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直死无限 > 1625 准备怎么对付?(求月票)

1625 准备怎么对付?(求月票)


  学园都市,第七学区。

  在离方里的家有一段距离的天台上,此时,正有一群人在忙活着。

  那是一群身穿极其普通的服饰,人数大概在数十人左右的团体。

  这些人正一边嬉笑交谈着,一边在天台上进行着各种工作。

  将铁栏进行安装,墙壁进行粉刷,将广告纸、宣传单与墙贴之类的东西找了一个地方装饰起来,且还有用粉笔在写写画画的人。

  这些景象,看上去就像是一群人正在装修着这个天台一样,非常的和谐。

  然而,若是有感觉敏锐的魔法师在这里,那一定能够发现。

  名为魔法的力量,正随着这些行为的展开,渐渐的开始发挥作用了。

  “叽呀…”

  某一刻里,天台的大门被推开,令铁门难听的刺耳声响彻了起来。

  “————”

  天台上,所有人的动作均都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但很快又是恢复了过来,一边继续着手头上的工作,一边则隐晦的将目光投至大门的方向。

  下一秒钟,所有人都看到了。

  有两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就是这里了,方里大人。”

  负责领路的五和向着身后的方里让开了道路,一副侍奉在其身旁的模样。

  而看到站在五和身后的人,在场的所有人的眼睛也是亮了。

  方里举目望向了这些人。

  “这就是天草式十字凄教吗?”

  这个问题,有人进行了回答。

  “没错,我们就是天草式十字凄教。”

  说着这样的话的是一个拥有着高挑削瘦的身材,身上却穿着连相扑力士也能穿得下的宽大的白色衣衫和牛仔裤,衣衫的身前有着两道红色的条纹交错而过,形成了一个十字架的图案的男人。

  男人的头发似乎刻意的以发腊塑成乱翘的模样,像锹形虫的甲壳一般,散发出诡异的乌黑光泽,脚上则穿着鞋带超过一米的篮球鞋,却不知为何不绑上,脖子上挂着一条皮革之类的材质的绳子,绳上串着四、五具直径约十公分左右的小型电风扇。

  这样的打扮,可谓是古怪之极,若是走在路上,一定会引来旁人的目光。

  可是,与神裂火织相同,这身装扮拥有着非一般的意义。

  擅长于隐匿在人群和社会中的天草式十字凄教便一直都是以非常普通的行为来发动魔术,包括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有其意义,最后拼凑成术式,从而发动魔法。

  所以,男人的这身古怪的打扮也一定有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宗教意义,靠着一举一动来使用魔法,绝对不是审美观有问题。

  方里的目光便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对方同样抬起眼帘,迎着方里的目光,一边从人群里走出来,一边咧嘴笑了。

  “你就是方里吗?”

  男人举起了一只手,非常随意的打着招呼似的,这般开口。

  “我是建宫斋字,目前正担任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代理教皇一职。”

  代理教皇。

  换言之,这个名为建宫斋字的男人便是目前的天草式十字凄教的领导者。

  当然,仅仅是代理。

  虽然举止看起来有些轻佻,打扮更是有些不伦不类,可从建宫斋字那炯炯有神的眼神中,方里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唯独对这一点不容退却。

  因为,天草式十字凄教的领导者不是他,而是神裂火织。

  他,仅仅是代理而已。

  至于建宫斋字的周围,那一个个天草式十字凄教的成员则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均都身穿与普通人没两样,可以极为自然的融入人群中的服饰,只有在细微的方面经过了些许的调整,以随时做出发动术式的准备。

  这些人,加上五和和建宫斋字,一共五十二名成员,便是现今的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全部组成。

  他们一个个的看着来到天台上的方里,眼中放着光,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方里的话能够多多少少看出一些。

  “在构筑结界吗?”

  是的。

  天草式十字凄教正在构筑结界。

  明明使用的道具不过是广告纸、宣传单、墙贴、粉笔、粉刷以及油漆等等等等非常普通的东西,看起来也像是一个装修公司在工作一样,可就是这些极其普通的行为中被混入了发动术式所需的仪器、条件和意义,最终形成的便是一个结界。

  为什么要在这里布置结界呢?

  原因很简单。

  “你家就在这附近吧?”建宫斋字施施然的笑道:“敌人是冲着你来的,那在这附近展开战斗的可能性便相当的大,为这一带都准备上结界,总不至于是坏事。”

  这就是五和所说的天草式十字凄教散布在周围的原因所在。

  “毕竟对手可是圣人啊。”建宫斋字有些感慨般的说道:“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圣人到底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这样的发言,令得周围的天草式十字凄教的成员们都有些静默了。

  连五和都深以为然的低下头,沉默了下来。

  过去,就是因为自身的力量不足,无法跟上身为圣人的女教皇的脚步,天草式十字凄教才会被抛弃。

  如今,即将以一位圣人作为对手,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心情如何,可想而知。

  更别说,这一次的对手还不仅仅是圣人。

  “即是圣人,还是神之右席,将神子与天使的力量都纳入掌中的男人————后方之水。”

  建宫斋字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自嘲般的说着。

  “那可是比女教皇还强大的对手,找上他的碴的我们也算是疯了呢。”

  嘴上这么说着,建宫斋字的眼中却燃烧着斗志。

  不仅是建宫斋字而已,包括五和在内,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全员都是这般表现。

  对手毫无疑问是强大的。

  可正因为这样,才有挑战的价值。

  人人便都无声的诉说着这样的意志。

  为了追上憧憬之人的脚步,这些人似乎将这一次的战斗当做一场试炼了。

  只因为,对手与神裂火织一样,都是圣人。

  “抱歉,话都被我给说了。”

  建宫斋字突然变得有些轻浮了起来,并摊了摊手。

  “见到能够一刀击败我们的女教皇的男人,我们也太过于激动了呢。”

  说到这里,建宫斋字的声音中的确带上了一丝热意。

  天草式十字凄教里,所有看向方里的人眼中也都带有憧憬。

  见状,方里也苦笑而起了。

  “原来如此,我也算是有点了解你们了。”

  留下这样的话,方里望向了在场所有人。

  “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份上了,那我也不客气了。”

  方里如此表示。

  “你们准备怎么对付后方之水?”


  (http://www.shukeju.com/a/15/15061/156570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