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飞天 > 第一八二八章 混球一个

第一八二八章 混球一个

  昊天王府,昊德芳闻讯后徘徊在亭台楼阁间。

  广天王府,广令公闻讯后站在山林小径上久久不语。

  炼狱之地,杨庆闻讯后则是第一时间联系上了苗毅,问是不是他干的。

  杨庆虽然身在炼狱,可外界毕竟有六道的人,对外面的消息自然不会是一无所知。

  这事对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苗毅承认了是他干的。

  杨庆很无语,当初商量这事的时候他一时间也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没想到苗毅竟然就直接跑到庚子域都统府登门拜访了,还是苗毅撤退后他才听闻了这事,他猜到了苗毅是迫于东军的压力撤退了,考虑到已经撤退了他也就没多过问什么,毕竟他现在自持了许多,谁想苗毅撤退也不老实,又扔出了杀手锏,居然就这样从庚子域都统府把人给弄出来了,他也算是服了苗毅。

  事情已经出了,他也不好多说苗毅什么,只是颇为无奈地提醒了一声:大人,你既然已经堂而皇之露面了就不好紧接着干这事,有心人怕是想不往你头上想都难,起码也得过段时间再动手吧。

  苗毅:无凭无据的事情,怀疑我又能怎样?

  杨庆:事情怕没有大人想的那么简单,到了嬴天王那种地步的人,有些事情需要证据吗?这次连累整个东军封锁搜查,可不是以前的私人恩怨,事情闹这么大,嬴天王多少要给下面一个交代,夏侯家没那么容易啃动,他这次很有可能拿大人开刀,非比以往啊,大人这次怕是要务必小心了。

  他这么一说,倒是令苗毅心情一沉:照你这样说,我岂不是要换个地方避避风头?

  杨庆:避倒不用避,月行宫倒是个比较安全的场所,嬴九光再怎么动手,暂时还不至于跑到月行宫的地盘上乱来,月行宫主骊华不太好惹,惹得骊华出山,嬴九光自己也头疼。当然,这只是属下的猜测,不过大人现在务必小心谨慎,身边一旦出现异常状况,都很有可能是嬴九光针对大人来的,万万不可疏忽大意啊!必要的情况下宁愿躲在都统府内不出去,有人在幽冥之地捣乱的话,就找理由请近卫军来住持局面,迫于近卫军的干扰,夏侯家会想办法让嬴家的人马退场的,届时危局自然就解除了。

  苗毅默默点头,将此交代暗中记下了……

  天庭朝会,多年未参与朝会的嬴九光终于露面了,不过却未进入朝堂,光着膀子背着荆条跪在了乾坤殿外的正台阶下,负荆请罪!

  派出重兵还在自己的地盘上把天帝的妃子给弄丢了,这事必须要给个交代,他可以拿别人来顶罪,可是他这次不露面不行了,露面又很危险,干脆给足青主的面子,堂堂天王来此负荆请罪,这一招也算够狠的,都把大臣给逼到这个份上了,青主再动他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朝中各派人马除了夏侯家外,正集体为嬴九光求情,结果青主大袖一挥,扔下一句话走了:先让他跪三天好好反省反省再说!

  散朝后,群臣出来,经过时不管真心还是假意,纷纷慰问。

  唯独夏侯令出来后站在嬴九光跟前冷哼了一声,“嬴天王,这又是何苦呢?”话中似有所知。

  明白人都听懂了,在指嬴九光何必要第一个跳出来和夏侯家过不去。

  身为儿子的嬴无满怒了,沉声道:“天翁还请自重!”

  夏侯令不屑斜睨一眼,甩袖而去。

  嬴九光这一跪,嬴家岂能置之不理真的让嬴九光跪三天,嬴珞环很快来到了御园,见了女儿战如意,差点对女儿下跪了,战如意能怎么办,只能是去求青主。

  在夕景园内找到青主,一见面,战如意就直接跪在了青主面前,为嬴九光求情。

  青主这次是真的想给嬴九光一点颜色看看,当年的账一直找不到机会算,这次岂能轻易放过,然而青主不答应战如意就跪着不起。换了别的妃子青主只怕未必会理会,对于这位天妃,青主是真的怜惜的,万千宠爱尽集于她一身,真不愿看她受什么委屈。

  于是嬴九光只跪了一天不到,天旨下达,罚没嬴九光一千年俸禄。

  这处罚不可谓不重,嬴九光一千年的俸禄可不是小数字,不过对嬴九光来说却也不算什么太大的数字,最终安然离开了天宫。

  不过战如意的举动又惹怒了夏侯承宇,将战如意招了来一阵怒斥,说了一堆什么后宫不能干政的话,逼战如意跪在了天牝宫,要战如意把嬴九光未跪满的时间给跪满了。

  奈何跪了半天不到,青主又溜来了,找了个借口帮战如意解了围,气得夏侯承宇后面砸了一堆东西。

  而庚子域都统府亦是鸡飞狗跳,冷面判官高冠亲自率右部人马来查案,人一到就先立威,先以渎职罪名杀了几十个人再说,吓得庚子域上下人马战战兢兢,身在其中的严素吓得一颗心七上八下,高冠之名她自然是久仰,本就心虚,高冠法驾亲临如何能不怕?

  之后带着血腥味的高冠大步走入正堂高坐,又一声令下,将负责护卫琴妃的近卫军人马全部拿下关入了大牢,随后拿了庚子域的名单,提笔圈了一堆名字扔出去,一个个带上来审问。

  严素带到时,高冠的问题切入的狠稳准,没几下就抓住了严素话里的破绽,攻破了严素的心防,在高冠一句‘从实招来死罪可免’的压力下,严素扑通跪地,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招了出来。

  这边令出,乙申域那边立刻有监察右部人马出动,秘密将方傲林给控制住了审问,有了严素的口供,方傲林哪还经得住审问,连杀了四名手下灭口的事情也抖了出来。

  数日后,拖着一袭黑色披风的高冠冷面漠然,大步进入天宫,入星辰殿当面向青主面禀案情。

  殿内就青主和上官青二人,听完奏报后,青主道:“如此说来,这对狗男女也不知道凶手的真实身份?”

  高冠道:“应该是不知道,他们只是被利用后将凶手送入了都统府内,并不知道凶手作案的过程。不过凶手的意图基本明确,想借机控制他们二人留做后用,所以臣暂时没动他们两个,也没惊动其他人,给了二人戴罪立功的机会,一旦凶手和他们联系,右部这边会立刻知情。”

  青主微微眯眼:“有点意思,会是牛有德干的吗?”

  高冠:“应该有这个可能,就连方傲林也感觉是牛有德干的,但是没有确实证据,无法肯定。”

  “猴崽子能耐不小啊!”青主嘀咕了一声。

  高冠:“陛下,要不要将牛有德抓来审上一审?”

  青主略作沉吟,坐在案后摆了摆手,“算了,那对狗男女那边盯住就行了,若真查出是牛有德干的,不要声张,朕这边自有打算。你来回奔波也辛苦了,先回去歇着吧。”

  “是!”高冠领命告退。

  青主也慢慢站起从案后走了出来,目送高冠的身形消失,颇为欣赏地颔首道:“高冠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东军那边到现在为止都摸不清头绪,这边已经摸出大概的底了。”

  陪行在后的上官青笑道:“就是手段狠辣了点,一去未经审讯就杀了东军几十号人,东军那边颇有意见。”

  青主嗤了声,“该立威的时候不能手软,高冠这点没做错,嬴九光到现在都说不清个一二三来,能有什么意见?”

  在空荡荡的殿内走了几步后,忽又貌似自嘲地笑了声,“若真是那猴崽子干的,承宇手下还真有能人啊!”

  上官青呵呵奉承道:“只能说是娘娘捡了陛下的漏。”

  青主冷哼道:“胆子不小,都敢对朕的妃子下手了,看来还真是觉得朕不值得他效忠了,混球一个!”

  上官青默不吭声了,这话不好接……

  黑龙潭,诡树如网笼罩的星球,深入地表之下的黑市,挖出了一条条巨型地道,如蛛网般密织在地底,一个个不露真面目的路人来往其间,妖魔鬼怪混杂。地道中,隔三差五出现一间门楣和装饰各异的商铺紧闭着大门,有需要者则推门而入,进去后门又关上了,令人看不清里面的交易情况。

  一间尚未挂上招牌紧闭的大门内,徐堂然正领着一群人在商铺的楼上楼下到处查看。

  仔细看过一遍回到正堂后,东张西望的徐堂然乐呵呵笑道:“不错不错,从今天开始,咱们在这边黑市也算是有了落脚点了,有了咱们自己控制的地方,休息什么的也不用时刻提心吊胆了。”

  他心情确实不错,来此的事情已经办妥了,又想尽办法在这里弄了间商铺,回去跟大人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就在这时,大门有人敲响,几人回头一看,已经有人推开了门不请自入,一名穿着暴露的蜧族女子,正是初来此地负责和他们碰头的女子。

  “晶晶姑娘,你怎么来了?”徐堂然乐着迎了过去。

  被称为晶晶的蜧族女子淡然道:“徐先生,我们长老有请。”(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5/193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