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直死无限 > 1285 我必须要杀掉他

1285 我必须要杀掉他

  布加勒斯特,一栋民宅中。

  一名打扮得犹如贵妇人一般的女子正站在大厅里。

  女子的名字叫做六导玲霞。

  她是一名出生在极东岛国的一般人。

  职业的话是被包养的妓女。

  生活的话则是至今为止一直都过着称之为行尸走肉一般都不为过的日子。

  本人大致上拥有着作为人的正常的伦理观。

  但这伦理观却带有着致命破绽。

  宛如行尸走肉的这名女子,看不到他人乃至自己的生命的价值。

  结果,这名女子虽然完全没有作为魔术师以及御主使役从者的才能,却与Assassin的相性非常高。

  这样的六导玲霞便是被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魔术师捉去作为召唤Assassin时的祭品,预定是要被献祭掉的。

  然而,由于其与名为开膛手杰克的Assassin的相性极高,职介为Assassin的从者又在被召唤以后,将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魔术师给砍掉了下颚和刻有令咒的手,直接杀害掉的关系,六导玲霞便是在杰克的帮助下,转写上了令咒,成为了正式参加圣杯大战的御主之一。

  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派来接应Assassin的人全部失去消息也是理所当然。

  因为,那些人在见到Assassin的瞬间里,便被六导玲霞与开膛手杰克给杀掉了。

  如今,这名与方里一样,作为不是魔术师的一般人而参与到圣杯大战中的御主便举起了刻有着令咒的手。

  并且,如此下令。

  “————以令咒命令你,开膛手杰克,回到我的身边吧————”

  在这一个瞬间里,仅此一句的命令化作了奇迹,被视为绝对命令权的允许范围内,被名为令咒的魔术结晶给强制执行。

  “铮————!”

  随着光辉的闪耀而起,六导玲霞手背上的一划令咒化作模糊的纹路黯淡了下去,使前方的空间被扭曲。

  旋即,六导玲霞的从者便是被强制性的召唤了回来。

  “唔…!”

  杰克捂着身体,从耀眼的光辉中出现。

  依旧,还是单膝跪地。

  可是,娇小的身体上,一道狰狞无比的伤口却是出现在了她的身上,并不断的往外淌着血。

  “啊…!”

  看着杰克那凄惨的模样,六导玲霞吓得满脸发白。

  “怎…怎么会这样…!?”

  就像是一名最为普通的母亲一样,六导玲霞抱住了杰克,慌慌张张的替她按住了伤口。

  “呜呜…”

  杰克亦如一名最为普遍的小孩子一般,含泪的向着六导玲霞哭诉。

  “妈妈,好痛喔,这个伤口好痛。”

  闻言,六导玲霞的脸上浮现出悲伤的表情。

  “没有赶上吗?”

  虽然是一名一般人,在此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魔术,可六导玲霞对事物的理解和观察却堪称怪物级别。

  那或许也是带有破绽的伦理观在影响着这名女子也说不定。

  但不可否认,即使六导玲霞不知道圣杯大战具体是什么原理,依旧还是能够完美的把握事态的发展,做出最符合现状的决定。

  因此,待在这里查看着外面的状况的六导玲霞,一看到杰克的雾被驱散,立即便是察觉到了不对劲,毫不犹豫的使用了令咒,将杰克给召唤回来。

  可惜,似乎还是有点太晚了。

  “一定很痛吧?”

  六导玲霞就这样带着愧疚和悲伤的表情,帮杰克按着伤口。

  再加上杰克那一副快痛得哭出来一样的表现,若是有第三者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对眼前的场景产生同情与不忍,并痛斥做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吧?

  然而,也幸好这里没有第三者在场。

  不然,对方一定会被这对看起来很可怜的母女接下来的对话给吓得满脸铁青。

  “该怎么治好这个伤呢?”

  “这个伤不是普通的伤,好像治不好,但如果有魔力的话,或许能够想想办法。”

  “也就是说,需要心脏对吗?”

  “对,最好是那些魔术师的心脏。”

  “那就将之前那些来接应我们的先生的心脏拿出来吃掉吧,有用保鲜膜保存起来真是太好了。”

  “嗯!谢谢妈妈!”

  天真无邪的一对母女便像这样,带着笑容,进行着令人作呕的对话。

  但这就是六导玲霞和开膛手杰克。

  开膛手杰克自不用说,就像方里所说的一样,这个怨灵集合体的诞生就是一个错误,只会将杀人视为单纯的行为,乃是无可救药的罪恶存在。

  六导玲霞亦是认识不到生命的价值,对杀人毫不犹豫,对生存来说不需要的感情也会一律排除,只有对杰克才会倾注着像人类母亲一般的爱情。

  那是因为,在六导玲霞二十余年的人生中,只有杰克一个人是不要求报酬的拯救了自己的存在。

  因此,只要是杰克需要的话,那别说是一、两个人的心脏,就算是全世界所有人乃至自己的心脏,六导玲霞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将其送予杰克。

  这对母女,就是这样的存在。

  不能算是邪恶。

  只能说,从根本上来说,这对母女就已经坏掉了。

  即无法获得拯救,亦从来没想过自救,可以为了毫无意义的一些需求便屠杀他人乃至践踏他人。

  简直,无可救药。

  但即使是这样无可救药的两人,同样有着名为感情的存在。

  “妈妈。”杰克强忍着伤痛,注视着六导玲霞,以前所未有认真的表情,说道:“我想杀掉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六导玲霞先是一怔,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恍然道:“是杰克之前提过的御主或者从者吗?”

  “是御主。”杰克眼中闪着憎恶的光泽,说道:“只有那个人,我必须要杀掉他,无论如何都得杀掉他。”

  这是杰克第一次不将杀人视为单纯的一个行为,而是为了宣泄心中的情绪才选择的手段。

  因为…

  “那个男人,毫无疑问是我们的敌人。”

  杰克便这样诉说着。

  对此,六导玲霞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宠溺般的摸着杰克的头,笑着回答。

  “嗯,既然杰克都这么说了,那那个男人就一定得杀掉才行,我会帮你一起想办法的。”

  六导玲霞的话,让杰克眼中的憎恶减少了些许,不顾身上流淌着的鲜血,依偎到六导玲霞的怀中。

  并且,这般喃喃着。

  “真想回到你的体内啊,妈妈…”

  六导玲霞肯定不知道吧?

  她怀中的女儿,就算什么时候剖开她的肚子,钻进她的体内,那都是不奇怪的事。

  可是,就算知道,如果那是杰克的愿望,六导玲霞肯定还是会开心的接受下来的。

  扭曲的情感,就这样在两人之间弥漫。

  带来的没有温暖,只有冷冽。

  (http://www.shukeju.com/a/15/15061/146685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