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最强狂兵 > 第3628章 贺天涯的电话!

第3628章 贺天涯的电话!

  金南星在得到了苏锐的授意之后,便暂时离开了他的身边,消失在了赤红色军装的大部队中。
  至于苏锐让他具体消失在黑暗之城的什么地方,也就只有金南星自己才知道了。
  苏锐走到了办公楼里面,一直上了三楼,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这一栋办公楼已经被太阳神殿严密的守住了,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早就四散逃跑,但是,目前这幢楼并没有被断电,所有的监控设备都还正常运转着。
  苏锐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
  这里应该是艾斯-李的办公室,但并不知道他之前为什么要在楼下的那一间等待着他那两个曾经的兄弟。
  太阳神殿已经把这里的隐患排除了,并没有检查出任何的爆炸装置,否则的话,苏锐没死在艾斯-李的重重围攻之下,却死在了这总裁办公室所布置的炸弹之中,那也太亏了。
  这总裁办公室的布置很简单,一个大办公桌,一台苹果电脑,一个固定电话,办公桌对面则是放着一排沙发,构成了简单的会客区,当然,墙角还有一个正对着办公桌的摄像头。
  这是一间挺朴素的办公室。
  没错,苏锐用的词就是——朴素。
  这办公室就是最基本的简装,只要把家具一搬空,就可以说的上是家徒四壁了。
  可是,说不上为什么,苏锐隐隐的从这办公室里面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这味道很淡,但是并没有逃过他的敏锐感知。
  在沙发上坐了一下,苏锐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茶具,上面还写着华夏字。
  看来是华夏制造没跑了。
  苏锐改变了之前的推断,这应该不是艾斯-李的办公室,这个出生在玻利维亚的华裔应该没有喝茶的习惯,甚至他能不能够看懂华夏语都是另外一回事呢。
  那么,既然如此的话,这一间办公室又是谁在使用呢?
  苏锐的心中虽然有个大概的推断,认为这一切都是出自于贺天涯的手笔,但是,他并不确定——因为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靠感知。
  把那茶杯握在手里面,苏锐摩挲了一会儿,这才坐到了办公桌前,他抬起头,看着墙角上正对着自己的摄像头,说道:“我知道,你能看见,对吗?”
  没有人回答他。
  摄像头也在无声沉默着。
  苏锐并不着急,仍旧显得很镇定。
  他伸出手来,打开办公桌上的苹果一体机,开机也无需输入密码。
  苏锐看了看电脑,并没有存储多少资料,电脑桌面上很干净,很显然使用频率并不高。
  不过这苹果电脑却被装上了微软的操作系统,苏锐也不知道该对此发表什么意见。
  苏锐抬起头来,看着那摄像头:“你应该是能看到我的,对不对?之前我可听说了,你还进行全厂广播来着,整的跟上演恐怖片似的,把海神殿的人给吓得不轻。”
  就在苏锐话音未落的时候,桌面上的固定电话响了起来。
  这空旷的办公室里面,突兀的响起这样尖锐的铃声,确实会让人觉得有点阴森可怖。
  若是胆子小定力差的人,
  恐怕已经吓得尖叫着跑出去了。
  苏锐当然不会被吓得跑出去,他沉默了一下,静静的等着铃声响了半分钟,随后才把电话给拿起来,放到了耳边。
  他没有先出声。
  电话那边同样也没有出声。
  两边似乎是在较劲,在僵持。
  苏锐抬起头来,又看了一眼摄像头:“我知道你能看到,别沉默了,那么长时间没见,有话就直接说吧。”
  “是好久不见了。”电话那边停顿了几秒钟,才说道,“只是现在也只是单方面的见面,我能看到你,你却看不到我。”
  从听筒里面传来的是华夏语。
  果然不出苏锐所料,电话那端的正是……贺天涯!
  “这一次你的见面礼可不怎么友好。”苏锐嘲讽的笑了笑:“其实我当初就该把你留在华夏,放你回米国治病,简直是我最大的失策。”
  “你刚刚说的话里面有两处主要错误。”贺天涯说道:“你有耐心听我纠正吗?”
  “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尤其是对你。”苏锐的声音淡淡。
  “别这么不友好,事实上我现在还躺在病床上面呢。”贺天涯说道。
  “那挺好的啊,我祝你永远都下不来床。”苏锐毫不客气,继续毒舌。
  “这是误会,我先来解释你刚刚的第二个错误。”贺天涯解释道:“你说该把我永远留在华夏,恕我直言,当时如果你动了这方面的心思,并且付诸于行动的话,很快就会发现……你做不到,这可能是一件你付出了巨大努力都办不成的事情。”
  苏锐倒是不否认这一点,面对一个能够徒手攀登酋长岩的对手,任何的重视都不过分。
  “还有呢?第一个错误又是怎么回事?”苏锐冷笑着问道,其实他已经大概猜到贺天涯会怎么说了……可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很简单,你说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但说实话,不是。”贺天涯说道:“如果我说这一切和我没有太大关系的话,你是不是根本不会相信?”
  “没错,你很了解我。”苏锐应了一声,“你能知道这里的电话,能看到我在这办公室里做什么,除了你,还有谁?”
  “不,我只是提供了一个场所,这工厂确实是我的,但是那个玻利维亚华裔并不是我的人,我也没有那么多手下可以供你练兵和屠杀,这手笔太大了,我不舍得。”贺天涯解释道。
  他口中的玻利维亚华裔,指的自然就是艾斯-李了。
  苏锐淡淡一笑,语带嘲讽的说道:“我可不相信,那个艾斯-李后来从欧洲去了米国,我想,你们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吧。”
  “米国那么大,艾斯-李可以认识很多人,并不一定包括我。”贺天涯继续说道:“而且,我现在还在休养身体呢,并没有任何的精力来和你对着干。”
  “那你打这个电话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解释?”苏锐冷冷的说道,他再次抬起头来,看向了摄像头:“如果不告诉我这次的事情是谁干的,那么你的这个电话将没有任何的意义,我最终还是要把账算在你的头上。”
  苏锐的这句话说的可谓是强势无比!
  就算主谋不
  是你,你也是知情者,你也是帮凶!
  既然是帮凶,那么就要为此而负责!这有什么好辩解的吗?
  苏锐觉得自己是了解贺天涯的,他打这个电话来,可能真的是要解释。
  这个家伙是骄傲的,但是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他尚未痊愈,并没有充足的精力去和苏锐对抗,所以,才有了刚刚那一番对话。
  这会是真相吗?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完全可以以一种更加和谐的方式来相处。”贺天涯说道:“现在国内的情况基本稳定了,我也不需要代表白家和你作对了,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彼此放过呢?这种内耗没有意义,真的。”
  “不,你用错词了。”苏锐嘲讽的笑了笑:“我们之间可远远谈不上‘内耗’,咱们是敌对的两方。”
  “我都已经看到了和平的曙光,你为什么不愿意和解?”贺天涯有点无奈,“我真的是个病人,哪怕是手术之后,每个月都还要做全面的检查,每天的卧床时间都要超过十五个小时,你说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和你争?”
  “示弱可不是你的风格。”苏锐冷笑了一下:“贺天涯,你在想什么,你自己应该明白,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你不把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告诉我的话,那么我绝对能把你从米国给挖出来,在这一点上,你可一定要相信我。”
  说到从米国找人,苏锐还真的没怕过谁,以他在米国的能量,找出贺天涯的所在位置,应该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不不不,你想多了,我可不在米国。”贺天涯笑了笑:“我是个很谨慎的人,手术在米国做的,但是做好手术立刻就离开了。”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然而我不能告诉你我在哪个国家,因为……我可能在任何地方。”
  苏锐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微微的笑了笑:“怎么,你要玩捉迷藏吗?”
  这个答案其实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都说狡兔三窟,像贺天涯这样的人,多几个藏身之处实在是太正常了,尤其是像现在正处于他最虚弱的时候。
  “不,我不喜欢这个游戏。”贺天涯说道:“反正这件事情不是我干的,你找不到我,也就没法把怒火倾泻到我的头上,当然,如果你要拿白家开刀的话,那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不在意白家的强盛和衰败。”
  “告诉我是谁,如果你不说,我会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我出现在你的面前。”苏锐眯了眯眼睛,很是郑重的说道,“我会尽全力来做这件事情。”
  当天神认真起来去对一件事情全力以赴,真的是很可怕的。
  “你就不能等我把身体彻底调养好?”贺天涯沉默了一下,说道,他的语气竟然罕见的示弱了。
  “不仅不能,我反而会痛打落水狗。”苏锐看着墙角的摄像头:“告诉我答案。”
  “一个天神。”贺天涯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一个天神!
  这句话中的信息量其实是很大的!
  黑暗世界之中,一共还剩几个天神?
  ——————
  PS:四月一号了,争取这个月我要多更新一点……

  (http://www.shukeju.com/a/15/15315/510600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