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飞天 > 第二零四三章 庞贯反了

第二零四三章 庞贯反了

  王烙瞪大的眼睛充满了难以置信,紧接着后面又有大量流光射出,对他情同父子的昊德芳那边又把他射爆成了粉尘。

  亲军阵营内部平叛,外部结盾牌防御,同时破法弓反击。

  指挥作战的事由左都督严啸全权负责,寒着一张脸的昊德芳手中一只只星铃急摇,召唤援兵。

  他没想到庞贯如此胆大包天,居然真的敢叛变,更没想到连自己的亲军中都有人被庞贯给收买了。他瞬间意识到此事不简单,凭庞贯个人的实力根本没这胆子,一定是有人相助。

  是谁?难道是青主?难道青主又想在南军重演腾飞、成太泽那一套?

  其实庞贯也没想到,他知道曹满会助他一臂之力,知道夏侯家会先动手,也从曹满话中知道昊德芳身边有夏侯家的人,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夏侯家居然如此急切,才刚和昊德芳照面,夏侯家就立刻动手了。

  而昊德芳亲军内有叛乱,外有强敌,内外交困,如此良机庞贯岂能错过,绝不可让昊德芳平灭内部叛军专下心来对外,否则昊德芳的亲军精锐不是儿戏。

  庞贯换上了战甲,长刀在手,挥刀指去,再次怒喝:“突杀!”

  五千万人马围攻两千万人马,后方人马迂回而出结盾牌阵,钻着几路空网如长龙般疯狂冲杀,拼命接近围困大军。

  而庞贯身边仍有大军随时待命。

  双方距离本就不远,不一会儿,双方短兵相接,浴血厮杀在一块。

  一路人马直插中路欲和叛军会合,不能让叛军被剿灭,要保持其内乱。

  外面则大军围攻,压制昊德芳亲军,不给突围的机会,有突围者掠阵的人马立刻破法弓进攻压制。

  已经换上了天王战甲的昊德芳挥刀怒喝:“庞贯,本王待你不薄,安敢叛我!”

  庞贯立刻吼了回去,“老贼,本帅何曾负你,你却纵容手下辱我女儿,逼我嫁女,如此奇耻大辱,本帅岂能咽下,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说罢这些也懒得再理会,他迅速传音陈怀九,“通知幽冥大军动手!”

  陈怀九手上星铃交换不停,“已经通知了。”

  几乎在这里动手的同时,这片星域的进出星门已经被庞贯麾下人马给封锁,卯路各地接到消息亦迅速出兵控制昊德芳安插的人马。

  星空中还有各方贺客聚集的随行护卫人马,人马不在少数,突然见到如此惊变,都震惊的不轻,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庞贯正在围攻昊天王?

  而在此动手的同时,呆在别院内非富即贵的贺客们亦是大吃一惊。

  不是因为外界星空的厮杀,他们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而是突然出现大量人马,将整个客院给包围了,密密麻麻的破法弓对准了别院内的所有贵客。

  腾飞之子腾九霄厉声道:“你们想干什么?这就是庞家的待客之礼吗?”

  空中人群分开,大将苏清泉现身,沉声滚滚道:“诸位勿急,大帅对诸位贵客没有任何歹意,只是外部出现了乱兵为祸,为了保护诸位的安全不得不如此,只要诸位让自己在外面的人不要轻举妄动,大帅保证你们会丝毫无损,若是敢卷入乱军为祸,休怪刀剑无情!”

  乱兵为祸?众人讶异,怎么回事,谁这么大胆子,敢在庞家嫁女的喜事上闹事?

  真相自然是很快揭晓,来客毕竟都有护卫在外面星空,谁都没想到真相居然是庞贯叛乱,居然在率领大军围攻昊德芳,貌似昊天王已经身陷险境,庞贯反了!

  奇怪,昊德芳不是不来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所有来宾哗然,左右交头接耳,脸上的震惊之情难以形容。

  大家都明白了一点,在场的已经成了庞贯手上的人质,谁敢让外面的护卫乱动,这里肯定不会对他们客气,将他们困住的目的就是为了预防大家在外面的护卫纠集插手,需知这么多人带来的护卫加在一起可不是个小数目。

  不消说,一群人手忙脚乱,摸出星铃紧急将这边的情况上报。

  广媚儿亦是如此,她身边的皇甫君媃却愣愣看着上空,联想到苗毅那日的话,似乎刹那间明白了什么,锦绣无双地庞玉娘受辱难道就是为了今天?难道就是为了诱昊德芳前来痛下杀手?

  一想通这点,皇甫君媃有些不寒而栗,庞玉娘事先究竟是知情还是不知情,是不是在配合其父在演戏?

  她终于明白了苗毅为什么不让自己卷入此事,终于明白了苗毅为什么要让自己离庞玉娘远一点。

  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傻,自以为是,当时还对王烙恨的不行,其实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些大人物的局中简直是可笑,偏偏自己还卷了进来,苗毅让自己离庞玉娘远一点,自己不听,今天依旧跑了过来,这不是自找麻烦吗?若是听了苗毅的哪会被困在此,后面还不知会出现怎么情况。

  她迅速摸出了星铃联系苗毅。

  卯路元帅府内,一对人马冲进了庞玉娘的闺房,惊的屋内的人回头站起。

  查如艳起身喝道:“萧统领,你好大的胆子,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带着身披甲胄的人擅闯此地是什么意思?”

  帅府的护卫统领萧平波拱手道:“夫人,大帅已经在外面和昊德芳交手了,乱军厮杀无情,奉大帅军令,取消婚礼,为了稳妥起见,暂请夫人和小姐到安全的地方回避!”

  “……”庞笑笑惊的目瞪口呆。

  查如艳闻言吓的两腿发软,老爷已经和昊德芳摊牌了?真的撕破脸了?

  尽管她早就知道庞贯要干什么,可是庞贯不可能告诉她详细计划,只让她配合演戏,她真没想到庞贯居然是要在女儿大婚的时候下杀手。

  别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一点,这种事情就是成王败寇,不管你之前多风光显贵,一旦兵败,那将会死的很惨。

  有些时候她也想不通这些男人,尽拿命去干些血流成河的事,尽干些让女人心惊肉跳的事。

  查如艳回了下神,焦急问道:“牛有德呢?牛有德的幽冥大军有没有来帮老爷?”她下意识觉得帮庞贯的势力越多胜算就越大,这点倒也没有想错。

  “属下不知,夫人还请尽快,不要再拖延了。”萧平波再次拱手相请,倒不是虚话,他不知道什么幽冥大军参与的事,不过倒是从夫人这话里听出了点深意,可这不是他操心的,他只需奉命做好眼前。

  梳妆台前的庞玉娘慢慢站起,从母亲的反应中,从母亲的话中,她也意识到了点什么,脸上渐露惨笑。

  “快走快走!”查如艳一阵手忙脚乱催促两个女儿,左右拖上便走,同时对庞笑笑传音道:“笑笑,你快联系你夫君,问问他有没有出兵,你夫君能征善战,手握精兵,让他赶快出兵帮你爹。”

  被拖的步伐踉跄的庞笑笑木讷点头,她知道自己秘密嫁给苗毅肯定有原因,没想到结出的因果关系这么可怕,父亲居然要造昊天王的反!

  收到消息的寇天王府震惊。

  收到消息的广天王府震惊。

  收到消息的腾天王府、成天王府震惊。

  收到消息的辰路和巳路元帅震惊,紧急调遣人马驰援昊德芳。

  收到消息的昊天王府震惊,昊德芳所部亲军全部火速集结赶去驰援。

  王府家眷亦义不容辞,昊德芳一旦出事,昊家人是什么下场可想而知,男男女女倾巢而出。

  收到消息的天宫震惊,离宫内,漫步花园中悠哉的青主猛然转身,失声道:“什么?”

  上官青立刻将收到的消息简要复述了个清楚明白。

  青主吃惊不小,目光惊疑不定道:“庞贯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就凭他的势力敢单独背叛昊德芳?这不可能,这背后绝对有其他人插手,立刻给我查,务必尽快弄清是怎么回事!”

  星空燃爆,交战大军厮杀惨烈,直接进入白热化,不给人丝毫喘息之机,如庞贯说的那般,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昊德芳召集麾下人马驰援后,第一时间向寇凌虚、广令公、腾飞、成太泽紧急通报了情况,没有求援,到了大家这个地位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大家本就是竞合关系,人家会支援你不用你开口,人家不想支援你的话你求也没用。

  通知寇凌虚等人的目的是要提醒他们小心,他不信庞贯一方敢造反,背后必然有人支持,拿女儿受辱来说事纯粹是借口。昊德芳直接锁定了两个目标,能给庞贯这么大胆子的人,除了青主就是夏侯家!

  他真正以星铃传讯开口求助的是自己的盟友,幽冥大军的统帅牛有德,他和牛有德之间不存在竞合关系,只有利益互助,大可直接开口,否则他若垮了牛有德在南军地面上的利益也要受影响。

  而他这个时候最担心的也是牛有德,他手上的实力不是庞贯能比的,寇凌虚等人也不可能帮庞贯,青主若有歹心寇凌虚等人反而会帮他拖住,最大的变数就在牛有德掌握的人马上,他担心庞贯向牛有德许诺了什么利益,一旦引的牛有德背后捅刀子,那就麻烦了。(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5/1954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