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说服(下)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说服(下)

  会议厅中出现了死寂般的沉默。

  所有人面面相觑,神情极为复杂,唯有斐语寒例外。这也让罗兰暗地里颇感惊讶,看来在不知不觉中,对方已经对他的来历和另一个世界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许久之后,磐石才慎重地开口道,“梦境世界……是指它随时有可能像梦一样消散么?”

  “不,这只是我的习惯叫法,因为只有在入睡时,我才能进入这个世界。”罗兰坦然道,“一开始我也以为它和梦境一样虚幻,但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改变了我的想法。你们也可以把我所在的世界称为梦境,将这里当做现实。甚至我相信当两边对魔力的研究进展到一定程度时,两个世界的联系会达到一个新的层次。”

  他的余光看到,斐语寒扬起了嘴角。

  即使不用继续说下去,在场的众人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世界的隔阂将消弭于无形。

  人们能够自由往来于两者之间。

  “那也得等实现了再说。”一名老者皱眉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没有任何手段验证你所谓的真假,这一切又太过匪夷所思,恕我实在没法相信!”

  “罗兰先生,我并无意指责你,可你对此事的了解也基本来自背叛神使,谁知道它们背后又隐藏着什么阴谋?”很快又有人附和道,“关于神明的本质才是重点,可偏偏对方又以担心被神明知晓为由全盘隐瞒,实在很难让人信服。”

  “最关键的难道不是神明的力量么?一个能毁灭世界的存在,为什么始终没有动手?说不定我们轻举妄动,才是招致毁灭的真正原因。”

  一旦有人开了头,质疑声便像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

  “我倒觉得这根本是个死结,按神使的说法,袖手旁观的话世界会遭到灭顶之灾,可侵入神明领域后,战败的结果依然是灭亡。那么问题来了,罗兰先生你觉得自己有任何机会战胜神明吗?”

  “连这些说法是否成立都两说呢。依我的看法,为何不能是这位猎杀者凭空编造出来、想要谋求更高身份的借口?当然,旧派也不是没有嫌疑。”

  “你说什么?别忘了最支持他的可是你们新派的明星!”

  一开始还是讨论的会场逐渐有了火药味,罗兰也不插话,端起茶杯靠在长椅背上,静看众人相互争执。

  对于这一幕,他心里早有预料。

  凭心而论,换他自己被告知这样的事情反应同样好不到哪里去。而对方提到的质疑也全在点上,比如背叛神使仅仅只给出线索而不正面回答的做法有几成可信度,以及直面神明后他又能改变些什么,这些问题别说罗兰现在回答不了,就算真正到了那一刻,他恐怕也不会知道答案。

  为此他故意隐去了背叛神使就是岚的消息。

  这样协会高层在互相争执时,至少不会把矛头聚集到嘉西亚的师傅身上。

  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他并不抱太多期望。

  像斐语寒那样拥有坚定意志、一旦做出判断便会全力以赴的人,反而是异类。

  能让梦境世界意识到危机正在逐步逼近,就已经是这场会议最大的意义了。

  将茶一饮而尽后,罗兰偏头正准备跟斐语寒说一声,自己打算先行离开时,却发现她忽然举起了右手。

  接着一道耀眼的银光从她指尖绽放而出——

  “喂……”

  罗兰还来不及劝阻,这道光芒就将已经将其身前的桌子斩成了两截!

  连带被一分为二的茶杯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

  “你们是不是忘了,武道家协会成立的初衷?”

  她的声音不高,不悦之意却表露无疑。

  “千百年来,觉醒者集结在一起,目的就是为了对抗侵蚀,保护这个世界不被堕魔者吞噬!而现在的事实是什么?侵蚀中出现了更为强大的敌人,棱镜城在转瞬间倾覆,镇守怒焰身死,单靠觉醒者已无力与之抗衡,在如此危机面前,你们却在这里讨论另一个世界可不可信,不觉得好笑吗?”

  “斐语寒小姐,别忘了你的身份!”那名老者勃然变色道。

  磐石制止了他的进一步叱责,讶异地问道,“难道这不重要么?”

  “没错。”斐语寒毫不犹豫道,“我只看到了一点——武道家无法击败神使,但罗兰可以,那么保护世界做不到,协助能保护这个世界的人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请各位不要搞错了,他解释魔力和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不过是为了满足你们的好奇心,而不是给你们提供质疑他的借口!”

  “换句话说,哪怕罗兰只是一个普通人,只要他能杀死武道家无法消灭的神使,那么协会就应该全力支持他,将他放到和保护世界同等重要的地位,这才是符合本会宗旨的事情——否则,我们怎么好意思称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

  “正因为神明难以被战胜,所以才需要两个世界的共同努力。畏惧可怕的未来而放弃前进不过是怯懦之人的做法,就算我们最终会失败,那也是为之倾尽全力过!”

  “也许有人会怀疑,「武道家无法杀死一名神使」这一论点不成立,我能理解这样的想法。毕竟当时在场的仅有我和洁萝两人。不过我也欢迎各位来验证——”说到这里,斐语寒全身被银光覆盖,连语气也降低了几度,“只要你们也能在一对一的较量中将我打伤至那个程度,我就收回以上这些话,如何?”

  她扫过全场,目光宛若刀锋般锐利,而那些无论是年纪还是职位都大于这名天才武道家的高层,竟一时无人接上话来。

  “不愧是新一代的佼佼者……”磐石忽然笑了起来,他鼓着掌道,“我确实不应在多余的地方举棋不定,而忘了目前协会真正该关注的东西。你说的没错,不管罗兰先生来自何方,他对协会的贡献都毋庸置疑——无论是作为新人的表率,还是实际猎杀的堕魔者数量,都给重建中的协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光凭这点,各位就不应预设立场,用满怀恶意的想法去揣测他。”

  镇守望向两人,声音颇有些感慨,“自从棱镜城被攻陷后,我也曾一度怀疑,人类能否在这场侵蚀浩劫中存续下来。如今的情况或许比我预想的还要严重,但大家至少有了一个可以看得见的目标。至于另一个世界,我们大可在解决这场危机后再去慢慢探索,各位觉得呢?”

  “这……也算是最合适的应对方法了。”

  “没错,还是先以击败侵蚀之敌为主。”

  “我同意。”

  赞成的声音渐渐压倒了质疑声。

  毕竟消除侵蚀才是武道家们的当务之急,而想要推翻这个结论,首先就得先过斐语寒那关才行。

  任何一个了解过大桥上的伏击战有多么惨烈的人,都明白在这种时候站出来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就算能赢,亦只是针对比试而言。

  连那名老者也不甘不愿地闭上了嘴。

  斐语寒收回自然之力,回到座位上,朝罗兰笑了笑,“看,我做到了答应你的事情。”

  罗兰忍不住扶额,对方的方法未免也太乱来了点——尽管这样能暂时将棱镜城的意见统一起来,但必然会招来许多人的不满,她不会不明白这点,可看上去却像毫不在意一般。“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因为啊……”斐语寒望着自己缠满绷带的手,神情看上去竟有些落寂,“我只能在这些方面努力点了。”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4479756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