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飞天 > 第一九七八章 异常的玉罗刹

第一九七八章 异常的玉罗刹

  修行岁月枯燥无味,可对目前的苗毅来说,能有这样稳定修行的环境就很好。

  也不至于在原地不动,苗毅根据自身阳火元素和阴火元素的吸收进度来调整,古冰原和不灭天谷两地之间来回倒换。

  也不会躲在荒古死地不出,只要外界有需要他亲自出面的时候,他就会出去。

  有昊德芳和庞贯的支持,如今进出荒古死地对他来说很容易,也不虞青主那边会发现,他已经主动泄密让青主知道了他会来此修炼,事先打消了青主的疑虑。

  第一次离开荒古时,是玲珑宗炼制出了足够多的新款星铃,星铃上市开卖的时候,苗毅出面坐镇幽冥,以防新星铃冲击旧星铃利益持有人的利益出现什么意外需要应对。

  幸好昊德芳扛的住,凭昊德芳的实力还没人敢到他的地盘上霸占他的私产。

  不过在昊德芳的建议下,双方还是各拿出了一成的份子,白送给某些势力弥补一些损失,有些事情昊德芳也是没办法,他也不能和所有势力作对,该妥协的时候还是要妥协,纯当是破财免灾了。

  加之不朽木的事情,尽管各方势力查不出结果,可各方势力仍不肯轻易放弃,在此背景下,新款星铃上市造成的冲击顺利渡过。

  也并非有事苗毅才会出去,定期也会出去看望家人。

  除了偶尔出去,大部分时间都在荒古死地修炼。

  而目前的局势下,外面能让他出去的事情也不多,连天后夏侯承宇为他争取参加御园千年一次的园庆机会他都放弃了,他在御园的别院基本上就空在那,成了摆设,他从未入住过。

  夏侯承宇甚至想为他在朝堂上争取一个站位,苗毅更是主动拒绝了。

  他彻底进入了蛰伏期,在其他人看来也的确如此,都知道他到了目前的阶段短时间内是不便再乱来的,蛰伏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而他进出荒古时,庞贯那边也没有再问过他宝藏的事。

  苗毅估计当初在进入荒古前对庞贯所说的那番话有了效果,庞贯的沉默证明庞贯对再进一步不是没想法。

  不怕他有想法,就怕他没想法,这是苗毅乐见的。

  至于修炼资源,凭苗毅如今的势力和财力并不缺,所需愿力珠也容易转换,手下毕竟有几千万人马。

  幽冥总督府,修炼静室内,盘膝而坐的燕北虹脸色终于回复了正常。

  盘坐在他身后,双掌抵住他后背的苗毅也吐出一口气,睁开了双眼,缓缓收功。

  两人先后下了石榻,苗毅皱眉道:“燕大哥,照以前的规律,你体内的七情六欲只有在突破大境界的时候才会爆发,而今看来,似乎比以前的规律有所频繁。”

  燕北虹苦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修为突破到化莲境界后,修为每升一级都会爆发一次,可能是现在每升一级吞噬的东西太多了吧。”回头看向苗毅,“也多亏有你帮我化解,否则我早已控制不住了自己。”

  “你修炼的功法不能暴露,千万小心,一旦泄露,青主势必不会放过,我如今的势力也保不住你。”苗毅沉吟着劝了一句,除了奉劝,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燕北虹那样干太危险了,可他又喜欢快意恩仇独来独往,他也约束不了。

  燕北虹:“这个你放心,没把握的情况下,我绝不会轻易下手。”

  苗毅只能是皱着眉头点了点头,不好再说什么。

  天下安定,一些明争暗斗表面上看不到,总的格局暂时固定了下来,天下似乎又进入了平稳过渡期。

  弹指一挥间,五千年岁月匆匆过去,对长期闭关修炼的人来说,恍然如梦,五千年前犹如昨日。

  域外归来的苗毅一如既往,每次从外界回到荒古都会带上一些荒古内没有的食物给黑炭。

  古冰原山谷内,各种食物堆积如山,黑炭在冰谷中欢快享受。

  黑炭偶尔也会跑来看他,自从被苗毅狠揍了一顿后,乖多了,加之知道苗毅也在这里修炼,也安心了,早年日复一日盼不到苗毅来,情绪上多少有点变化。

  负手站在冰崖上的苗毅看着黑炭微微皱眉,不知想到了什么,转身而去,在冰山间飞奔。

  一路来到凤巢之外,经通报见到了玄女,一些从外面带来的小礼物奉上。

  在两位玄女的要求下,苗毅又大概说了下外面的情形,之后提到了自己的疑惑,“黑炭进阶到真龙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足足过去了五千多年,为何还不能化作人形,难道龙族化作人形需要这么长时间?”

  凰笑道:“可知龙神乾为何讨厌黑炭?”

  苗毅苦笑道:“黑炭有点顽劣,招人讨厌我能理解。”

  端坐在上的凰摇头道:“说来你师门一脉还真是和龙族有缘,其实并非仅仅是顽劣的原因,黑炭乃龙驹所进化,而龙驹的来历和龙族脱不了关系,早年龙族有一人,情不自禁和天马一族的公主相恋,两者后人中也有人如同黑炭一般进阶成了真龙,此龙天赋异禀,不甘困守此地遵循龙族之志,反出了荒古,意图称霸天下,惹出滔天大祸,差点给龙族带来灭顶之灾,世俗以龙代表帝王就是因他而起,可知当时闹出的影响多大,后是龙族请了你祖师爷出山相助,那条龙虽然被你祖师爷所斩杀,可你祖师爷也被那条龙给打的神魂不保因此陨落,龙族有愧你祖师爷,也就是从那开始,你师门这一脉和荒古结下了交情。如今黑炭同样是天赋异禀,也同样是顽劣难驯,只怕乾想不多想都难。”

  “哦!原来如此。”苗毅恍然大悟,倒是和他早年听说的龙驹来历相符,至于后面的什么倒是头回听说,可不免疑惑道:“这和黑炭化形有什么关系?”

  凰微笑道:“黑炭并非是特例,和你祖师爷斩杀的龙一样,应该是龙族血脉不纯的缘故,化形的时间远超过一般的龙族。可也正因为血脉不纯的缘故,也许是身俱龙族和天马一族血统的原因,一般的龙族只有一项天赋神通,而你祖师爷所斩杀的那条龙却有两项天赋神通,黑炭也同样是如此,既能兴云布雨驾驭雷电,又蛮力惊人,你当年和它交战若非你领悟出了破碎虚空的奥义,凭你当时的修为只怕未必能抗住它蛮力一击。你祖师爷所斩杀的那条龙与龙族还有一项不同,一般的龙族一旦久离荒古,长时间不消化邪气积德,就会丧失化形的能力,而他不同,化形成功后哪怕不消化邪气积德也不会受影响,这就是他之所以敢抗拒龙族之志叛离荒古的原因。想必黑炭化形成功后也会如此,这对以后会离开荒古的黑炭是好事,所以你不妨多点耐心等等。”

  原来是这么回事,苗毅呵呵一笑多谢赐教,松了口气,还以为黑炭自身有什么问题,若黑炭不能化形的话,他还真不方便带黑炭离开荒古……

  悠悠岁月三万载,三万年时光又去。

  星空下,万丈高崖之上,寇凌虚负手面对皎洁明月。

  清风明月难解他心中惆怅,转眼又这么多年过去了,随着年岁的增长,渴望长生的欲望也越发强烈,虽然不朽木的事情早已因为断了线索而渐渐淡去,可每当想起的时候,寇凌虚还是忍不住惋惜。

  两条人影掠空飞来,落在了山崖上,双双对寇凌虚行礼,正是唐鹤年和寇铮。

  “什么事急着找来。”寇凌虚背对着淡淡问了声。

  唐鹤年在他身后轻声道:“老爷,经过这些年的布局,玉罗刹的行踪已经摸了个大概,其他倒没什么异常,只是最近去往近卫军搜索之地较往常更频繁,不知和那宝藏有没有关。”

  当年苗毅说出个南无门宝藏,怀疑上玉罗刹在寻找南无门宝藏后,寇凌虚这边就留心上了。

  想不留心都难,连妖僧南波都觊觎的宝藏,他寇凌虚又如何能不心动,一直在想办法盯玉罗刹的动静。

  寇凌虚转过身来,皱眉道:“近卫军在寻找妖僧南波封印之地,南无门宝藏总不会藏在那个地方吧?”

  唐鹤年:“怕是不好说,别人都以为玉罗刹是害怕妖僧南波复出才比较关注那一带,可最近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她最近关注的有点频繁,老奴怀疑她是不是有所发现。然而想详查又不太方便,那边毕竟是近卫军搜寻的地盘,无法掌握玉罗刹在那边的具体动向。”

  “看来的确有些问题。”寇凌虚捻须沉吟一阵,忽断然道:“那次事后四军的搜寻人马抽回来就剩了近卫军,青主也是巴不得四军配合的,这样,我们也调一支人马过去配合,想必青主是乐见的。”

  唐鹤年点头,明白他的意思,名义上是调一支人马配合近卫军的搜查,实际上是方便盯玉罗刹在那边的动静。

  殊不知玉罗刹最近频繁前往的原因并非是因为什么宝藏,而是因为她一直关注近卫军的搜寻进度,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她本以为近卫军一直找不到封印地会放弃,可是低估了青主的决心,青主一直没放弃,近卫军在茫茫星空折腾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接近了妖僧南波的封印之地。(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5/194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