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二十七章 你还有何话说

第六百二十七章 你还有何话说

  “写出来?”

  太子点头。

  写出来的确是最好的,这样算是留下了证据,还能让罗钊无法提前准备。

  也能确定,抢宝物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好,我就看看你能写出什么,写不出来,今天不光要和洪浅决一死战,还要杀了你……”

  一声怒吼,罗钊咬牙。

  哪还有半点名师风度。

  罗璇、毕江海对望了一眼,各自嘴角一抽。

  说实话,换做他们,恐怕现在已经疯了,被人当众戏耍成这样,还能克制住冲动,没动手杀人,就算是很厉害了。

  “杀了我?”

  不理会他的咆哮,张悬笔走龙蛇,片刻后,将笔墨一收,将写好的东西递了过去。

  接过纸张,太子和罗师扫了一眼,各自一愣,随即将纸张放了下来,紧接着看向不远处的罗钊:“罗师,可否将你的储物戒指拿过来,让我等查看一下?”

  “有何不敢?”

  不知道对方纸上写着什么,但他没抢过东西,有绝对的自信,自然也不怕检查。

  哼完,将手中的储物戒指,取下来,解除认主关系,递了上去。

  接过戒指,太子精神一扫,时间不长,手腕一翻,一个葫芦出现在众人面前。

  “罗师,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对方取出这东西,罗钊抱拳道:“在下好酒如命,这是……准备的美酒!”

  “酒?”

  太子看过来:“你确定?”

  “回禀太子,是酒!我确定。”罗钊点头。

  “好!”太子也不多说,拔开盖子,众人立刻嗅到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满房间。

  “好浓重的酒香!”

  “的确是酒……难道,罗师抢了一瓶酒?”

  “不至于吧,就算酒的味道好些,也只是酒而已,能值多少钱?”

  “是啊,看看太子怎么说吧!”

  ……

  嗅到酒香,所有人都觉得奇怪。

  难不成,折腾了这一晚上,又是打又是闹的,就因为罗师抢了洪师一瓶酒?

  修炼者,注重修为、丹药、法宝、钱财……口腹之欲,已经淡化,再好的美酒,也不值得如此吧!

  “是这个?”

  太子看向在不远处的青年。

  “是!”

  张悬点头。

  “不对吧,这的确是酒啊?”

  听他确认,太子和吴师对望一眼,各自皱眉。

  他们刚拔开瓶塞的时候,也专门看了,的确是酒,和这青年所写的完全不同。

  “两位不用着急,是与不是,检验起来也很简单!”

  站起身来,来到跟前,张悬左右环顾了一圈,看向不远处的冯宇:“冯师,我有件事可否麻烦你一下?”

  “不行……”

  冯宇吓得一缩脖子,急忙摇头。

  麻烦我?开什么玩笑!

  你是嫌我伤还不够,想再揍上一顿吧!

  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从空中整的摔了下去,接着又被洪师狂殴……

  不说这些,就说刚才,洪师说要找罗师帮忙,结果一巴掌抽过去……

  这种情况下,我还上当……就是小狗!

  “你放心,这次是好事……”

  见他听到自己要帮忙,吓得快要晕过去,张悬一阵无语。

  我真的是好心,你看你吓得……

  我是名师,又不是恶魔!

  怎么听见我的邀请,跟见了鬼一样,弄的十分不好意思。

  “好事我也不去!”冯师脑袋摇成拨浪鼓。

  “好吧,不来就算了……”见对方质疑不来,张悬环顾一周,看向毕江海:“毕师,你过来……”

  “我……”嘴角一抽,毕江海差点没哭出来。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不就当初和你决赛的时候,说过大话吗?不至于记仇到现在吧!

  “放心吧,只是让你证明这不是酒罢了!”

  见他这副表情,张悬摇了摇头。

  “好吧!”一咬牙,毕江海来到跟前。

  见站好,张悬满意的点点头,手腕一翻,一个匕首出现在掌心:“来,伸手!”

  毕江海咽了口唾沫,一咬牙,将手臂伸了出来。

  “不错!”

  轻轻一笑,手腕一抖,匕首化作一道光芒,笔直扎入他的手臂。

  “啊……”

  一声惨呼,毕江海不停颤抖,差点没疯了。

  早知道肯定不是啥好事,做梦都没想到,让自己上去,是为了捅一刀……

  看着鲜血不停从手臂流淌,眼泪哗哗的,毕江海这叫一个后悔。

  早知道,就跟冯宇学着装死,不过来了。

  “就知道不是好事……”

  看到这一幕,冯宇松了口气。

  对方让他上去,他就知道不是啥好事,现在看到对方被一刀扎的鲜血直流,顿时觉得不上去,是这辈子最明智的做法!

  “别着急!”

  见毕江海不停抽搐,快要哭了,张悬安慰一句,看向眼前的太子:“麻烦太子殿下和吴师了!”

  “嗯!”

  太子点点头,将面前的酒葫芦递了过来。

  接过葫芦,张悬也不说话,握在手心晃了一下,看向不远处的罗钊:“罗师,我再问一遍,你确认这里面的东西是酒?”

  “是酒!”罗钊点头,满脸自信。

  “那好!”

  不再解释,张悬左手拿着酒葫芦,右手抓住插在毕江海手臂上的匕首,轻轻一拔。

  滋拉!

  鲜血顺着手臂就喷了出来,滚滚而流。

  毕江海脸色瞬间变得发白,整个人眼前发黑。

  被插了一刀,就算伤的是胳膊,疼痛也难以忍受。

  “忍住!”

  见他这副模样,轻轻一笑,张悬左手的美酒,立刻对着伤口倾倒下来。

  滋滋滋!

  美酒和伤口一接触,立刻起了巨大反应,被匕首刺穿的肌肉,肉眼可见的增长,片刻功夫就恢复如初,如同从未受伤过一样。

  “这……”

  “难不成这不是酒,而是疗伤圣药?”

  “不错,恐怕也只有圣药,才能让人受伤的地方,一眨眼功夫就恢复……”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随即眼神火热。

  只要是修炼者,就没有不受伤的,而疗伤药物,是人人都必备的东西。

  正常的疗伤丹药,就算很珍贵,没有几天也很难完好如初。就好像不远处的冯师,要是伤药治疗很快,不至于满脸红肿的就跑过来了。

  而眼前这东西,一沾上,就让如此狰狞的伤口恢复,甚至连疤都没结……未免太可怕了吧!

  恐怕也只有传说中的“圣药”才有如此功效!

  “我的伤口……”

  本以为自己的伤,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没办法好了,没想到浇了一点酒,就完好如初,毕江海立刻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太厉害了吧?

  他在原地震惊,刚还洋洋自得的冯师,捂着胸口,快要喘不过气来,肠子都悔青了。

  原来那家伙,让他上去是为了试验这个圣药,早知道这种好事,装啥装啊,直接上去,现在身上的伤,岂不已经好了……

  “好了,我的证明完了,剩下的还请两位决断!”

  不理会众人的惊讶,张悬将酒葫芦再次放在桌上,对太子和吴师一抱拳,转身走了下去。

  “罗师,你说这是美酒,而实际上却是疗伤圣药……解释一下吧!”

  太子面无表情的看过来。

  “我……”

  嘴角一抽,罗师身体一晃:“如果我说……那真是酒,你们信吗?”

  他现在真觉得快要疯了。

  他好酒如命,这件事不少人都知道,这个酒葫芦,是他随身携带的,里面盛满了喜欢喝的美酒,啥时候变成疗伤圣药了?

  “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狡辩?”

  一拍桌子,太子怒不可遏。

  这药酒的威力,众人都亲眼看到了,居然还想狡辩,到底想干什么?

  当我这个太子好糊弄吗?

  “陈师,麻烦你将这东西念一下!”

  呵斥完,手掌一抖,刚才张悬写的那张纸,对着陈越就扔了过去。

  “是!”

  接过纸张,陈越打开,边念脸色边变得发白:“罗师抢走了洪师花费巨大代价得到的疗伤药酒,此药酒,可治疗身体的伤势,普通伤口,只需浇上一点,就能完好如初……”

  “你还有什么话说?”

  听他念完,太子再次看向罗钊。

  “我……”

  罗钊眼前发黑。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怎么反驳?

  “如果不是抢的,这位张师如何知道是药酒,而且对功效如此清楚?”太子接着道。

  罗钊抓狂。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也搞不清楚了。

  “都是你搞的鬼!”

  突然想起什么,一咬牙看向不远处的张悬,满脸狰狞。

  都是这家伙搞的鬼,自己的美酒,变成了疗伤圣药……肯定是他干的!

  面对他的怒吼,张悬不为所动,而是神色淡然的看过来:“这葫芦药酒是洪师准备当做见面礼送给吴师等人的,结果被你抢走……幸好当时洪师给我留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这才很快治好了被你们殴打的伤势,不至于带伤过来……”

  “原来如此!”

  听到这话,众人再次恍然大悟。

  刚才一直奇怪,既然洪师被罗师他们群殴了,为何冯师伤这么重,他一点事没有?

  原来,还留了一些疗伤药,治好了伤势再出来的。

  这样一来,之前一切不合理的地方,也都说的通了。

  “罗钊,这下……你还有何话说?”

  太子看过来,眼中露出了浓浓的失望。

  (昨天ps说,我年轻的时候,和吴京很像,大家嗤之以鼻,老涯非常生气,将年轻时的照片发到了微信公众号上,还有吴京的,大家对比一下,真是蛮像的。老涯高中时的外号真叫吴京,不是骗人的。想看的话,可以微信搜索“横扫天涯”关注,查看历史记录就行。)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8/1447580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