三人围坐在烤架边上亲自动手烧烤,情不自禁地一愣之后,内心里很是震惊纪昌和徐正与君王的交情。

  “给庾卿增添一个座位。”刘彦说完就招呼庾翼近到身边,问:“庾卿的朝服怎么还没有换?”

  散朝之后,庾翼是立刻踏上归家的道路,走到家门口却又折返,自然是还没有更换朝服。他近期一直在思考家族未来,尤其是当了汉国的廷尉之后,想的就更多了。

  庾氏一族要向外迁徙并入侵林邑,背景是受到东晋小朝廷上上下下的排挤,感到心灰意冷的同时,他们对举族投奔汉国又存在迟疑,不想背负逆贼叛臣的名声。

  现在嘛,因为桓氏一族的搅局,庾氏一族不管是在建康之战出多大的力气,实际上逆贼和叛臣庾氏一族是当定了。

  很多事情已经成为既定事实之后,庾翼进行了长久的思考,甚至都后悔曾经说过要家族要向外迁徙的事,要不是不能反口真的是不想干了。

  “臣是为家族入侵林邑的事而来求见王上。”庾翼已经先后对君王和同僚行过礼,落座之前又是礼仪周到,等待完全屈膝跪坐而下,继续说:“臣以为一些事……还得经过王上同意。”

  刘彦等三人刚才就在说这件事情,没有想到的是庾翼后面会过来。

  徐正依然大大咧咧地烧烤,甚至还招呼宫女弄来更多的牛肉串,好像全部的注意力都是在美味上面。

  纪昌本来是举着酒壶要喝葡萄酿,顿了顿像是无意地看了一眼庾翼,见庾翼表情坚定,嘴角扯了一下。

  “入侵林邑?”刘彦放下手里的东西,做出倾听状,说道:“庾卿且道来。”

  庾翼介绍家族的准备情况,辎重和私兵之类的说得很详细,对于在操练的海军也是事无巨细地道出,讲了许久才点出来意:“臣仔细思量,入侵林邑虽会有麻烦,占领林邑必将成为事实。臣以为,朝廷理当派出官员随行,攻克一地之后设立郡县,等待林邑被灭,恳请王上能够赏赐出战壮士当地的土地,使他们在当地繁衍生息。”

  明明白白地说,庾氏一族出钱出工出力灭掉林邑国,地方治理权不要了,连带私军也会进行解散,打下多少土地都是依然走中央集权和大一统那一套,地方官由中枢委派,地方驻军也是国家的军队。

  “廷尉高义!”纪昌说得响亮,是带着满满的佩服:“庾公定会名流青史,庾氏一族也必将富贵百代!”

  刘彦有些责怪地撇了一眼纪昌。他都还没有开口说话,纪昌却是先将基调给定下来,都算什么事嘛。

  庾翼苦笑道:“胡人肆虐中原数十载,吾辈无能未有驱逐胡虏,只想为自己的罪过赎罪,为汉家繁衍尽一份心力。”

  刘彦却是明白庾翼什么心思,庾氏一族肯定是一再商讨,得出的是“别自己找死得了”之类的结论,索性是以家族之力灭林邑的事情继续干,会得到什么回报完全看君王大度到什么份上。

  “昌以为,灭掉林邑后,庾氏应当有一块大大的封地,享受免赋税之优待,庾公更是要封侯。”纪昌看着刘彦是满脸的恳求,只差明说庾氏一族都自己让步,刘彦就别再搞什么幺蛾子,带着殷切期盼地问:“王上以为呢?”

  说到底还是思想问题,刘彦不怕向外开拓的家族反噬中央,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死后的格局,却认为要是后世子孙无能或是搞得天怒人怨的话,皇朝被推翻是肯定的事情,是不管被本土的力量干翻,还是被外面的封臣所灭。

  千年帝国不是没有,但真的是太少太少,刘彦完全不确定系统能不能继承,是有十足的心理准备,深深觉得皇朝要灭亡也不能是由异族来灭,同一苗裔取代至少还是烂在锅里最好。

  “寡人知道了。”刘彦压根就不想表态,他还得好好的思考一下,摆了摆手说:“今天不再谈论政事,众卿好好与寡人轻松一番。”

  外面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在下雪,一片片的雪花由天空落下来,要是没有什么烦心事,一边吃烧烤一边看下雪其实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围成圈的四个人带着各自的心思,嘴巴里会不断交谈,讲些什么则是不那么走心,甚至有些时候会陷入尴尬的安静。

  “王上。”荀羡再次出现,他满脸怪异地行礼,禀告说:“美阳侯与新平侯等人打起来了……”

  “……”刘彦当然知道那两个侯是谁,讶异地问:“冉闵与桓温……还有谁,为什么打起来?”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1422161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