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小白的发现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小白的发现

  郝仁没有隐瞒自己的忧虑,在想到守护者们离奇狂化过程中的诸多疑点之后,他就立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身边的人。

  广大人民群众的普遍看法是****娘的幕后黑手,早就知道梦位面的一切破事儿都跟它有关,莉莉还兴高采烈地提议把那个幕后黑手列为总背锅,今后在梦位面不管遇上啥不顺心的事都可以推到对方头上——总而言之大家都很高兴终于找到个黑的都没法洗白的家伙来推锅了。

  尽管他们连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是个啥都还搞不明白。

  在此之前郝仁已经用自己的方式研究过守护者们的狂化,除了守护巨人生了明显的外观变异之外,他未现守护者们体内有任何可被观测到的负面力量,但他知道自己的研究肯定有不全面之处,而尤古多拉希尔的腐化就证实了这点:腐化是源自虚幻层面的,污染会先从非物质领域开始蔓延,到最后阶段才会进入现实世界。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隐藏污染”,那么其它守护者体内会不会也有类似的东西?

  小白绕着托卡之喉飘来飘去,她先感叹了一下自己这位同胞个子长得挺大,随后便一头扎进了那深不见底的竖井深渊之中。

  在小白跳下去之后,托卡之喉周围的神经线立刻有了反应,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光芒从洞穴深处涌动出来,沿着那些黑色的触须跳跃蔓延,并在附近的神经脉冲针塔之间引出一道道跳跃的电光。郝仁不知道小白准备用什么方法来检验这与星球共生的巨大躯体,但他觉得对方恐怕已经现问题了。

  足足十几分钟后,托卡之喉周围的能量涌动才慢慢平息下来,而一团白色的影子则从郝仁脚边的一条触须中冒出头:“下面情况真复杂——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其它长子体内结构,貌似跟我不太一样。”

  郝仁看到这团不定型的光影顿时一愣:“小白?你怎么又变成这么一坨了?”

  小白愣了愣,似乎刚刚意识到自己下去溜达一圈回来就失去了人形,憋了一会她才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个……我之前长什么样?”

  众人:“……”

  貌似小白是在进入托卡的身体之后受到些影响,记忆方面出现了一定混乱,但幸亏数据终端里边还存着她之前的形态,在一番折腾之后,小白总算又恢复了她的“人形交互界面”。郝仁看她恢复,便迫不及待地询问起托卡的情况。

  “很难下结论,”小白微微摇着头,脸上有点歉意,“他没有脑子,也没有灵魂,这颗星球深处只能读取到原始的神经冲动,从神经冲动里可检测不到是不是有堕落倾向。”

  郝仁顿时露出失望神色,他还指望尤古多拉希尔这样特殊的长子可以从其他守护者身上看出些腐化的端倪呢。

  他倒是想过那把弑神剑,弑神剑对“邪恶力量”的腐化倒是相当熟悉,当初也顺利从尤古多拉希尔的精神世界中找到了腐化的源头,但可惜弑神剑如今已经失去大半力量,它只能在进入目标的精神世界之后才能感应到是否有和自己同源的腐化力量——可是刚才小白都说了,托卡压根没有脑子,也没有精神活动,弑神剑的感应在这里根本无用武之地。

  郝神医就是想重现他治疗尤古多拉希尔的壮举,在托卡身上都找不到下刀的地方……

  “但也不是毫无现。”小白这时候突然又来了一句。

  郝仁登时就差点呛住:“你说话别大喘气啊!”

  “因为只是个可疑线索,算不上实证,”小白面无表情,“我在托卡身体深处的几个神经节里现了一些疑似腐化的痕迹,那些神经节浸泡在变质的源血中,并且残留着狂暴负面的思维力量。虽然那里的脑核已经被切除了,但长子的精神能量过于强大,还是在神经节周围留下了一些痕迹。”

  “腐化痕迹?变质的源血?”郝仁一听愣了,“不对啊……我之前留在这颗星球上的探针应该已经把托卡体内每一寸都检查过了,并没现病变来着。”

  “腐化不一定要严重到产生病变才叫腐化,”小白看了郝仁一眼,“源血是母亲创造的生命之源,它的每一丝细微变化都能体现出种种信息,有一些变化在你看来都是正常的,是源血本身可能的演化形态,但在我看来却是异常演化。嗯,很难跟你解释清楚。”

  “嗨,这有什么不好解释的,”莉莉凑进来插了个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我看来俩男孩子抱在一起啃就特别唯美,可房东就评价说画面有毒……”

  周围的人登时被噎住一片,郝仁瞪着眼睛对哈士奇精怒目而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句话是这么用的么?!”

  小白则特别认真地想了一会,跟莉莉打听:“你举的这个例子算是腐化么?”

  莉莉还没吭声,郝仁和离最近的南宫三八就异口同声:“算腐化!严重腐化!”

  薇薇安实在看不下去了:“行了行了,你们能不能聊点扔出去可以过审的话题?”

  郝仁干咳两声:“咳咳……总之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守护者们在女神陨落之后集体疯并不是因为‘怒极狂’,至少不单纯是这个原因——那个自称为‘宇宙根源’的幕后黑手在后面推波助澜才导致现在的局面。我个人认为它插手的方式和诱.惑逆子们堕落的方式差不多,那就是极端放大了守护者心中的负面因素。”

  “但目前调查到的资料还是太少了,”小白有点遗憾,“‘托卡’并不是个很好的解析对象,我需要一个更完整的样本才能搞明白守护者身上到底生了什么。”

  “我有完整样本,”郝仁微微一笑,“在梦位面,我有一座大型空间站,空间站里还关着两个狂化之后的长子呢,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两个长子现在还活着。”

  小白脸上一瞬间露出欣喜的神色,但很快她脸色便重新暗淡下来:“我不能返回那个世界,你知道的,现实之墙的强度已经承受不了我这样的个体再穿越一次了。”

  郝仁听到这里拍了拍小白的肩膀——不过直接拍了个空,他尴尬地收回手:“额,没错,现在把你整体送回梦位面确实有点难度,不过我仍然有办法让你接触到梦位面的东西。事实上我让你和九大王国在这片星区安家就正是为了这点——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裂痕星云啊,我当然知道,”小白点点头,“当年我还没‘出生’,但我知道小黑撞进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撕开了一道类似的口子呢!”

  “事实上,我即将在这里重新张开通往梦位面的大门,”郝仁双手抱胸,一脸自豪,“就在裂痕星云中央的疆界线上。当然,考虑到现实之墙的承受能力,即便张开这道大门,像你这样和创世女神因果纠葛严重的个体还是不能随便越界的,但大门本身会改变整个裂痕星云的环境,到时候,这片星云就将是表世界和梦位面重叠的区域,在这里,梦位面和表世界的居民可以毫无障碍地交流接触!”

  小白听着郝仁这宏伟的计划,慢慢的,脸上便露出了“卧槽你好牛逼但是你这个计划真的没问题么虽然我不懂但听上去就很危险的样子可是即便这样我还是希望你能成功啊这么纠结我到底该不该支持你这个脑洞大开的计划”的表情。

  郝仁却没有在意小白那变化丰富的表情,这时候他已经沉浸在即将改变历史的激动心情里,迫不及待要看到裂痕星云张开大门了。

  九大王国与炼狱星的“接驳”过程一共持续了三天三夜。

  在强势的舆论引导以及双方精神领袖的安抚下,炼狱星的太阳部族和九大王国的暮光子民总算是相对冷静地接受了世界的变化。

  接驳之后,九大王国成为了炼狱星上空的一道奇景,反过来炼狱星也悬挂在九大王国的天际,成为米德加尔德人类日后无数年所熟悉的“悬空国”。

  两个国度互相悬挂在对方的天顶云端,而引力扭曲所产生的奇特幻光则在两个国度之间形成了通天彻地的极光帷幕。尤古多拉希尔从尼伯龙根伸长出一根最粗大的枝桠,化作连接两个王国的太空电梯——天之塔,在此后的上千年里,这座天之塔便是炼狱-尤古多拉希尔之间最伟大的神迹之一,两个世界的人类通过这座高塔往来,度过了所有试探、认知、战争、和平、团结、分裂以及共同迈入星辰大海的年代——这些都是后话了。

  而在尤古多拉希尔和托卡手拉着手组建新天地的时候,一道大门正在裂痕星云的风暴之眼中开始建立。(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021/142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