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九幽神瞳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九幽神瞳

        呼!

        脑中一本书籍出现。

        手指一点,无数知识流入脑海。

        “金字符文,圣子殿第一任殿主,悝圣所留,具有封印之效,化腐朽为神奇。缺陷有七,其一只能封印死物,活物会因为窒息而死亡。其二,防护性差,剑气进攻,就能破除……”

        “呃……”

        看了一眼,张悬捂住额头。

        他是想看陶瓮的缺陷,想发现里面到底有什么,却出现了符文的……满是心塞。

        不过,仔细想想也就恍然。

        陶瓮是死物,需要手指触摸才能形成书籍,距离这么远,无法接触,符文正处于激活状态中,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它的缺点。

        “明理之眼看不出是什么,也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倒是可以通过符文的缺陷一点点推测……”

        停顿了一下,张悬心中暗道。

        明理之眼已经看了一圈了,这个陶瓮的四周也不知道是时间太久,还是其他原因,没留下任何痕迹,根本推测不出盛放的物品。

        现在看来,或许可以根据符文,推测出一些端倪。

        根据第一个缺陷,这个符文,只能封印死物,说明陶瓮内,必然不是生命,真要是生命,这么多年,肯定也早就死了。

        第二个缺陷,防御性差,剑气就可以破除,说明里面的物品不算珍贵,否则,人人都能破解,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第三个缺陷……

        精神不停运转,仔细推敲。

        片刻后,忍不住摇了摇头。

        符文的缺陷,就算知道了,想要推出其中的物品,也很难。

        毕竟,盛放物品的是陶瓮,和封印没有直接关系。

        “我知道缺陷都推测不出,其他同样的明理之眼第三重,怎么可能看得出来?”皱了皱眉。

        他的明理之眼一出现,就能查看踪迹,堪破隐匿,也就是说直接达到了第三重的境界,这种能力,都看不出来,其他第三重的也应该无法察觉吧?

        都看不出来……这个所谓的考核,如何通过?

        “时间到,怎么样?可发现里面盛放了什么?”

        正在纠结,就听到对面的悝圣笑盈盈的声音响起。

        “回禀前辈,我只推测出,这里面极有可能盛放的是一种液体,具体是何,实在无法知晓……”

        本想着,以他的实力,一次考核就能通过,没想到直接吃瘪,脸色泛红,张悬有些尴尬。

        “你推测出里面盛放的是液体?可有依据?”悝圣一愣,看了过来。

        “这些金字符文,只能封印液体!”张悬点头。

        “你懂金色符文?”悝圣惊奇。

        “不懂,甚至都看不出来如何书写,只是根绝其中散发的力量,进行推敲……”张悬道。

        “嗯,你说的不错,这里面盛放的的确是液体!而且,别说明理之眼第三重,就算是第四重,也无法看穿!”

        点了点头,悝圣眼中露出满意之色:“其实这关考核的并非眼力,而是心性和品质!明理之眼,可以修炼,因此,达不达到第三重,关系不大,但心性和品质,却是很难更改的。圣子殿,传承于老师,秉承了孔师的意念,我不想传承给一位,心性不稳之徒!”

        “刚才故意说,达到第三重,才有资格,成为殿主的候选人,然后拿出这个陶瓮让你观察……就是想看看你的反应!”

        “没看出来,就是没看出来,实事求是,并不因为,想要通过考核,而急功近利,胡乱揣测!真要这么做,说明心性和人品,都值得考量……”

        悝圣笑了笑:“不过,你通过了考核,年纪轻轻就如此心态,不错,不错!”

        “是!”张悬脸色一红。

        原来也是一种考核……没看出来就是没看出来,没什么不敢承认的。

        不过,说自己沉稳,倒是实话,他一向很稳重,不然也不可能被推举为鸿远名师学院的院长了。

        想到这,张悬立刻对眼前这位悝圣好感大增。

        其他人都觉得他是破坏狂,敬而远之,唯有眼前这位,一眼就看出了他优秀的品质,宛如白莲一样纯洁,不愧是孔师的徒孙,眼力不凡。

        “你通过了我的考核,这是圣子殿的殿主令!”

        手指轻轻一抓,一个令牌出现在掌心,悝圣随手递了过来:“不过……虽然是真的,却被符文封印,暂时还无法使用,也没办法形成命令,通告所有人。也就是说,即便拥有这个,也只是普通人,暂时还得不到殿主身份,也享受不到权利和权益!”

        点了点头,张悬随手接过。

        低头看去,令牌不大,上面的确密密麻麻雕刻满了符文,将其中的气息,遮掩的泄露不出来。

        外人看来,只和普通令牌无妨,但是手掌捏住,才能感到其中激荡着澎湃的力量,似乎蕴含着巨大的能力,一旦释放,天地都会为之变色。

        “这个令牌的级别恐怕不低……”

        虽然没用图书馆查看,却也能知道,绝非凡品,属于一件极其厉害的法宝,级别比起剑老人的灵虚剑,都只强不弱。

        “之所以封印,并非刻意为难,你应该知道,圣子殿在大陆的地位,身为殿主,首先实力需要达到一定境界!否则,如何服众?”

        悝圣接着道。

        张悬点头。

        尽管是名师大陆,很多事情会遵守规则,但力量依旧是永恒的王道。

        张家之所以如此强大,名师堂都要忌惮三分,就是因为力量强,没有足够力量,就算得到了殿主令,也没人信服。

        相反,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他现在只是元神境巅峰,直接就成为殿主的话,的确无法命令任何人。

        甚至,传出去,还会弄出笑话。

        “明白就好……破解封印,我设置了三个限制,第一,成为八星名师;第二,修为达到圣域八重;第三,明理之眼修炼到第四重,金刚怒目,伏虎降魔。”

        悝圣看过来,眼中带着期盼:“看你的样子,应该只有二十岁吧,如此年轻就这种实力,天赋毋庸置疑,这三点,尽管很难,但是只要认真刻苦,对于拥有明理之眼的天赋者来说,百年内,应该能够完成!一百二十岁成为天下第一学院的院长殿主,站在人类最巅峰,绝对算少见了!”

        “一百年?”张悬摇了摇头。

        对方设置的三个条件,的确很难,不过……对他来说,真要一百年才能完成的话,估计坟头草都换了不知多少茬了。

        不说明年四月份,要阻止洛若曦嫁给张家那个让人讨厌的家伙,就说先天胎毒,三十岁前达不到九星,也只有死亡……

        熬不了这么久的。

        “最后再说一遍,在满足这三个条件前,你无法破开院长令上的封印,也无法动用其中的力量!所以,我希望,你能够伪装成一个普通的学子,进入其中,认真学习,努力提升,一步步走到最巅峰!这样才能让其他学子,对你信服,也当是对你的考验了!”

        悝圣劝慰道。

        “好!”张悬点头。

        尽管得到了殿主令,还是要低调一些,完全可以伪装成学生,认真学习,然后一步步走上去。

        这样才能对圣子殿真正的了解,以后真正成为殿主,也会得心应手,不至于手忙脚乱,啥都不知道。

        “嗯,这是老师创出只有明理之眼才能修炼的瞳技【九幽神瞳】,顾名思义,修炼到最高境界,可以看穿九幽,天地都难遮掩住眼睛。我现在就传授给你,你利用三天的时间进行学习,能够学多少,就看自己的天赋了,如果终生都无法领悟,达不到第四重境界,也就表明,就算给了殿主令,也无法成为真正的殿主!”

        说到这,悝圣手掌向前一划。

        哗啦!

        一大片文字和阵图,出现在眼前,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尽头。

        “九幽神瞳?”

        抬头看了过去,张悬心中就忍不住一震。

        不愧是堪比衍空天书的超绝秘法,果然深奥非凡,让人难以置信。

        和悝圣说的一样,这套法诀,以明理之眼为基础,才能修炼,利用特殊的秘法,在眼中形成阵纹,纹路越多,越能看穿事物的本质,威力也越来越大。

        “这套瞳术,分为三个境界,第一个目生神魔!眼中带有神魔,一眼看去,可以瞬间击溃修炼者的内心,让其无法与之战斗!”

        眼睛落在第一个境界上,张悬暗暗点头。

        一些厉害的人,自带气质,眼睛瞪圆,也能吓得普通人屁滚尿流。

        尤其是帝王,一声怒喝,眼神放光,没经历过生死的人,很难承受。

        第一个境界的目生神魔,就是将这种能力,借助明理之眼发挥到极限,一眼看去,就让对手,如坠地狱,如遇神魔,心中升起不敢与之抗衡的念头。

        心理崩溃,就算实力强,肯定也无法胜过了。

        一眼看去,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愧是圣子殿开派祖师留下的绝技,果然可怕!

        如果能够练成,自己的战斗力,绝对还能暴增一倍不止。

        一边感慨一边继续看去,心中突然一动,忍不住眉头皱起:“嗯?不对,这套瞳技……有问题!”

        (悝圣,音:kui。高考出分数了,老涯,诗词填空得了满分,美滋滋,我果然是熟读唐诗宋词的美男子。)...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8/2001252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