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飞天 > 第二一一七章 你这个畜生!

第二一一七章 你这个畜生!

  寇天王府,徘徊在竹林中的寇凌虚将唐鹤年整理出来的有关外界谣言反复查看。

  细看过后,在竹林中负手静默许久,问了声,“这事你怎么看?”

  唐鹤年皱眉道:“不知牛有德究竟在搞什么鬼?”

  寇凌虚:“确认消息都是聚贤堂那边放出来的?”

  唐鹤年:“青元尊看上广媚儿的消息的确是幽冥总督府那边先放出来的,不过聚贤堂貌似嫌幽冥总督府那边的消息传播影响力太弱了点,又加了把火,把牛有德也扯了进去,说牛有德跟广媚儿有一腿,所以也可以勉强解释为所有的消息都是牛有德放出来的。”

  寇凌虚转身看来,“那他自己放出手下阎修修炼阴魂通阳诀是什么意思,居然敢说阴魂通阳诀能控制人攫取人的隐秘,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唐鹤年沉吟道:“这不算麻烦吧?一些辩解的声音也没错,鬼道圣主修炼的肯定是真正的阴魂通阳诀,也没见过鬼道圣主能控制人获取什么秘密,阎修固然是个死人脸,不过接触过的都能证明是个大活人,绝非鬼修。”

  寇凌虚疑惑道:“牛有德的爱妾飞红是监察左部的探子,还有什么林傲雪,离宫底下是破法弓炼制之地,广令公勾结妖僧南波帮牛有德救人,你觉得有几分真假?”

  唐鹤年神情抽搐了一下,“事情好乱,飞红是监察左部探子有可能,离宫下面是破法弓炼制之地也有可能,至于广令公勾结妖僧南波好像不太可能,可天宫上回两次遇袭又的确可疑,广令公的人又的确介入了,这事除了当事人,估计没人搞的清真假。”

  寇凌虚看了看手上玉牒,“曹满勾结牛有德害死夏侯令?”

  唐鹤年:“有可能真,有可能假,总之这回牛有德放出的各路谣言桩桩件件皆把自己置于了不利之地,怎么看都感觉是针对他自己去的,可又没道理,给人感觉好像在掩饰什么似的。”

  寇凌虚再次负手,眯眼道:“青元尊放出一个消息居然惹出这么一连串动静来,事情的确乱的很,这牛有德究竟在搞什么鬼?难道在跟青主掰手腕?”

  唐鹤年颔首道:“这的确有可能,牛有德跟夏侯家勾结在一起,青主忌惮是必然的,暗中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动作,真要是他们两个在斗法的话,也说的过去,只是弄得云里雾里,谁也看不明白怎么回事啊!”

  寇凌虚沉吟道:“这牛有德的手腕是越来越高明了,看不明白才麻烦,他之前扳倒昊德芳还不是同样把我们给骗了。”

  天宫,星辰殿,青主面沉似水,听着下面几人的议论,讨论来讨论去,也是一团雾水,搞不懂牛有德究竟在干什么。

  事情没有结果,几人最终散去。

  高冠回到监察右部,骓远迎了上来,密报道:“那些人的嘴巴都很硬,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高冠淡然道:“嘴硬就把嘴撬开,先从那个向忠开始吧,我就不信他之前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郭延庭有异常。”

  骓远小汗一把,他现在已经知道向忠是影卫的统领,提醒道:“大人,硬撬的话搞不好要搞出人命的!”

  高冠冷冷斜睨他一眼,厉声道:“是陛下的安危重要,还是他的命重要?记住,我监察右部的命运紧系在陛下身上,陛下的安危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其他的都不重要,不要放过任何疑点!”

  附近守卫都被这一声厉喝给惊的回头看了眼。

  “是!”骓远拱手应下。

  雪山,寒风凄厉,一座冰封洞口,妖僧南波默默静立,左儿在旁禀报外界谣言的状况。

  雄奇一出事,这边立刻从蓝岛星转移了。

  听完禀报,南波缓缓闭上了双眼,牛有德的势力太庞大了,他弄出一些谣言还想让牛有德吃不了兜着走,谁知牛有德立马掀起滔天巨浪,直接把他泼出的一些脏水给稀释的没影了,他的那点势力连把声音放大都做不到,他的那点势力也不敢公然冒头大张旗鼓。

  他发现自己根本奈何不了牛有德,除非自己亲自出面证明,可他又怎么可能亲自出面,除非不想活了还差不多,心中涌起一股深深无力感,遥想当年的自己是何等的威风,这世道真的是变了。

  左儿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情绪,献策道:“这次奈何不了他,咱们下次就继续,隔一段时间就放一次这消息,牛有德不可能每次都能找理由来混淆视听,反复多来几次,自然会引起人注意!”

  南波点头嗯了声,“有道理!”

  可依然无法减轻他心中的挫败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风波逐渐平息,而且平息的很快,另有势力开始介入,极乐界的势力介入,天庭境内各大势力多少都给予了配合。灵山法会即将来到,佛主要亲自宣讲佛法,极乐界不希望事情越闹越大出什么麻烦而影响这次的盛会,毕竟众多佛门弟子都在天庭境内,心思全部关注在乱七八糟的谣言上算怎么回事?若天庭境内又开战打起来了,佛主是关注战事还是安心说法?人家佛主难得出面说法一次,不带这样闹的。

  表面的风平浪静不代表各个角落都能安宁。

  监察右部大牢,一具尸体从牢笼内搬了出来,两名右部人员从监牢尽头抬出。

  尸体头发凌乱,满脸是血,衣衫褴褛,到处是明显的伤痕,不少伤口可见白骨,鲜血一路淅淅沥沥滴落在地面,死者正是影卫统领向忠。

  监牢过道左右的金属牢笼内,一群影卫成员纷纷趴在了栅栏上往外瞪眼。

  都说监察右部的大牢是活生生的炼狱,从这些人身上看不到一个好样就可见一斑。

  趴在栅栏上的人,有人双手紧握金属栏杆,手上骨节突起;有人双眼渐红,呼吸急促;有人脸颊紧绷,似乎要咬碎牙根一般;有人无声跪地,满脸悲愤;有人喃喃自语:“大人!”

  左右牢笼内的人陆续跪了下来,有人隐隐发出啜泣声,给抬走的向忠送行。

  大牢外,高冠一顶黑帽,一袭黑色披风,静静屹立在不远处的亭子里。

  边上还有一人,上官青紧绷着一张脸,目光透着杀气,那神情宛若要吃人一般。

  监牢大门嘎吱打开,向忠的尸体抬了出来,放在了亭子旁的地上。

  老远就能看到向忠惨不忍睹的样子,上官青握在袖子里的双拳在发抖,慢慢走出亭子,走到了尸体旁蹲下,伸手拨开了向忠遮脸的乱发,脑壳瘪进去了大半,查了下脉络,的确已经死了。

  看着眼前折磨到非人的熟悉面孔,这是他上官青一手调教出来的心腹手下,忠心耿耿,跟随多年,情若父子,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监察右部的大牢内,上官青心中的悲愤之情实在是难以言语。

  他猛然站了起来,指着尸体,对亭子里怒喝道:“高冠,你怎么解释?”

  高冠淡然道:“他自己在牢笼内撞墙自尽的,他隔壁牢内的同僚看的清清楚楚,我需要解释吗?”

  上官青闪身而来,一把揪住了高冠的衣襟,气得直哆嗦道:“他这个铁打的汉子竟被你逼得自尽,你这个畜生!你究竟对他干了什么!”

  见上官青竟然直接对高冠动手了,右部上下人心中皆暗暗一凛,上官青在天宫是什么地位有谁不知道?这回监察右部怕是彻底把大总管给激怒了,只怕右使大人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高冠冷冷道:“大总管,还请你自重,这是在查案,不要情绪用事!”

  上官青怒喝道:“你有本事把我也抓了!”

  高冠立刻喝斥回去:“我是不敢抓你!不过还请大总管告诉我,郭延庭干出这样的事情,身边竟然无一人发现他有异常,你信这世上有天衣无缝的事吗?他们死不开口在保护谁?是谁能让他不惜一死也要咬紧牙口?难道还能是陛下不成!”

  上官青瞪眼道:“你在怀疑我?”

  高冠毫不客气地喝斥道:“为什么偏偏是没有出任务的郭延庭出问题?世上哪来那么多的巧合,大总管能给我一个解释吗?谁敢保证这不是事先有人安排好的?理论上来说,你最可疑!可是陛下未开金口,监察右部无权审问大总管,只能是想办法撬开他们的嘴巴,难道监察右部做错了吗?你如果觉得有错,大可以向陛下控诉,而不是在这里干扰查案!”

  此话一出,句句诛心,令上官青后脊背发凉,倘若传到陛下耳朵里去了,他真的无法预料陛下会怎么想!

  可他焉能示弱,怒道:“高冠,你休要信口雌黄,没证据的事由不得你栽赃胡言!”

  高冠一把推开他的手,指着上官青的脚下,“若有证据还需要查吗?若有证据,大总管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吗?若有证据,陛下的雷霆之怒大总管承受的起吗?”

  跟一个老刑讯讲证据简直是在找刺激,上官青扭过头去,不再争辩这个,看着大牢沉声道:“我要进去看看!”他想看看里面的人如今究竟都是个什么情况。

  高冠果断拒绝道:“不行!大总管对他们的影响力太大了,现在还是不要进去干预的好!当然,若是大总管能请来陛下的旨意,监察右部内没有大总管不能去的地方,监察右部只听命于陛下!”(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5/1961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