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剑道真解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剑道真解

        “五分钟?”

        石台上的长剑忍不住一愣。

        剑道真解,是对剑领悟的最高境界,不是这么容易达到的,没有几十、数百年的积累,几乎不可能完成。

        就算当年的剑老人,也积累了不下一百年,才得以成功!

        眼前这位,看起来不过二十岁,领悟上剑心已经很可怕了……

        居然说,稍等五分钟,就能突破到剑道真解……

        这怎么可能?

        “前辈,别听他胡说,他肯定是在拖延时间,不动手,我怕出现什么变故……”

        见事情发展的方向,已经开始不受控,纪灵真满是着急。

        我将你召唤出来,不是让你跟敌人寒暄的……身为兵器,能不能稍微敬业点?

        “闭嘴!”

        长剑大喝。

        嗡!

        纪灵真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一道凌厉的剑气,笔直飞了过来。

        嘭!

        脸色一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倒飞而出,胸口出现了一道血痕,狰狞可怖。

        挣扎着站起身来,身体僵直,纪灵真脸色泛白。

        一直以来,他只知道这柄长剑,是上品圣器,具体达到了什么级别,并不知情,感受到剑气袭来,才明白,实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得多!

        一道剑意就让他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真想杀人……肯定抵挡不住!

        “再敢废话,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长剑冷哼。

        也难怪它生气。

        剑老人陨落,将其留在这里,想要脱离,有两个条件。

        第一,彻底领悟外面那个“剑”字代表的意义;第二,对剑道的理解达到真解的地步。

        只有满足这两个,才能脱离石台,鱼翔大海,这些年,见过不知多少天才,可惜……没一个满足条件。

        不远处的这位纪灵真,可以说是几千年来,最接近的,但是,依旧无法突破真解……

        要是这位张师,可以做到,就不用继续等下去了,自然不想让其他人耽误和破坏!

        “前辈……”

        想到几百年的感情,居然还比不上对方几句话,纪灵真气的哆嗦,忍不住道:“他对你使用了师言天授和魔音,故意蛊惑,存心不良……”

        “蛊惑?”

        “是,前辈你想一下,剑道真解,何其困难,多少天才,都困在这一关,难以做到,就算是剑老人,也没这么容易就突破吧!”

        纪灵真苦口婆心:“他不过区区上剑心,连半步真解都达不到,怎么可能几分钟,就突破到真解的地步?分明是故意拖延,想要骗你,用特殊的方法,将你炼化……”

        “这……”

        长剑迟疑。

        对方说的不错,剑道真解,这么容易就达到,也不至于号称剑术的最高门槛了!

        当年,剑老人纵横帝国联盟,不知多少用剑的高手,都败在手下,就因为对用剑的理解,达到了真解的地步!

        这种理解,无数八星名师,都做不到。

        一个二十岁的小家伙,真的能够突破?

        “这家伙诡计多端,肯定再想什么损招,不如现在就杀了……”

        见它停顿,纪灵真知道有些意动,急忙喊道,话语还没结束,突然全身一凉,紧接着就感到一道恢弘无比的剑气,直冲天穹。

        轰隆!

        整个剑池宛如沸腾,一眨眼功夫,无数剑意齐刷刷从远处飞了过来,向这边汇聚,宛如形成了飓风。

        “这是……”

        感受到自己体内领悟的剑意,被压制的无法动弹,整个人都有些僵直,纪灵真面容发白,控制着略带僵硬的身体,向剑意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随即就看到刚才说话的青年,尽管双眼紧闭,整个人却像是变成了一柄利剑,随时都会破空而至,将人灭杀!

        嗡嗡嗡嗡!

        无数柄长剑,从阵法外面破空飞来,悬浮在四周,匍匐在地上,宛如见到了君王。

        “万剑朝宗……这是剑道真解?”

        面容一白,纪灵真晃动了两下。

        刚说完,对方是在算计某些东西,肯定无法突破,就出现这种情况,整个人都觉得快要懵了。

        七百年前,他就达到了半步真解,如此漫长的时间,一直研究,都无法突破,对方只闭上眼睛修炼了几分钟,就达到……

        强大的落差,让其快要崩溃。

        亲眼所见,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他领悟了剑道真解?糟了……”

        纪灵风则瞳孔收缩,眼中满是恐慌。

        本以为剑老人的这柄佩剑,会直接出手,将张悬抹杀,没想到,态度暧昧,现在后者更是直接突破……弄不好,不会杀,还会认主!

        也就是说,他们将会陷入危险!

        “逃!”

        意识到这点,再不敢停留,强忍住身上的疼痛,一咬牙,转身就向迷雾外冲去。

        他来的时候,尽管是被纪灵真接引,但具体路线记在了心里,再加上阵法破碎,想要逃出,不算太难。

        哗啦啦!

        刚逃出两步,还没走远,身体突然一寒,紧接着就感到下半身在自己眼前窜了出去。

        转头看去,就见纪灵真收回手指,刺穿自己的剑气,正是从他指尖射出。

        做完这些,他急忙转身,看向石台:“前辈,我是被这家伙蛊惑,才对张师动手,实际上你也知道,我多年未出去了,与其素未蒙面……”

        “你……”

        啪嗒!

        上半身掉在地上,鲜血狂涌,纪灵风眼睛瞪得滚圆,直到临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兄长,亲自出手将其斩杀。

        “闭嘴,不要打扰张师突破!”

        似乎见惯了杀人,长剑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一声冷喝。

        “是!”

        不敢说话,纪灵真安静的待在原地。

        纪灵风这个刚来的人,都能看出长剑的态度,他陪伴了对方几百年,如何不明白?

        想要炼化这柄剑的要求,就是领悟剑道真解,对方已然达到,刚才更是一口说出了剑老人留书的意思,将其炼化,只是时间问题。

        一旦完成,他的命就没了,所以……当机立断,斩杀了纪灵风,撇清关系。

        生死面前,他连名师都能杀,更何况兄弟!

        这边的事情,张悬并不理会,有分身守护,此刻已经全身心,沉浸在之前搜集的天道剑法之中。

        这套剑法,可以说是集合了封号帝国范围内,甚至帝国联盟内所有用剑高手的智慧,一经学习,整个人的元神,似乎变成了一柄长剑,锋利无匹,随时都会斩天灭地,发挥出惊叹世人的威力。

        元神长剑形成后,似乎对实力比他低的剑类兵器,有了极强的掌控能力,意念一动,就可以将其控制。

        当然,只是最粗浅的控制,让其灵性臣服,不敢对付自己……想要彻底掌控,还需要炼化。

        即便如此,也很可怕了!

        拥有这种能力,遇上相同实力的剑修,对方根本没办法战胜。

        “对剑的领悟加深,随手一招,皆是剑意……用剑的话,战斗力比拳法、掌法之类的强大接近一倍!”

        眼睛紧闭,感受到剑意在体内流淌,对自己的实力,张悬有了明确判断。

        “不愧是剑道真解,厉害……对了,有了这种实力,是不是能击败分身了?”

        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

        “算了……还是不找虐了!”

        摇了摇头。

        他和分身,尽管出自一体,但对方凭借九天莲胎,实力远超过他,每次觉得进步,想去挑战,就发现对方变得更加强大……

        这次也一样。

        自己领悟了剑道真解,精神一沟通,实际上就等于对方也理解了,如何打的过?

        真要出手,可以想象,肯定会被再次揍成猪头,凄惨无比。

        缓缓睁开了眼睛。

        随即看到一百多柄中品圣器级别的长剑,匍匐在不远处,一个个满是颤抖。

        “难怪之前暮云剑,如此敬畏马明海,原来如此……”

        领悟了真解,才明白为何暮云剑,为何颤抖了。

        有了这种能力,可以轻易抹杀对方的灵性,如何不畏惧?

        “张师,恭喜突破……我也是受了纪灵风这个奸佞小人的蛊惑,才做出错误决定,还望得到原谅!”

        紧接着听到一个声音,转头看去,就见纪灵真跪在不远处,眼中满是恐慌。

        之前他就不是对手,现在石台上的长剑,明显偏心,再加上掌控了这么多柄圣器,真想杀他,一念之间罢了。

        “原谅?”

        皱了皱眉,张悬这才发现,纪灵风已然被杀,转头看了分身一眼,灵魂交流,明白了怎么回事,眉毛一皱。

        连兄弟都能残杀,已然没了人性,没了伦理道德。

        交代分身一句,不再理会这家伙,张悬看向不远处的石台。

        “张师!”

        长剑满是激动。

        剑老人死后,它就一直被封印在这里,足有上万年了,这么久,尽管大部分都在沉睡,能够离开,肯定也不愿意留下。

        “张师,我身上留有剑老人的传承,需要你将我从石台上拔出,才能显现……”

        一道意念传递过来。

        “拔出?”

        张悬这才发现,这柄长剑紧紧插在石台的正中间,仿佛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一动都不能动。

        就算它的实力这么强,都无法挣脱。

        “你都挣脱不了,我……如何拔的出?”

        心中疑惑,忍不住问道。

        (大家端午节快乐!)...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8/198819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