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汇聚的风暴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汇聚的风暴

  大君的话并非虚言,这绝不是人类能企及的地步。

  马维恩完全想象不出,灰堡人要如何对付这等神迹——除了抬头仰望外,他们所能做的,恐怕就只剩下祈祷了。

  魔鬼一定会赢得这场战争。

  他如今已没有一丝怀疑。

  之前的失落与惶恐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形容的亢奋,既然魔鬼能赢得战争,那么许给他的回报也不再是虚无缥缈之事,这种反差远远不是溺水之人获救可以相比,而是直接从绝路迎来巅峰!

  至于那些逃走的骑士,以后只怕会悔恨终生——不,不对,他们不会有活到终老的资格,等自己成为永冬之王后,必定会让背叛者好看!

  马维恩激动地半跪下来,对海克佐德低下了头。“是的,我们见到了。”

  其他贵族也纷纷照做。

  “这便是我族的神造之神,也是「力量」最直接的展现方式。”天穹之主背着双手道,“带你们来此不光是为了打消疑惑,我有任务要交给你们去完成。”

  “请您尽管吩咐!”大家连忙道。

  “神造之神抵达绝境山脉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你们负责管理的领地已然有失控的迹象,每一个逃亡者都可能反过来成为族群的敌人,我不希望任由这样的情况继续恶化下去。”它扫视众人一圈,“从今天起,你们必须组织起人手,将城市的所有人都转移到这里来。同时我也会在神造之神上划出一块区域供你们居住,直到神意之战结束。”

  “您……想让那些贱民也登上神迹?”拿诺斯讶异道。

  “你觉得这都是谁的错?”海克佐德冷冷地瞟了他一眼。

  后者立刻闭上了嘴。

  “骑士的逃离消息用不了多久便会传到下层,那时候永冬的秩序将会彻底崩坏。与其让他们为灰堡所用,不如在雪球滚大之前,先将他们控制起来。若有反对者,就用刀和剑让他们闭嘴,这对你们来说,应该算不上什么难事。”

  “当、当然。”马维恩第一个表态道,“我这就去办。”

  其他贵族也陆陆续续地答应下来。

  “放心,你们的领地不会就此而荒废,因为战争持续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海克佐德似乎看出了他们的忧虑,“另外,跟随神造之神行动也意味着你们参与了战争,这会大大增加你们功劳的分量,到时候人类王国如何分配,显然不会忽略这一点,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贵族们顿时喜上心头,之前偷袭灰堡小队的失败无疑未能令魔鬼大君满足,现在有了将功补过的机会,甚至还可能更进一步,大家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

  “是,是!我们必然会竭尽全力!”

  海克佐德打开了新的传送门,“明白就好。我只有两点要求,转移时间越快越好,以及不得透露神造之神的存在。那么,立刻行动起来吧。”

  ……

  将永冬贵族送走后,它回到了大裂谷深处。

  让大部分族人眼中的“低能虫子”接触神造之神,海克佐德承受了不小的压力,至少大君中就不是铁板一块,假面甚至认为这是一种亵渎,但它依然以「西线统帅」的身份强制推行下来。

  天穹之主已逐渐了解到,灰堡战士并没有特别之处,他们之前可能是农夫、也可能是猎户,经过数个月的培训后,便会以新兵的身份加入军队,手里的火器足以杀死一只训练有素的原生体。

  换句话说,对方在转化战争兵员的效率上,远远超过了族群以往的经验——就连假面引以为傲的共生体,也无法达到这样惊人的转化速度。所以灰堡人才会疯狂的从永冬、狼心两地搜刮人口,因为那并不是负担,也并非为长远做打算,而是实打实的短期利益!

  一旦任由贵族维持的秩序崩溃,就会凭白送给敌方一大批战士,这是海克佐德绝对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同时,这群人在干活方面一点儿也不比劣魔体差,全部杀掉又有些可惜,不如迁移到神造之神上,为族群效力。此消彼长之下,这个决策可以说是当前最合理的选择。

  当然,其他同类认不认可,就不是它能顾虑得了的。

  什么神造之物,什么圣洁之所,都没有胜利来得重要。它已经为西线战事孤掷一注,不仅在王那边许下誓言,连神造之神都申请了过来,这种非议和指责无非是新填一笔债罢了。

  比起上层的压力,更令海克佐德头痛的问题反倒出在天穹城里。

  顺着石阶缓缓走下诞生之塔的最底部,在浓郁得犹如液体般的蜉蝣池中,多了一个黝黑的身影。它盘坐在梦魇对面,双手捧住对方的手掌一动不动,宛如一座石雕。

  “你还没放弃?”海克佐德不满地皱起眉头,“如果能通过意识界的蛛丝马迹找到它的行踪,我早就这么做了。”

  它不知道自己究竟触了什么霉头,为何每一个同僚都会如此不靠谱。

  此人正是前来增援西线的沉默之灾。

  正如名号一般,它绝大多时候都穿着一套密不透风的盔甲,很少露出真容,也基本不怎么开口,谁也不知道它脑袋里究竟想的是什么。但和假面等大君不同,它的个体实力是大君中的佼佼者,天穹之主也不好过多苛责。

  如果换成其他家伙,它只怕早就开骂了。

  毕竟好不容易盼来了援军,结果一抵达天穹城,先不问战况也不了解敌情,而是直接跑到蜉蝣池中,陪起了梦魇的躯壳。

  任谁都知道,一旦在意识界中迷失方向,就再也没可能回到原点。茫茫大海上还有洋流和太阳星辰作为指示,意识界里则什么都没有——那里永远杂乱无序,下层的洪流犹如风暴,连维持自身都困难无比,何况还会不断受到其他意识的侵蚀。

  梦魇迷失至今已有数个月之久,就算能找回来,必定也不是之前的那个“它”了。

  “它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线索,才会冒此风险。”沉默之灾少见地回复道,“凡是有关瓦基里丝的事,我必须亲自验证过才行。”

  显然对方并不十分信任它,海克佐德无奈地揉了揉额头,虽然梦魇对于其他大君而言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但对于某些人来说更为特殊——沉默之灾便是其中一个。如果它没记错的话,对方的大君晋升仪式正是在梦魇的主持下通过的。

  “现在你确认完了?”

  “差不多,但结论跟你不太一样。”它言简意赅道,“我认为梦魇并没有完全迷失,只是被意识界困在了某处。”

  “理由呢?”

  “直觉。”

  呵,直觉。海克佐德腹诽道,如果有什么比假面的承诺更不靠谱的东西,大概就是沉默之灾的直觉了。“这一结论对结果有任何帮助吗?你始终找不到梦魇的踪迹,也没法令它苏醒过来,最后什么都改变不了。与其把时间花在这里,不如想想怎么对付人类。”

  “那名雄性。”沉默望了它一眼。

  “什么?”

  “我会帮你消灭人类,这也是我来此的目的。”它猛然从蜉蝣池中站起,头盔下闪烁着危险的红光,“但那名出现在传承大殿中的雄性必须交由我来处置。我觉得,梦魇的下落必然和他有关。”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4451303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