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直死无限 > 1636 亲眼见证胜负(求月票)

1636 亲眼见证胜负(求月票)

  另一边…

  当五和重新回到休闲中心时,出现在其眼前的场景,便是让这个少女惊讶了。

  大厅里,此时正呈现着一片凄景。

  合计五十人左右的一个团体待在了其中。

  他们有的背贴着墙壁,有的坐上了长椅,有的直接摊在地面上,有的只能勉强站着。

  而他们的衣服上则全部都是破口,身上更是包满了绷带,不管是衣服还是绷带,均都隐隐的能够看到红色的血迹,显得无比的狼藉。

  一众天草式十字凄教的成员便都受到了这样的伤,只能强忍着痛楚,互相给同伴包扎、治疗,借用纸巾、相册与创可贴等等的用品,行使着天草式特有的术式,逐渐的恢复着活力。

  由此可见,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众人究竟遭受到了什么样的袭击。

  当然,这也是五和能够预见的场景。

  真正让五和惊讶的是,在一众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中间,还有着一道高挑的身影。

  “女教皇…?”

  是的。

  正是神裂火织。

  “五和…”

  正在帮一名天草式十字凄教的成员包扎伤口的神裂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看到五和,不由得露出怀念的笑容。

  但笑容仅仅不过一会便是消失了,让神裂恢复到了冷静的模样。

  “我在附近发现他们都倒下了,所以将他们都带到这里来治疗。”

  神裂以仿佛在说不相识的人的事情一样,语气显得有些冷淡。

  可即使语气冷淡,下一句话依旧还是让神裂心中的想法暴露了。

  “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居然与身兼神之右席的能力的圣人正面对抗?太不理智了!”

  斥责般的说法,让五和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神裂心中的担忧和关切,一下子也是眼眶微微一红,让眼泪都掉了下来。

  “等…!为…为什么哭啊…!?”

  神裂顿时慌了,有些狼狈了起来。

  “确…确实刚刚的话或许说得太重了!我…我道歉!仔细想想我也没有什么立场来教训你们!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吧!”

  这么说着,神裂还的确向五和低下了头。

  这倒是让五和惶恐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五和擦干眼泪,连忙对着神裂说道:“我…我只是觉得很安心,女教皇既然也来了,那我们就有胜算了!”

  “……姑且提醒你一下。”神裂似乎也冷静了下来,别过头,说道:“我已经不是你们的女教皇了,请你别再这么叫我,天草式的五和。”

  生分的发言,让周围的空气都显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感受到神裂言语中的拒绝之意,天草式十字凄教的所有人都觉得内心一阵难受。

  而实际上,神裂也非常的不好受。

  毋庸置疑,神裂还是心系于天草式十字凄教的。

  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为了天草式十字凄教跑到学园都市里来,找上方里单挑。

  这一次,神裂同样是为了天草式十字凄教才会来到这里。

  听到英国清教将天草式十字凄教派来学园都市,对付后方之水,神裂当场便是坐不住,再次不顾对圣人的禁足令,来到了学园都市。

  之前,神裂之所以会出现在方里的家中,正是因为知道天草式十字凄教迟早会与方里接触,因此才提前在周围观察。

  这些天里,神裂也一直都在暗地中默默的守护着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众人,方才能够在来到地下街的第一时间里,发现被后方之水给击溃的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众人,将他们都给运送到这里来,进行治疗。

  当然,神裂会来到这里,同样有助方里一臂之力的想法。

  “如果那个男人出事了,那那个孩子肯定会很伤心,并且失去唯一的容身之所。”

  一直很重视茵蒂克丝的神裂,为了这个理由,来到了学园都市。

  “姑且,之前也欠了他不少的人情。”

  于是,神裂才会在数天前便出现在学园都市,出现在方里一行人的面前。

  而这些,神裂却是不能说出来。

  当下,神裂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注视向了五和。

  “看你的说法,后方之水应该跟那个男人开始交战了吧?”

  神裂的一句话,让有些消沉的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众人神情一振。

  五和也是咬了咬嘴唇,重重的点下了头。

  “方里大人已经与神之右席的后方之水正式开战,我…我没有办法介入到其中…”

  说到这里,五和的语气也显得极为不甘。

  不仅仅是五和而已,整个天草式十字凄教都低下了头,握紧了手。

  为了对抗后方之水,天草式十字凄教做了众多的准备,结果却因为后方之水不是针对方里,而是针对他们自身的突袭给打了一个猝不及防。

  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众人永远都忘不了。

  “你们,有点碍事了。”

  后方之水便以这样的话语作为开场白,手持巨大的金属棍棒,重重的一扫,整个空间便是有如都被吹飞了一样,令得空气的团块化作可怕的冲击,将在场的所有人通通都给击溃。

  一击。

  真的只是一击。

  虽然有袭击的成分在里面,可仅此一击便击溃了整个天草式十字凄教。

  这让人怎么甘心?

  难道,普通的魔法师真的一辈子都追不上圣人的脚步吗?

  一想到这里,天草式十字凄教的所有人便觉得更加的悔恨。

  神裂自然能够明白众人的心情。

  (这也是因为我的关系,大家才会对圣人这么的执着吧?)

  神裂在心中苦笑着,却说不出安慰的话语。

  因此,神裂只能抑制着情感,对着所有人说了一句。

  “现在也不是在这种地方发呆的时候,后方之水即是圣人,又是神之右席,而且很有可能还具备其余的力量,不然也不会有办法展开驱人的结界,导致你们被击溃都没有人发现,不能让那个人孤军奋战。”

  说完,神裂便是环视了所有人一眼,犹豫了一下以后,叹息出声。

  “如果你们不愿意只是在这里等结果出现,那至少亲眼见证这场胜负吧。”

  话落,神裂还是离开了大厅。

  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旋即,重重的点下了头,互相搀扶着走出了大厅。

  ……

  大概数分钟以后,天草式十字凄教的所有人终于是赶到了交战的现场。

  然而,出现在所有人眼前的却是连想都无法想象得到的场景。

  那是一场激战。

  一场超过了所有人的认知,连神裂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的激战。

  (http://www.shukeju.com/a/15/15061/157211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