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飞天 > 第一七一五章 赌局

第一七一五章 赌局

  他对苗毅的底细比其他人清楚,觉得除此外,否则没人会去鬼市,得出的结果是和其他大臣一样的想法。

  然而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若六道真在四军分散藏了十万人马,留待日后作用更大,聚集剥离反而不利,不应该才对,难道六道在四军所藏人马已经多到了吓人的地步少个十万没关系?

  这念头一冒出来,连他自己都吓一跳,六道暗中有那么大范围的动作自己却不知道,这对夏侯家来说未免有些危险!

  跪坐在后的夏侯令亦是目露狐疑之色,目光闪烁不定地扫过众臣,琢磨着牛有德的话到了这个地步,四军的人若阻止的话,只怕反而坐实了之前有阻挠牛有德招人的嫌疑,到了这个地步只怕不答应都不行了。

  殊不知这正是杨庆白首穷思下的一记妙招,无此把握又岂敢让苗毅来冒这险?

  司马问天看了眼边上的高冠,发现高冠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慢慢吃喝。

  破军和武曲下意识互相看了眼。

  就连高坐在上的青主心中也狐疑不定,这猴崽子是真的还假的?

  旁做的夏侯承宇大脑则有些跟不上趟了,看了看身边的娥眉,得不到答案,又将目光投向夏侯父子,却无任何回应暗示。

  齐灵桓也意识到了不答应反而有坐实了的嫌疑,只是这事他哪能做主,上面比他官位高的人多的是,他在朝堂上只是个冲锋陷阵的小卒而已,他左右看了看其他人的反应。

  然而其他人也不是某个人能随便做主的,这事需要统一意见,还得问问那四位天王的意思,不少人已经在暗中沟通。

  也有人在暗中开骂了,好好一个寿宴稀里糊涂弄成这样,这算什么事?证明?证明什么?证明个屁啊!满朝大臣有必要跟一个小小鬼市总镇这样绕吗?

  可是现实被嬴家人给推到了这个地步,有点瞎扯淡。却又不得不有个结束。

  大家都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只要青主发话,这场不成体统的闹剧就可以收场了。大家没人会反对,可看青主略显思索的样子,又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扯到这个地步的满朝大臣是不好拍板说这事过去了继续吃喝的,这边刚才在为难牛有德,要逼牛有德给个交代。现在由不得他们说不玩了就不玩了把朝堂当儿戏,说‘不玩了’的决定权在青主手上。

  苗毅却无意久等青主慢慢想个明白,转身回到了跪着的嬴无缺身边,朝上拱手道:“陛下,齐大人非要小臣证明,小臣为洗脱诬陷罪名不得不出此下策,肯请陛下恩准!”

  “呵呵!”青主一笑掩饰,天下之主,一些话出口了是要负责任的,在没想明白之前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冒失之言弄出什么笑话来。尤其是为点小事影响他的颜面不值得,一副秉公处置的样子很自然地将责任推到了众人的头上,“牛有德要的是满朝大臣不阻挠他招人,这倒像是鬼市总镇和满朝大臣之间的一场赌局啊!”

  他偏头看向夏侯拓,“天翁,你寿宴上出现一场赌局,倒是给你的寿宴增兴不少啊!”

  他也在有意淡化这半朝堂形式寿宴上出现的‘成何体统’一幕,定性为了助兴的赌局,以后传出去了也无伤大雅,免得让人笑话。若说天下谁最在乎天庭的颜面。那就是他了。

  夏侯拓自然捧场,捋须哈哈大笑道:“陛下所言极是,老臣也觉得颇有意思。”

  夏侯承宇也装模作样地掩嘴轻笑,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总之两人这一唱一喝。立刻令殿内气氛缓和了不少。

  稍候,青主目光再扫向众人,“赌局已经摆出来了,众卿可有定意?究竟是赌还是不赌啊?”

  不管事情结局如何,闹出什么笑话来也不关他事了,他已经推得一干二净。只做最后的裁判。

  殿内稍静了一会儿,最终坐在末位的嬴无满和嬴天王联系后站了起来,先朝青主拱手行礼,而后对苗毅道:“你要证明,也由不得你一个人来设置前提,本侯这里也有前提,你可愿接受?”

  苗毅转身拱手:“愿洗耳恭听侯爷高见!”

  嬴无满:“想要从东军招人,必须是东军人马自愿,不得采取任何逼迫手段。”

  苗毅:“十万人马卑职想在一年内一个个逼迫也逼迫不过来,卑职同意便是。”

  嬴无满:“其次不得以财物引诱,若是你拿巨资引诱过去的,那你欲证明的所谓有人阻拦简直是笑话。”

  苗毅:“十万精锐,就算把卑职卖了,卑职也拿不出那些本钱来引诱,卑职遵命便是。”

  嬴无满:“最后,不得接受天庭高层的任何帮助,若是有人暗中指派一队人马去鬼市投靠,可算不得你招揽成功。你若答应这三条,我个人同意和你赌这一局。”

  他所谓的个人同意只要不傻的都知道他既然能站出来说这话,就是得到了嬴九光授意允许的,就能代表整个东军的态度,回头东军的其他朝臣自然也会表态同意。

  而他所谓的不得接受天庭高层的任何帮助,防的是谁自然不用说了,其他人是不是重点不知道,但有一个人肯定是重点…青主脸色微沉。

  既不能逼迫,也不能拿钱财引诱,还不能得天庭高层的帮助,大家都听明白了,这是堵死了牛有德所有做手脚的可能性。偏偏牛有德还答应了,大家实在是想不通,连这点便宜都没有了,十万精锐凭什么去鬼市?没任何理由!

  苗毅:“若有人相助,卑职怕是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自然是答应!”

  嬴无满什么都不说了,再次朝上行礼,随后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心中的怒意实在是无法形容,他刚才可谓被嬴九光骂的狗血喷头。其实嬴家压根不想跟苗毅做这个狗屁赌局,因为苗毅不够那个档次,都是嬴无缺那个蠢货惹出的好事,逼得嬴家不得不降贵纡尊弄这狗屁东西,真是把嬴家的脸给丢光了。

  这里刚坐下,广君安也从后排站了起来朝青主行礼,之后对苗毅道:“牛有德,本侯和嬴侯的意见一致,你答应嬴侯的条件若能答应本侯,本侯也跟你赌了。”

  昊泽也站了起来,寇铮是最后一个站起的,两人表达的也是这么个意思。

  苗毅朝三人拱手:“卑职同意!”

  就在广君安、昊泽、寇铮刚坐下的当口,寿星夏侯拓突然呵呵发笑道:“有赌局为老臣寿宴助兴,老臣自然是高兴,可若是牛有德赌赢了,老臣在想一个问题,鬼市总镇府的惯例只能在鬼市驻扎千人,这一下挤入十万人进鬼市,鬼市可没那么大地方容人,也容不下啊!”

  众人一听,明白了,大家注意力集中在牛有德的事情上,却都忽视了一个问题,忽视了夏侯家的利益,鬼市一下驻扎进十万大军,信义阁很容易失去对鬼市的控制,这一点夏侯家怕是难以容忍,至于什么住不下都是托词,鬼市那么大,挤十万人还是没问题的,实在不行就不住地下住地上也行嘛。

  大家忽视了,可是有人没忽视,策划此局的人焉能不想到十万人马的安置问题,杨庆对此早有对策,曰为:锦上添花!

  苗毅当即抱拳道:“陛下,小臣倒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青主“嗯”了声,算是答应了让苗毅说来听听。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他是有些不爽的,一个屁大的总镇今天居然跑到这里侃侃而谈来了,当这是什么地方?

  苗毅道:“既然是赌局,焉能没有赌注?”

  嬴无满、广君安、昊泽、寇铮,四人相视一眼,四人焉能没想到赌注的事情?而是压根就不愿意和苗毅赌这局,所以有意忽视了赌注不提,苗毅赢了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苗毅输了自然要取苗毅的小命。谈什么赌注对四家来说不稳妥,苗毅敢应下就已经意味着一些问题。

  青主漠然道:“你想要什么赌注?”

  苗毅道:“小臣若能召到十万大军,鬼市可按常例只驻扎千人,余者可分布驻扎整个幽冥之地,然鬼市总镇府没有那么大的管辖权限,所以小臣斗胆恳求陛下,若小臣赌赢了,叩请陛下将鬼市总镇府破格提升为幽冥都统府,统揽幽冥之地全境,小臣愿为陛下竭诚牧守一方!”

  此话一出,一直平静的殿内居然起了喧哗之声,到处都在窃窃私语,发现这家伙还真的是胆大包天了,居然当着陛下和众臣的面公然要官做!居然想从一小小鬼市总镇直接跨越到一方诸侯的都统的位置上去!居然想掌控整个幽冥之地!真要被这厮达成了,虽说鬼市是信义阁控制的,可到时候整个幽冥之地就是这厮说的算了,以后谁再想去幽冥狩猎,得问问他牛有德同不同意了。

  这意义对牛有德来说是非同一般的,心里有数的人都知道,有些人是想把牛有德给摁死在鬼市的,这要成了幽冥都统,那牛有德就跳出窠臼了。

  高冠手中酒杯送到唇边慢慢喝着,目光终于认真盯在了苗毅的身上,目中一丝异彩稍显既逝!

  那天,杨庆问苗毅:不知大人志向如何?

  苗毅答:若志在天下又如何?

  于是激的杨庆豪气冲云天:就看大人有没有那个胆子去取了!

  于是杨庆献出妙计,不但是要助苗毅拿下十万精兵,同时欲助苗毅一举突破鬼市窠臼。

  于是云知秋闻讯后惊叹:大人得杨庆足抵百万雄师!(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5/1921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