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陈年花雕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陈年花雕


  为了发挥领头人的作用,郝诚见袁州开始动手后立刻出声道:“大家快拿出笔记来开始记录。”

  “对对对,马上就拿。”汪强第一个响应,拿出一个黑皮本子,上面还别着一只笔,说着就开始拿下笔开始记录起来。

  而另一边的刘理个黄飞没有多话,也直接拿起笔记本开始记录起来。

  当然,他首先记录的是自己点了什么菜,然后再是需要和自己厨艺相印证的地方。

  他们四人这样的行为本来还有点小紧张,但一刚开始的时候就没人关注,因为这样做的人多了去了,食客们都喜欢了。

  甚至于有的食客还会八卦一番,谁做笔记写字的速度最快。

  是以,四人记录的很坦然,目前写字最快的是黄飞,当然他的字就是那种只有他认识。

  袁州也很快就做到了他们点的菜。

  这时候下笔如有神的黄飞,敏锐的发现并肯定了一件事,眉头微微皱起,但手上却记录的更加认真了。

  直到四人的菜做完,袁州继续做别的菜的时候,黄飞才趁着周佳端菜上了的间隙开口:“我发现这两天袁老板在做到我们点的菜品的时候速度慢了五分之一。”

  “嗯?什么意思。”刘理摸着大肚子,好奇的问道,他大部分脑力还停留在回味菜品中。

  “袁老板手艺可以说是已经返璞归真,不存在突然速度降低,慢了五分之一,你是说袁老板这是特意做给我们看的?”郝诚最先反应过来问道。

  “我想应该是的。”黄飞点头道。

  “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速度变慢了,袁老板这也对我们太好了。”汪强忍不住感动的说道。

  经过这几天在这里吃饭的经历,几人对袁州的称呼已经从以前的袁主厨变成了更加亲切的袁老板了。

  “我想我们要更加认真才行,不能辜负袁老板和我们师傅。”黄飞严肃认真的道。

  “对,肯定是袁老板看我们真心学艺才会这样,不过这里面肯定也有师傅的功劳。”郝诚点头道。

  “这真的是不努力一把都不行了,我今晚回去得多练习两个菜品才行。”刘理摸着大肚子叹气道。

  “没错,多练习一下,这么好的条件,不能辜负了师傅和袁老板。”汪强点头道。

  而一旁的郝诚和黄飞也赞同的点头。

  现在的学习条件,比起以往要好太多,现在基础资料上网就能查,而高深一点的,至少能够知道在什么地方学。

  但说来也奇怪,学习条件更好了,反而难以像艰苦时,锻造出一个个大师。

  在四人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练习厨艺时候,周佳端上了四人的餐点。

  当然,最先端上来的是黄飞他们三人的,最后才是郝诚的清炒茭白和油面筋塞肉。

  清炒茭白装着一个碧绿的荷叶形状的盘子里,切成菱形片的茭白整体是漂亮的玉白色,边上带着丝丝的浅绿色,上面冒着丝丝的热气,被碧绿的盘子衬托的很是漂亮。

  端到近前一股属于茭白的清香就慢悠悠的飘进鼻尖,让人感觉清爽得仿佛闻到了长在湖边的新鲜茭白,那么脆生生的嫩绿感觉。

  而另一道菜油面筋塞肉则是郝诚关注的重点。

  “哗啦”郝诚直接拖过盘子,那是一个中型汤碗,里面装着两颗被烧的颜色棕红而透亮,带着油珠珠的油面筋塞肉。

  碗里的汤汁堪堪浸润了半个油面筋,拖到近前的油面筋散发着鲜美的味道。

  “就是这个味,好香。”郝诚微闭双目,连带微笑的说道。

  “确实很香,不过现在应该分菜了。”边上的刘理小声的提醒道。

  郝诚立时睁开眼睛,不舍的看了看两个完整的油面筋塞肉,好一会才道:“那我分一个出来你们看着办。”

  其实郝诚本来想说分半个的,但看剩下的三人都看着他,他只能咽下这样的想法,说出分一半的话来。

  不过就是分油面筋塞肉也是郝诚自己亲自分,棕红的筷子利落的夹起一只肉圆子,快速的分到一旁的空碗里。

  其实夹之前郝诚暗戳戳的观察过,本想夹小一点的肉圆子,但却发现两只一模一样的大小,最后只能闭着眼夹一只了。

  当然,碗里的汤汁郝诚也分出去了一半。

  夹完肉圆子,郝诚顾不上别的,直接把筷子塞嘴里尝了尝味道。

  一股极其咸鲜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让人一下子就生出一股食欲,最后还带着丝丝的微甜,以及一种醇厚又绵远的香气徐徐的进入肺腑。

  “这居然是陈年花雕酒!”郝诚眼睛睁大,细细的品味着。

  是的,郝诚最开始等的就是这道花雕酒的配料。

  江浙一带的厨师做菜都喜欢放些花雕酒去腥曾香,而这款油面筋塞肉乃是无锡名菜,那里口味偏甜,并且在做这道菜的时候都会放花雕酒去腥曾香。

  但这道菜按道理来说应该放酿造自江苏本地的花雕酒,这才是他们心中正宗的无锡菜油面筋塞肉。

  但实际上花雕酒被称为绍兴黄酒,而江南那里虽在古代整体被称之为吴国,但其实各县之间却是谁也不服谁的,所以做这道菜却也有个隐形的规矩,那就是必须用出自江苏本地的花雕酒。

  这是一种隐秘不宣的做法,但却恰好的出自江苏厨师在意的地方。

  而现在,郝诚明显尝出这就是他们本地的味道,并且还是花雕陈酿酒的味道。

  那滋味丝丝缕缕的浸润在汤汁里,混合着咸鲜味道在嘴里爆开的时候让人无法忽视。

  “不愧是袁老板,连这点小细节都能做到。”郝诚心里对袁州更加钦佩了。

  抱着这样的心情,郝诚端过一旁的白饭,直接用勺子舀起一勺汤汁直接浇在饭上。

  温度刚刚好的米饭加上棕色的汤汁,这晶莹的米饭直接被染上了油滋滋的一层。

  “好香。”郝诚迫不及待的端起碗刨了一口。

  瞬间咸鲜的味道加上米饭本身的清香直接在嘴里炸开,郝诚忍不住咀嚼起来。

  随着咀嚼,每一粒米饭都被汤汁浸润,有种小时候非常饿的时候吃了一碗油汤泡饭的满足感,以及惊艳的好吃感觉。

  不过一会功夫,郝诚就吃下了小半碗米饭,就这还是他极力克制下的结果。

  “太好吃了,这正是每一口都好吃到了极点。”郝诚忍不住放下碗,伸筷子去夹那个肉圆子。

  光溜溜的肉圆子在汤汁里之间打了个滚,郝诚愣是没找到下筷子的地方。

  按说这油面筋塞肉外层是油面筋,里面是塞满的肉馅,但这油面筋要把肉塞进去自然得打开一个口才行。

  但明显这肉圆子光溜溜的没有口子,这也让郝诚既感到惊讶又有些好奇。

  不过,最后吃肉的欲望战胜了一切,郝诚直接用筷子把肉圆子夹成了两半。

  这时候被夹成两半的肉圆子,里面浅色的肉馅发出诱人的肉香味。

  ……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9/4557334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