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奖与惩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奖与惩

  五天后,法琳娜和乔在运输货物的途中,接到了第一军联络员的通知。

  军队总指挥铁斧想要见见他俩。

  一路辗转至笼山指挥所,走进会议室中,法琳娜发现里面不止一个人——从肩头的徽章来看,这些将官都是第一军的高层人物。

  乔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法琳娜则一脸坦然,向众人行了个军礼,“第一运输大队二车组成员法琳娜前来报道。”

  铁斧等人微笑地予以回礼,全然没有上位者的架子。

  这不禁让她略感讶异。

  赫尔梅斯教会的作风让她习惯了忽视阶层差距、直来直往的处事方式,没想到灰堡军方上层同样如此,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坦然只是因为问心无愧,不代表她忘记了自己曾是教会审判军的“戴罪身份”——就算遭到怠慢,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众人并没有流露出任何轻视之意,哪怕是教会,也做不到对非教徒如此友善。

  “不知您通知我来……是所为何事?”法琳娜的目光最后落在铁斧身上。

  “还记得几天前你们在沉池湾抓到的永冬骑士吗?”铁斧开门见山道,“我们已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以及两人所犯下的罪行。”

  法琳娜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们对第一军很重要?”

  “是又不是。”铁斧缓缓道,“对于整个战局而言,他们根本不值一提,但对于为了这场战争奉献出生命的人来说,他们的就擒意味着犯人终究没能逃脱制裁,如此一来总算能告慰那些牺牲者了。”

  随后法琳娜听到了一个关于染血情报的故事。

  一开始,闯关者的消息并未引起上面的注意,毕竟像这样试图蒙哄过关的逃民,每天都能遇到那么三四个。他们要么是小贵族,要么是颇有余财的商人,脱逃理由也无非是身负罪行,或害怕财产被搜刮。

  根据洛嘉的报告,两名永冬骑士显然属于前一类人,不过由于血液味道复杂且浓烈,所以审讯人员也查得更为细致一点。

  经过一番心理博弈与分对口供,弟弟率先招架不住,将两人所犯之事一一供出——早在数月之前,兄弟俩就奉领主之命在城市周边捉拿逃难者,但因长兄和灰堡人有一枪之仇,最终怀恨在心,将捉拿变成了猎杀。

  如果只是普通的凶案,处理不外乎死刑和挖矿终生,可“狩猎逃难者”一事让负责核准与归档的上级机关留了个心眼。最终此案被移交到情报部门,由希尔.福克斯主持调查。

  然而案件有两个最大的盲点,一是第一军至今不清楚情报的寄送者究竟是谁,只知道死者为黑钱的人。二是考虑到对方杀人的随意性,就算真与染血情报有关,两人也不一定能认出来。换句话说,就算是夜莺在场,亦无法通过语言的真假来断定双方的关系。

  唯一的突破口似乎只剩下狼女提到的血液味道。

  可惜洛嘉只能确认血液类型的多样,对于过于久远的味道则难以精确辨认——说到底,嗅觉只是她变身能力带来的额外好处,本身虽不受神石影响,却也无法超越生理构造的极限。

  最后一锤定音的是女巫联盟派来的协助者,香草与断剑。

  借助断剑的能力增幅,香草找到了塔罗斯.莫瑞腿甲上与密信血迹相同的信息素——尽管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但已算得上确凿无疑的铁证。

  如果两人不曾碰面,又怎么可能沾染上相同的信息素?

  因此莫瑞兄弟必定是杀害情报寄送者的凶手。

  “原来平民中还有这样的人……”听完铁斧的解释后,乔忍不住感慨道。

  “目前永冬王国仍是魔鬼占领区,所以我们没法像其他英雄事例那样对其进行宣传,但历史不会忘记像他这样的人。”铁斧轻叹口气,“你们是抓住凶手的主要功臣,但又不在军队的编制内,所以找你们来除了告知调查结果、算是有始有终外,剩下的便是想询问下,你们希望获得怎样的奖励。”

  “可我们并没有出多大的力气。”法琳娜直言道,“首先察觉到异样的是那名女巫小姐,我不过是听到了他们打斗的动静,最后过去补了一扳手而已。”

  这番说法引起了一阵善意的哄笑。

  “放心,罗兰陛下从来不会错过任何有功之人,”铁斧解释道,“女巫联盟和军队是两个部门,所以洛嘉小姐的奖励另有人负责。理论上来讲,你的奖励应该也是由行政厅发放,不过战场前线只能从简处理,所以便由我们代为征询了。”

  “我明白了……”法琳娜犹豫片刻,“我曾是教会的审判军,也被虚伪的谎言所蒙蔽过,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得到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

  “弥补过错?”

  “是。”她深吸了口气,“加入第一军就是我想要的奖励。”

  房间里忽然安静下来,众人目光流转,似乎在交换意见。

  好一会之后,铁斧才开口道,“第一军的征召规则是陛下制定的,我没法答应你的要求。”

  “是么……”法琳娜微微握紧的拳头陡然松了几分。

  “不过,”对方话锋一转道,“我可以将你的功绩和要求写入报告中,递交给陛下来决定——若是你执意如此的话。”

  法琳娜抬起头,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是,拜托了!”

  她自然知道,一旦加入军队,今后的一切行动都会受到更多制约,直面敌人的风险也会成倍增长,但那正是她渴求的道路——路面越是充满荆棘,她才越能补偿自己所曾犯下的罪孽。

  ……

  法琳娜和乔离开后,其他军官也陆续散去,不一会儿会议室中便只剩下铁斧和伊蒂丝两人。

  一直未发声的北地珍珠长出了口气,“所以说,赫尔梅斯教会还真是可怕……既然未被宣判,哪里又有什么罪行和过错,宁可自身承受苦难来换取心理上的安宁,恐怕也只有圣城的信徒会有这样的怪癖了。”

  铁斧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他很早就清楚,伊蒂丝是精明的利己者,偶尔的让步也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利益。当利益一致时,她是无可挑剔的搭档,而当利益相反时,她会生出什么念头就很难预料了。像法琳娜这种无偿奉献自我的决定,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北地珍珠的身上。

  不过他倒不反感这一点。

  比起那些愚钝、狂妄或贪婪的利己者,前者至少能分得清自己真正的目标,不会因为一时的短视而做出舍本逐末的傻事来。

  “那么……你觉得该如何处置那两个犯人比较好?”铁斧将话题拉回到正事上来。陛下在此事的批复中提到了「如果证实案件为永冬骑士所为,则由他全权决定」,而按照以往的惯例,两人身负近百条人命,基本只有上绞刑台一条路可走。

  “如果只是绞死的话,我觉得陛下也没必要特意叮嘱了。”伊蒂丝露出了一丝冷笑,“而且你不觉得,就这么送他们上路实在太便宜他们了么?”

  “你有想法了?”

  “既然没法作为宣传材料,不如当礼物送给黑钱好了——我想他们付出了这么多代价,一定会好好款待这两人的。”...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4449978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