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飞天 > 第二二三八章 这绿婆婆究竟是什么来历?

第二二三八章 这绿婆婆究竟是什么来历?

  竟能在重兵防御的天宫内出现在自己跟前,苗毅已在高度警惕中,不想对方却突然跪下了,还喊着饶命,有点不明所以,沉声道:“什么人?”

  笼罩在黑斗篷中的人沙哑嗓音中透着恐惧意味,“小人乃众生愿力积聚成的天宫所孕育出的器灵。”

  “……”苗毅愣住,想起对方刚才出现的情形,已经信了九分,神情淡漠道:“何以证明?”

  黑斗篷中的人双臂轻轻张开,苗毅立刻看向四周,只见平地花开,洁白地面升起一朵朵白莲,高楼上瞬间百朵栩栩如生的莲花绽放,犹如玉石雕刻而成,皆是众生愿力实体变化而成,悄无声息。

  苗毅暗暗惊奇,已是信了对方的话,如此驾驭愿力实体,非法力能做到。

  奇观呈现后,黑衣人又放下了双手道:“只要陛下愿意,小人可让整个天宫千变万化,变化成陛下想要的任何形状和任何建筑,陛下不需要再重建天宫。”

  苗毅疑惑道:“既如此,青主为何没有把你给带走?”

  黑衣人道:“天宫是小人的本体,小人离开了天宫没有任何作用,青主让小人留在这,说是等候他消息行事,可他如今已经败亡。”

  苗毅道:“你有这本事,完全可以躲着不出来,何故跑出来求饶?”

  黑衣人道:“陛下说要拆了天宫,这无异于要小人的性命,只好斗胆叩见陛下乞饶,求陛下开恩!”

  苗毅道:“朕凭什么饶你?”

  黑衣人惊恐颤抖,头磕在了地上,“陛下,小人是天宫的器灵,在这天宫内发生的任何动静都瞒不过小人的耳目,陛下留着小人效命,小人能为陛下监察整座天宫内的一切动静。”

  苗毅听到这明白了青主让其等候消息行事是什么意思,若是青主战败而逃,这器灵就是青主最佳的探子,一旦自己入主天宫,自己在天宫内的一切言行都将无法瞒过青主,可为青主翻盘提供绝佳的情报。

  黑衣人继续道:“小人还有个天赋神通,小人可将修士体内积聚的七情六欲萃取出来。”

  刹那,苗毅明白了午宁所谓的那个黑衣人是谁,眯眼问道:“你可曾为什么人萃取过体内的七情六欲?”

  黑衣人貌似陈恳老实道:“影卫!青主麾下的影卫修炼了一种快速提高修为的魔功,因急于求成,容易在体内积聚七情六欲遭受反噬,一直是小人帮助化解。”

  苗毅突然喝道:“抬起头来!”

  黑衣人吓得一哆嗦,赶紧抬头,而附近的守卫亦被这动静给惊动,迅速闪身而来。

  苗毅气势凛然地大手一挥,掠来的守卫又赶紧退下了,苗毅的目光盯向了黑衣人的脸,发现竟是个少女模样,只是一双眼眸看不到眼白,只有眼黑,像两颗黑漆漆的宝石,显得有些诡异。

  苗毅突然闪身而出,并两指点在了对方的身体上,压制的对方无法动弹,一缕心焰注入了对方的体内。

  “啊!”黑衣人顿时一脸痛楚,刚出发出半声凄厉,便被苗毅施法压制住了,陷入了极度痛苦中,剧烈哆嗦中饱受煎熬,似乎要被炼化一般。

  直到试出了对方修为的深浅,苗毅才抽手收回了心焰,而黑衣人也瘫痪在了地上……

  御园,绿央园门口,正要进入的苏韵刚好撞见出来的飞红,赶紧见礼。

  打过招呼后,飞红领着护卫飞离,去了天宫,星却留下了。

  苏韵目光从空中离去的人影身上收回,看向星,问道:“找我什么事?”

  “苏姐姐,一起走走吧!”星看向绿央园外的山涧水湄,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韵微微颔首,与其并肩漫步向那山清水秀之地,离开绿央园较远后,苏韵笑道:“可以说了吗?”

  “我蜧族遇上了麻烦,陛下大军进入了黑龙潭……”星将详细情况讲了一遍后,停步看着她。

  苏韵也停下了,目眺远方,“唉!”轻叹了一声,“这坐天下和打天下的人,想法果然是不一样的。”

  星道:“苏姐姐是有远见卓识的人,也洞悉这边情况,如今蜧族遇此麻烦,特向姐姐请教该如何化解。”

  苏韵盯着远方目不转睛,幽幽道:“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不懂吗?蜧族的特殊之处你应该明白,之前几方势力抗衡都能分一杯羹,你蜧族周旋各大势力之间理所当然,可如今呢?陛下一统天下,岂会再坐视那般情况再出现?自然是要握有掌控其分配权!”

  星:“道理我自然懂,我已向陛下禀明,以后蜧族所出精泪皆上缴天庭,可陛下依然说什么公事公办,说什么查明真相后自会给蜧族一个交代,这种事情怎么能较真?一旦较真,蜧族肯定和青、佛等人有扯不清的关系。”

  苏韵回头盯着她焦虑的双眸,一字一句道:“天庭的东西和陛下掌握的私人财产能一样吗?天庭的东西是要进入议事章程公事公办的,而陛下的私产则归陛下个人处置!蜧族以前不属于任何势力,处于模棱两可之间,明白了吗?”

  星:“陛下想将精泪握在他个人的手里?”

  苏韵帮其明确道:“是将精泪的产出来源握在个人手里,蜧族!”

  星犹豫了一会儿道:“只要他能庇护我蜧族,全族投靠于他也没什么,反而是好事,我这就与族人商议。”

  苏韵摇头道:“你还是没完全弄明白,坐在陛下那个位置上的人是不能吃相太难看的,蜧族直接投靠,只能是投靠天庭,有些事情陛下是不便堂而皇之去做的,否则他又何必费这劲,直接找人与蜧族商议便可,还怕蜧族不屈服么?只因其中有难以启齿的缘由,陛下是不可能开这口的,需要蜧族主动,明白了吗?”

  “难以启齿?”星皱眉思索了一下,疑惑道:“小妹愚钝,该怎么做还请苏姐姐直接明示。”

  苏韵有点怜惜地凝视了她一会儿,徐徐道:“还是那句话,蜧族若投靠,就只能是投靠天庭,否则陛下私吞是说不过去的,天下都是陛下的,为何不能为公?所以陛下并不需要蜧族投靠天庭,蜧族也不能明着投靠他…我这么跟你说吧,假如蜧族有个德高望重的人嫁给陛下为妃子,这位妃子能代为管控蜧族,陛下再以蜧族当年从龙之功有许诺为由,赏蜧族一块封地,不将蜧族纳入天庭,蜧族便仅仅是那位妃子的族人,而不是天庭的从属。那位妃子成了陛下的宠妃,谁还能强迫蜧族交易精泪不成,精泪的源头自然而然就控制在了陛下的手里,懂了吗?”

  星的脸色唰的一变,终于彻彻底底明白了,怅然,无语。

  苏韵苦笑道:“其实这事你压根没必要问我,就算我不说,回头也会有图穷匕见的时候,见蜧族还不明白,自然会有人来暗示提醒蜧族。”

  天牝宫,云知秋漫步在美景林园中,飞红跟随在后啰嗦。

  走到一处水榭旁,云知秋停步凭栏,叹道:“妹妹,你这是为难我呀!”

  飞红颇显无奈道:“娘娘,干娘再三哀求,陛下不肯松口,飞红也实在是没了办法,想来想去,也只有娘娘能解决这事,飞红也只能是厚着脸皮来求娘娘开恩了。”

  云知秋微微摇头,“妹妹,就算陛下开恩放了她们,你觉得凭她们的姿色能得自在吗?最后的结果还不是要沦落于权势的手中,一般人是无福消受此等美色的,绿婆婆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那些女人已不单单是罪妃那么简单,已经成了许多人眼中盯着的战果,许多人想分享的战果,大战初毕,正是犒赏安抚的时候,这块肥肉陛下宁愿扔了也不赏给下面,这样合适吗?若不放,全部养在绿央园,不管陛下怎么解释,也不管陛下怎么做,谁能相信陛下会不沾染?别人都会认为陛下想独占,让别人怎么看陛下?陛下岂不成了荒淫无道、见色忘义的昏君?”

  飞红默默低头,低声道:“娘娘也许有所不知,其实当初干娘早已识破飞红背叛了监察左部,但干娘并未向青主泄露半点消息,说来不但是救了飞红,也是帮了陛下大忙的,这事陛下是知道的。”

  云知秋愣了一下,慢慢转过身来,在水榭边稍作漫步,最终叹道:“你呀,怎么也变成了一根筋,算了,说来妹妹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既然妹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妹妹也难得求我,我再不给个响,也说不过去。不过我可事先声明了,有些事情该怎么做,陛下自有权衡,这种事情我不会插手太深,只能是帮你求求看,至于陛下答不答应,我不能给你保证!”

  “谢娘娘!”飞红很是感激地连连点头,只要云知秋能开口就好,至少云知秋开口了就有希望。

  云知秋一根指尖在飞红脑门上戳了一下,薄嗔道:“真拿你没办法,跟我走吧。”

  星辰殿外,飞红暂时候在了外面等消息。

  殿内,苗毅正和杨庆商量炼狱人马的事情,云知秋突然跑来插这么一出,令苗毅眉头皱起,“我没动她,让她继续在绿央园安安稳稳的,就是念在她当初的功劳,她还没完没了不成?”

  云知秋笑吟吟看着他,也不说话,令苗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倒是一旁的杨庆迟疑道:“青主焉能不知这些罪妃落入敌手的下场,能在这种事上让青主最后关头刀下留人,这绿婆婆究竟是什么来历?”

  他这么一说,苗毅也猛然醒悟,事情太多,不提还真没想到这头上来。

  杨庆又提醒道:“陛下,想必司马问天应该是清楚的。”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5/197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