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张悬被打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张悬被打

        河流是一条灵脉,其中灵气浓郁,宛如实质。

        葫芦就悬挂在下方,吸收着力量,缓慢成长。

        “摘下来,拿过去就好了……”

        吐出一口气,张悬轻轻一笑。

        想要晋级,只要搜集天道功法和足够灵石即可,洞虚葫虽然珍贵,对他来说,用处反倒不大,还不如用来交好关系,届时,只要这位洛玄青帮忙美言几句,比自己拼命努力都强的多。

        手臂一长,猛地抓了过去。

        尽管依旧没动用力量,但对空间的领悟达到了衍空天书第三境,手掌一抓,四周的空间像是被凝固起来,葫芦犹如被套入牢笼的鱼,逃走的路线全部被封锁。

        就在手掌,快要落在葫芦上面的时候,突然,眼前这个碧绿色的东西,睡醒了一般,猛地晃动了一下。

        咔嚓!

        封锁的空间立刻裂开,张悬随即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碾压而至,似乎要将他的手臂都震成粉末。

        “嗯?”

        瞳孔一缩,再也忍不住,体内力量立刻激活,真气狂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屏障。

        对空间的领悟增加,就算此刻动用力量,也不会遭到攻击。

        呼!

        眼前的葫芦,在藤蔓上扭动了一下屁股。

        嘶啦!

        屏障宛如被撕裂的纸张,出现了巨大的裂痕,紧接着巨山一样当空砸了,张悬双手迎了上去,只觉得一阵剧烈疼痛,“轰!”的一下,倒飞了而出。

        重重摔在地上,脸色发白。

        再次站起身来,才感到整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骨头都快要被震碎了。

        他现在的肉身已然达到了半步上品圣器级别,中品圣器斩在身上,都不会觉得什么,轻轻一震,就觉剧痛无比,葫芦的力量,已然超出了想象。

        “可恶!”

        天道真气运转,伤势恢复了过来,再次看向不远处的葫芦,张悬眼睛泛红。

        “不信不能将你抓住!”

        深吸一口气,手腕一翻,掌心已经多出一柄长剑,轻轻一划,剑芒化作莲花,射了过去。

        灵虚剑!

        这个洞虚葫,既然能帮人领悟洞虚境,级别恐怕不低,刚才吃了大亏,不敢装大,直接将最强的兵器祭了出来。

        滋滋滋!

        灵虚剑一出现,四周的空间顿时扭曲起来,好像随时都会被撕碎。

        折叠空间本就没有外界的那么稳定,再加上他对空间的领悟达到第三重,就算无法破开这里的桎梏,让其一瞬间出现扭曲,还是很容易的。

        呼!

        “看到”剑气袭来,葫芦再次扭动了一下,像是个大屁股的家伙在卖弄风骚。

        滋拉!

        雄浑的力量,轻轻一晃,辉煌无比的剑气,就停了下来,犹如木块落到了钢铁上,再无法前进分毫。

        “这……”

        张悬眉毛一跳。

        尽管没用灵虚三剑中的招数,这招依旧使用了主伐进攻的真解,再配合灵虚剑,圣域七重入虚境初期,都不敢正面抵挡……对方只扭曲了一下身体,就挡住,让自己做了无用功……

        未免太强大了吧!

        “去!”

        再不保留,一百零八柄长剑,出现在眼前。

        嗖!

        剑气纵横,剑意破海,伴随他体内的真气被瞬间抽干,一百多柄长剑,集中起来,化作一道长虹,笔直向眼前的葫芦射了过去。

        啪嗒!

        葫芦也感觉到了这招的强大,扭动的更加欢快了,因为扭动太大,“扑哧”一声,从藤蔓上掉了下来,调转方向,迎了上来。

        轰轰轰!

        和剑气对碰,空气中法出现了一道道涟漪,绽放出七彩的光芒。

        一剑破海,尽管强大无匹,但在葫芦面前,好像没起到任何作用,剑芒叮叮当当的落在上面,一点白印都没留下,相反,葫芦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眨眼功夫,就将整个剑招破掉。

        “这么强?”

        瞳孔收缩,张悬汗毛炸起。

        一剑破海目前是他最强的绝招,全力施展,遇到袁晓等人都不会有太大的畏惧。

        可……如此厉害的绝招,就这样被轻松破解,让他满是不可思议。

        太强大了吧!

        不过,对方似乎不给他考虑的时间,破掉一剑破海,下一刻就来到了跟前,狠狠向他的胸口撞了过来。

        施展完灵虚三剑,体内的真气差不多消耗殆尽,见对方如此凶猛,连躲闪都来不及,再也顾不上多想,双掌迎了上来,同时巫魂急速运转,魂力加持。

        之前,消耗完真气,战斗力等于为零,此刻,肉身和巫魂的境界提上来,单凭这两样,也有不弱的实力。

        嘭!

        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张悬手臂当场被震裂。

        身体再次倒飞而出,砸在地上,胸骨、肋骨也断了好几根。

        对方实在太强了,不光破掉了一剑破海,依旧将他震成重伤。

        要不是有之前的剑法,阻挡了一部分力量,恐怕这一下,不死也差不多了。

        嗖!

        浑身瘫软,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脱了藤的葫芦,在空中继续一晃,又狠狠撞了过来。

        这一下速度更快,似乎要突破空间桎梏,不将其撞死,不罢休。

        脸色泛白。

        力量全胜,都不是对手,此刻真气消耗干净,又受了重伤,真要任由对方攻击过来,恐怕会被直接杀死。

        “空间封锁,分身!”

        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是为了防止洛玄青等人看到,还是手指一弹,将四周的空间封锁,外人再无法窥视,同一时刻,将分身放了出来。

        分身修炼了天道巫魂的秘法,实力再次暴增,战斗力,比他强大不少,应该可以抵御片刻。

        呼!

        分身出现,精神交流,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拳头捏起,向葫芦迎了上去。

        不过,他的速度虽然很快,但和葫芦比,还是差了一些,拳头还没落在对方身上,后者已经出现在眼前。

        啪嗒!

        正砸在脸上,一瞬间就将脸蛋砸扁,变成了葫芦的模样。

        “我草……”

        分身疯了:“敢伤我,我要杀了你!”

        每次出来,都要尽情嘲笑本尊,尽情装逼,这次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一个葫芦砸扁,强烈的怒意,让其快要爆炸。

        咆哮声中,拳头猛地迎了上来。

        轰!

        对碰在一起,身体一晃,分身嘴唇发抖,急忙转头:“打不过他,快跑吧……”

        他的战斗力尽管比张悬要强,可和和眼前这个葫芦比,还是差了很大一截。

        “跑?”

        张悬一愣。

        他是过来将葫芦收走的,还没碰到对方,就被打的逃走……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

        “不跑,你过来抗,我可不陪你……”

        连续攻击,挡住葫芦的攻击,分身也面目全非,被打的没有人类模样,咬牙吼道。

        你跑后面躲着去了,我被打的这么惨,还有脸问问什么跑……

        不跑,你倒是冲上来啊!

        “好吧!”

        脸色一红,知道现在真气消耗干净,不是对手,张悬再不迟疑,手掌一抓,将分身和诸多长剑收入戒指,身体一晃,快速向来路退去。

        咔嚓!

        葫芦似乎对他并不放过,再次碾压而至,张悬继续抵挡,又一次觉得身体像是快要炸开,倒着飞出,不过,此刻的他已经退到了刚才出现幻境的地方,身影一闪,从原地消失。

        人在空中,隐隐约约看到葫芦,将他击飞后,很是满意的回到藤蔓跟前,轻轻一晃,再次挂了上去。

        藤蔓眨眼功夫恢复如初,好像它刚才没下来过一般。

        ……

        外面。

        看着不远处走进去的身影,洛玄青等人带着担心。

        “张师……应该没事吧!”

        “张师对阵法理解极高,这个就算不是阵法,也相差不大,应该不会有事!”

        “是啊,只要能忍住不解封修为,应该不会有事……”

        众人议论纷纷,虽然这样说,却都心里没底。

        尤其是洛玄青,带了这么多人过来,花费这么大代价,如果再连葫芦都看不到,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快看,张师向前走了……”

        袁晓突然道。

        众人急忙看去,果然看到刚才还在不远处的张悬,向前走了两步,突兀的从原地消失。

        “应该是通过了……”

        眼睛一亮,洛玄青正觉得满是激动,就看到一个人影笔直倒飞了出来,“嘭!”的一下,砸在不远处,大口大口的吐血。

        “张师……”

        全都吓了一跳,众人急匆匆冲过来,眼中满是担心。

        “我没事……”

        挣扎着做起来,张悬松了口气。

        幸亏跑的快,一进入幻境那段空间,就继续向后跳出,不然,恐怕现在已经死在那家伙的手里了。

        “张师也释放力量,被阵法攻击成这样?”

        见他伤势颇重,洛玄青忍不住道。

        他们都因为情不自禁释放力量,被阵法所伤,眼前这位比他们还要惨,不会也是因为这个吧!

        难道也遇到了什么,实在忍不下的事情?

        “不是……”

        张悬摇头。

        “那被什么伤的?”

        对望一眼,袁晓满是好奇。

        难不成,眼前的空间,除了阵法,还有其他东西可以伤人?

        真要如此,可要小心了……

        “我是……”

        张悬满脸羞愧:“被一个葫芦打的……”

        (我们亲爱的张吊脖子,被一个葫芦揍了,大家不该庆祝一下,给几张月票吗?说实话,我也早就想i揍他了!)...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8/205902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