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造化之王 > 第1761章 颜面与放水之战

第1761章 颜面与放水之战

        叶真堵战魂殿大门的第七天。

        天刚亮没多久,就有个别心急的祭司前来战魂殿门口看热闹,想看看今天的战魂殿是不是还会做缩头乌龟。

        当然,也为了叶真每天搞的那个抽奖小游戏。

        叶真提供的奖品价值一般,不过也蛮别致的,若是运气好,还能混到一个惊喜。

        最重要的是,那个抽奖小游戏蛮有意思的,给他们枯燥乏味的苦修生涯带来了一点乐趣。

        不过,出乎那些祭司意料的,今天的祖神殿第一狂人叶真,竟然没有按时按点的来堵战魂殿的大门。

        但幸运的是,没过多久,如今在祖神殿内有着第一狂人称号的叶真,就再次出现在了战魂殿的大门口。

        一如往日一般,将那横幅还有七面战绩旗插在了战魂殿大门前的广场上,只比往日晚了小半个时辰而已。

        这让想看热闹的众多祭司心头一松,看来今天还是有热闹可看啊。

        可是,所有人都没料到,叶真此刻其实刚刚从战魂殿的殿主大殿内出来罢了。

        与往日没有任何区别,叶真插上战绩旗,又开始叫嚣,叫嚣了几句战魂殿大门依旧紧闭。

        有些无聊的叶真就与前来看热闹的祭司们聊天打屁,扯一扯诸天万界的见闻,让一部分一直在苦修的祭司们惊为天人,佩服不已。

        有一部分祭司甚至趁着人多,摆起了小摊赚起了灵石。

        一转眼的时间,就快近午时了,聚焦过来的祭司也越来越多。

        因为这些天,叶真每天都会在午时左右进行第一次抽奖小游戏,所以午时左右,来的祭司是最多的。

        不过,在进行抽奖小游戏之前,叶真还是照例要冲着紧闭的战魂殿大吼上两声。

        对于叶真的叫嚣,四面八方看热闹的祭司们,没人在意,因为自几天前战魂殿左大主祭席漠被蛮灵殿殿主长乐公主给堵回去之后,战魂殿的大门,就再没有在白天开启过。

        但今天,叶真正叫嚣之时,战魂殿的大门就开启了。

        当先出门的,是战魂殿的右大主祭达兰台,达兰台身后,跟着战魂殿的一帮子月祭,而有一位左手提盾,右手提刀分外魁梧的祭司,分外的显眼。

        “战魂殿月祭中第一高手祁冰?”

        马上就有人认出了那左手盾右手刀的魁梧祭司,但认出归认出,围观的祭司们,却没人在意。

        虽然说司马唁在战魂殿月祭之中,战力排名第二,但是司马唁都已经请战魂附体了,都胜不了叶真。

        那排名第一的月祭祁冰,自然也是胜不了叶真的。

        几乎所有围观的祭司们,都认为就算战魂殿月祭第一人出马应战叶真,也没有任何悬念。

        所以,当祁冰大步上前,高声应战叶真的挑衅之时,没人在意。

        甚至许多人的注意力都没有转移过来,还在闲聊。

        毕竟叶真的作战方式,太趣了些,凭借速度啊。

        他们大半的祭司,都看不清楚叶真的身影。

        以至于到现在为止,连个赌输赢的盘口都没人敢开。

        因为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啊,没悬念啊。

        谁开盘口谁亏啊!

        “在下战魂殿月祭祁冰,请赐教!”祁冰一脸的凝重,上前数步,左手盾微微一架,一个椭圆的守护光幕却护在了身前,手中的战刀,却是迸射出冲天杀气。

        不过,哪怕杀气冲天,依旧没吸引过来过多的目光。

        注定的结果,和看不清的过程,谁愿意多看?

        有人应战,叶真自然不会拒绝,不过,叶真的神情,却有几分无聊。

        “蛮灵殿叶真,请!”

        ‘请’字出口的刹那,叶真有若以往出战一般,身形一动,就从祁冰的视线中消失。

        纵然叶真速度极快,但是祁冰还是本能的感应到一缕同寻常的气息从侧翼袭来。

        就像是暴熊翻身一般,祁冰的左手盾顺势狠狠的砸向了左侧。

        砰!

        砸中实物的轰然爆响声陡地响起。

        这激烈无比的动静,引得那些闲聊的祭司们不由得回头看向了交战的双手。

        随后,各个一脸的惊愕!

        因为他们回头的瞬间,就看叶真被战魂殿月祭第一人祁冰一盾砸得倒飞而起。

        这一盾,势大力沉,叶真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倒飞出千米才落地,落地这时,还踉跄了几步。

        祁冰怔了怔,他的这一盾,威力有这么强吗?

        这就是将他们战魂殿上下逼得无法出门的祖神殿第一狂人叶真吗?

        这实力,似乎很一般啊。

        疑惑归疑惑,祁冰身形一动,就欲趁势追击。

        但也就在此时,刚刚落地的叶真,掌中的紫灵仙剑骤地消失,然后冲着祁冰一拱手道,

        “战魂殿月祭第一人,果然名不虚传,叶某输了!心服口服!”

        “呃”

        正欲起身追击的祁冰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惊的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他昨天刚从外地火速返回,但是殿主却不让他出战,今天一大早,殿主让他战,他已经做好了血拼的准备。

        甚至做好了燃烧精血本源提升实力的准备,哪怕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替战魂殿洗刷耻辱。

        他的想法中,这是一场恶战,十足的恶战!

        但现实是,赢的却无比轻松,他甚至没有攻击,只是防御了一下,就赢了。

        这简直赢的莫名其妙!

        四面八方围观的祭司也傻眼了,尤其是方才只顾着闲聊交流的祭司们,听到叶真认输的声音,直接傻眼了。

        连忙向周围的祭司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方才交战是怎么回事,祖神殿第一狂人叶真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

        可是,就是目不转晴盯着看的祭司们,也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好像战斗刚开始,叶真就认输了。

        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叶真走向了他竖的那七杆战绩旗与横幅,随手弹出一道道掌烈焰将那七道战绩旗与横幅焚成飞灰。

        一边轰一边说,“今日一战,叶某才发现,战魂殿还是有高手的,并非浪得虚名。

        叶某服了,诸位,后会以期!”

        当最后一杆战绩旗化成飞灰之后,叶真的声音还在继续,人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只留下了赢的莫名其妙的祁冰,还有瞠目结舌的看热闹的祭司们。

        “这竖子,就是做戏,也不肯好好的演!这不是明摆着放水吗?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看出他这是故意放水!”

        战魂殿内,左大主祭席漠一脸的不爽。

        殿主毕泽也是苦笑连连,“有这样一个台阶下,也算不错了!以叶真的实力,打的时间越长,放水的痕迹越明显!”

        闻言,战魂殿左大主无席漠不由得长叹了一声。

        闹心,憋屈啊!

        战魂殿这唯一战胜叶真的这一场,来的可不容易,代价不可谓是不大。

        先前殿主毕泽与叶真谈判时,上了叶真的恶当,答应将万骨轮回印的分身借给叶真十年之久。

        十年啊。

        这十年之中,万骨轮回印分身若是只出租出去一年,赚回来的上品灵石,也是以千万块计。

        那是何等庞大的一笔财富。

        如今却却是白白借给了叶真,那损失简直无法描述。

        但是以如今的情势,叶真这边的巡天司拿捏着战魂殿的要害。

        再加上殿主毕泽情急之下一句话就将战魂殿的底线也暴露了出来,不答应也得答应。

        无奈之下,战魂殿殿主毕泽等人,就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

        他们战魂殿损失巨大,可谓是名利双失,利这一方面,战魂殿就不说了,出租万骨轮回印的分身,一天可是五万块上品灵石。

        而且这万骨轮回印的分身,可不是他们说能弄就能够弄的。

        那么,名这一方面,叶真就要给战魂殿一点补偿呢。

        怎么补偿呢?

        就是让叶真故意放水输给他们战魂殿应战的月祭,也算是有个台阶下。

        就有了方才的这一幕!

        这个条件,叶真无所谓。

        就是演一场戏而已,那就演吧。

        这点名头,叶真也不放在眼里。

        一点灵石都不花费就借用战魂殿的万骨轮回印分身十年,拿了这么大的好处,损失一点点对叶真而言没啥用处的名声,叶真很乐意。

        要知道,万骨轮回印的作用,除了镇压神魂之外,主要还晕磋磨神魂,可以磨砺神魂,提升神魂力量。

        万骨轮回印的分身,虽然只是分身,作用不如万骨轮回印本体,但哪怕是分身,依旧有着下品后天灵宝的威能。

        要知道,当初战魂殿为了炼制万骨轮回印的分身,可是投入了海量的不计其数的天材地宝,才炼就了万骨轮回印的分身。

        自然而然,万骨轮回印的分身威力也差不到哪里去。

        那些即将凝结元灵的强者,在突破之前,为了能够顺利凝结元灵,大都要借用万骨轮回印的分身磨砺神魂。

        而且因为花费的原因,大多数都借用几个月时间,半年都很罕见。

        而叶真这里,却可以一用十年,还没有一点花费。

        这好处有多大?

        若是再算上蜃龙珠的时序空间,那好处,简直

        叶真这边,得到了实惠拍拍屁股走人了,可是反应过来的战魂殿第一月祭祁冰,脸庞却涨成了猪肝色。

        他再傻,也明白这时叶真放水了。

        这对于一个武者而言,简直就是耻辱!

        这比当场击败他还要让他难堪!

        但是祁冰却不知道这是他们战魂殿的安排!

        不过,陪同他出来的右大主祭达兰台,却是连忙将祁冰拉回了战魂殿,免得节外生枝。

        离开的时候,达兰台还留下了一句场面话,“诸位,我战魂殿欢迎各位前来挑战,无论什么人,我战魂殿最终都会将让他大败而归!”

        唏!

        那些反应过来的祭司们,纷纷出声嘲弄。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今天这一战,是叶真放水了。

        至于叶真放水的原因,虽然不知道,但还是能够猜得出一二。

        叶真这个事主一走,围聚在战魂殿广场四面八方的数万祭司,自然就此陆陆续续散去了。

        但许多祭司离开时,眼中却还有着几分留恋,几分不舍。

        不一样的生活啊

        随着他们的离开,战魂殿第一月祭祁冰大败叶真的消息,就或真或假的传开,算是为战魂殿挽回了一点颜面。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6/1088205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