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471章:开始南侵吧

第471章:开始南侵吧

        刚刚从石碣赵国那里光复大片疆域,种族仇杀迫使所有人都要选择自己的阵营,胡人毫无例外是一个阵营,汉家苗裔再不愿意也该与北上的汉军同为一个阵营。

        普通百姓站到汉军这一阵营,他们是没有自己体系地被融合进入到北伐兵团,接受汉军派遣军官过来进行管束。

        豪强和家族不得不选择与汉军同一立场,他们向北伐兵团靠拢之后并不是无条件接受摆布,会保持家族对私有武装的控制权,甚至是依然划分地皮施行隐性的自治。

        冉闵出身于乞活军,对于地方家族掌握私有武装并不怎么排斥,再来是他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也不知道是忽视还是遗忘,总之并没有采取行动对私有武装进行消化。

        汉国并不是不允许拥有私人武装,那是国策制度所决定了的现状,如什么级别的爵位会有多少护卫,什么级别的将领会有多少亲兵。护卫和亲兵实际上就是一种私人武装,那么汉国就是在一种阶级界线下允许拥有私人力量,是摆在明处接受监督,而不是任由谁都能武装起来多少人。

        任何时候私人武装都没有可能被完全禁止,监督和数量才是关键,还有就是对一些武器进行严格限制,比如任何朝代都不允许私人掌握弩这一件大杀器。除开弩的强劲穿甲能力之外,弩的射程和便于携带用来进行暗杀也是令人防不胜防。

        除了弩,各个朝代也限制民间拥有甲胄。在甲胄上面的限定是,个人拥有一套甲胄不算犯法,但是数量过一件则视为有谋反嫌疑,历朝历代因为个人拥有甲胄过一件而被当做谋反弄死的人多不胜数。

        在其它兵器上面,一直是到有元一代之前,汉人拥有刀、枪、剑、戟、弓被视为尚武,官方不但不做限制,相反还是鼓励民间拥有自己的自卫武器。当然了,拥有数量上面也不能多到夸张的地步。

        害怕百姓拥有武器的官府只会出现在某些特定时期,如少数的族群统治多数族群,或是官府根本就是拿百姓当做敌人在提防……

        “当然不是限制百姓拥有兵器,是不允许有组织的集团在不接受控制的前提下持有兵器。”纪昌突然现冉闵胡搅蛮缠起来很不好沟通,他们刚才讲到对豪强的瓦解和控制,冉闵对这个显得很不以为然。他蹙眉说:“大汉的国策是提倡尚武精神,对豪强在地方上的控制则是要削弱,使豪强成为助力而不是毒瘤。”

        “自相矛盾的地方太多了。”冉闵同样在蹙眉,他说:“又要鼓励尚武,又不允许出现集团。”

        “并没有自相矛盾的地方。”纪昌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清楚,很是郁闷地强调:“由官府来组织,是在一种监督和管束下进行各种尚武宣传和训练,达成最终加强国家兵源素质的目标。”

        冉闵其实是听懂了。他觉得纳闷的是不管什么制度不都是由人来执行吗?只要是由人去执行,再美好的制度都能被玩得脱离本意,另一个就是十分怀疑百姓的觉悟。

        “不纠结其它。”纪昌现自己跟冉闵根本聊不下去,满是严肃地说:“部队该怎么调动是征北将军幕府的事情,南调之后该怎么来整编是我们的事情。”

        冉闵“呵呵”了几声,直接站起来行礼,不等纪昌有什么反应抬脚就走。

        纪昌默默看着背影伟岸的冉闵渐渐离去。他勾起了嘴角,但绝对不是在冷笑,这样的冉闵才是令人放心的冉闵。

        汉国目前在北线的战事趋于平缓,南边的战事却是显得迫在眉睫。

        石碣赵国还没有从一连串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各项情报显示的是,石虎真的用心在经营现有地盘,启用不少晋人大臣专注生产,对于羯人族兵的操练也是每日都在进行,整体上是选择进入蛰伏期。

        慕容燕国去年再次征讨高句丽,面对汉军纠集百济、新罗、高句丽一同北上抵抗,双反战线是在丸都城周边来回拉锯。慕容燕国除开征讨高句丽之外,他们还四处出动,例如清缴死灰复燃的扶余人,教训拓跋代国,甚至是和曲沃人在打游击战。

        正是石碣赵国防守有余进击不足,再加上慕容燕国陷入泥潭,汉军的南侵计划才会被启动。

        汉国的南侵是分为两个大步骤,桓温进攻李氏成汉和徐正入侵东晋小朝廷。

        桓温目前是在关中的陈仓,这里再南下就是汉中郡,也就是李氏成汉的北面。

        关中目前的情势比较复杂,雍州全境重新纳入汉国版图,渭水上游的秦州是张氏凉国和苻洪集团在不断混战和拉锯。

        汉国重新进入关中,现阶段采取的态度是先不管其它,针对的就是灭掉李氏成汉。汉国有自己的计划,可是军队重新出现在关中,并且摆出强势的入侵姿态,会影响到方方面面,不止是张氏凉国和苻洪集团,连带仇池国也被吓得心惊胆颤。

        仇池国是氐人杨氏建立的国家,第一代国主叫杨茂搜,自号辅国将军、右贤王,被西晋封为骠骑将军、左贤王。目前的杨初是第四代国主,君王之位是篡位而来,十分卖力地巩固自己的权位。

        实际上仇池国的存在感非常低,他们清楚自己的斤两,什么时候都是窝在自己的小天地,外部是努力寻求认可,先后向石碣赵国和东晋小朝廷请求册封。

        汉军陈兵仇池国边境之前,仇池国的第四代国君屡次派人前往建康,请求东晋小朝廷认可自己对仇池国的统治,根据相关信息是东晋小朝廷已经接受杨初的请藩,有意册封为使持节、征南将军、雍州刺史、仇池公。杨初一面讨好东晋小朝廷,另一面当然也是渴望能够得到汉国的认可,差别就是汉国这边从来都当没有仇池国这么一个国家。

        桓温的大帐中间摆着几口被掀开的箱子,一些箱子里面装满了马蹄一般模样的金属(铜,这时候称为金),另外的几个箱子里面是玉和翡翠,少不得是要有一些珍珠、珊瑚之类的奇珍。

        一名留着山羊胡须身材显得矮胖的中年人,他从一开始就是满脸讨好,以至于看着非常的猥琐。

        “我家主人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是请求将军美言几句。”矮胖中年人叫简代,在仇池国官居总管一职。仇池国的官职比较乱,有华夏体系也有游牧体系,总管可不是切掉***管理后宫的专门官职,类似于尚书一职。他谦卑地笑着说:“什么封赏都没有关系,只要有册封,大汉的军队也能随意进出我国。”

        仇池国的地盘很小,拥有武都郡和阳平郡,全国也就两座像样的城池分别为下辨和国都仇池。他们的总人口也就是接近三十万,军队该是有个一两万。国境是一个多山的盆地,位于高原东部。

        实际上汉国现在没有攻打仇池的计划,甚至可以说仇池国压根就被当做不存在,更明白一点的讲就是真要打仇池国,估计是顺带一抹就能抹掉。

        “嗯,嗯。”桓温是用着相对贪婪的目光看着那几口箱子,看都不看简代,满口应承:“会美言,绝对会美言。放心,你们绝对能放心。”

        简代又是更加讨好了一些,满口子的感恩戴德,废话说了不少,桓温看在金银财宝的份上一直听到这人主动告辞离去。

        处于帐中的殷浩……,也就是那个跟随国丈褚裒出征战败被俘的晋军将领,他是安安静静地看着桓温命人将箱子收拾妥当,现另一侧的袁乔目光瞧过来与之对视了一下很快又移开。

        桓温是征讨李氏成汉的主将,殷浩被任命为副将,袁乔又干起了行军长史的活,三人就是这次汉国入侵李氏成汉的高层人物。他们还够不到组建幕府的资格,麾下的部队组成部分是七万,有三万的各兵种战兵,另外的四万有辅兵、新募兵(来自新光复区)。

        目前桓温这一边的汉军已经备战完毕,等待的是中枢那边下达攻击命令。

        “没想到仇池这么富有。”桓温看上去非常愉快,甚至被看着收受礼物也没有当回事:“原本没想法,现在倒是建议顺带将仇池收拾了。”

        实际上袁乔和殷浩也绝对会被仇池那方面奉上礼物,就是价值上面不会比桓温更多,大家都会得到好处,谁也别想笑话谁,再来就是都会接受,至于礼物收了要不要干承诺的事情就看个人节操。

        收了别人的礼物,马上觉得应该收拾,桓温没有什么难为情的想法,甚至可以说是觉得理所当然,倒是袁乔和殷浩下意识的对视中能感觉出一点点的不好意思。

        桓温也就是随口那么一提,自己都没有当回事,下一刻就说:“昝坚屯兵于南郑,李福率军作为后翼,说说该怎么应对吧。”

        昝坚是李氏成汉的前将军,之前他还作为使节出使过汉国。

        李福是李势的宗亲,本身还是李氏成汉的右卫将军。

        “成国差不多是将举国能战之兵调动北上,仅是汉中一郡就屯兵五万。”袁乔这个行军长史本来就该出谋划策,他是走到挂着山川舆图的架子旁边,一边指着一边侃侃而谈:“汉中多山地,由北向南需要穿越南山(秦岭),昝坚必然不会放弃在秦岭与我军接战,就看李福会不会北上接应。”

        桓温麾下的部队现在是分成两个部分,一路在陈仓,另一路是在上庸,主力理所当然是由桓温亲率,殷浩很快就会去上庸指挥偏师。

        李氏成汉察觉汉军有入侵意图后,是被动地根据查探到的汉军动向来进行布防,因为桓温没有掩饰主力所在的关系,他们的主要布防方向当然是针对陈仓所在方向。

        桓温想要的是用最小的代价来完成消灭李氏成汉的目标,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他的价值,那么硬碰硬地推进自然是不行,该运用足够多的策略来避免损失。

        利用主力来吸引李氏成汉的主力,创造足够多的战机使偏师轻易杀入李氏成汉的核心所在,是桓温早就制定好的计划精髓部分。他们有足够的理由肯定一点,那就是李势上位之后乱搞一通,导致李氏成汉变得异常脆弱,压根就不需要一城一地的攻取,展现出绝对的实力再取得机场据定性的胜利,介时李氏成汉内部有的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物出现。

        “比较麻烦的是天气。”袁乔蹙眉说:“考验的是将士们的意志。”

        桓温立刻看向了殷浩。

        攻击李氏成汉的这一部分汉军基本上都是步军,构成部分还都是适合在山地作战的轻步兵为主,毕竟地形决定了兵力构成,考验的就是战机的选择,自然缺少不了对作战计划的执行力度。

        “对于雨具、药材等物资早就备妥,将士个个都是好样的。”殷浩倒是显得信心满满,他用着笃定的表情和语气说道:“雨季不会是麻烦,相反会成为助力。”

        会在春季就开始入侵李氏成汉,是考虑到对东晋小朝廷那边的灭国之战,汉国这边是在战略上藐视东晋小朝廷,战术上重视东晋小朝廷。

        李氏成汉是位于东晋小朝廷的西北方向,一旦汉国消灭了李氏成汉,东晋小朝廷的西北部和西部就全面暴露在汉军可攻击位置,介时甭管东晋小朝廷是怎么卖命地防御东部,失去了西北部和西部国力必然下降,对于灭国之战的进程还是能够起到关键性作用。

        “秋季之前消灭成国……”桓温笑了起来,笑够了才继续说:“只有消灭成国,才能够参与南侵之战,立下更多的功勋,诸君同意吧?”

        哪怕他们就是长江以南的出身,可就是没人不同意,甚至谁也不觉得南侵有什么不妥,甚至是对灭掉东晋小朝廷有着绝对的兴趣,渴望的是在那一场盛宴中瓜分足够多的利益。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132564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