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离世之岛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离世之岛

  累了沉到海里睡上片刻,醒来了继续前进;渴了仰头喝几口雨水,饿了就抓两条鱼吃。

  这样的日子琼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开始她还努力根据昼夜变化来记录时间,但错过一两次后,误差便从天到了周,再从周到了月……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游了多久,不过……至少已经有大半年了吧?

  一想到这个,琼就委屈得想哭,事实上她也哭过无数次了,只是眼泪很快会融入海水中,化作大海的一部分。

  好累吖。

  真的好累。

  睡的时候不能放松飘在海面上,因为那会招来鱼鹰或别的捕食者,就算吃不下她,啄上一口也会痛个好几天,更何况还有被海鬼和那些怪物海船撞见的可能。

  事实上这大半年里,琼已经有好几次同敌人不期而遇。

  每次她都感到快把魂吓出来了。

  还好她总是能用速度摆脱对方,尽管有时候会不小心在身上多添两三道伤口。

  被陛下称赞过的鳞片如今已多有破损,暴露在外的表皮宛如怪异的白斑。由于一直泡在水中,部分伤口已经有了腐败之势。更可恶的是,那些寄生虫把她当成了新的寄主,背着甲壳在她创伤处安了家,每次拔下来都会感到钻心的疼。

  本来这副身体就算不上漂亮,现在看上去俨然更丑陋了。

  她无比怀念无冬城柔软的大床和温蒂的怀抱。

  怀念那无拘无束、不用担心安危的生活。

  另外大海里能吃的鱼虽然很多,但都只能生吃,明明以前这样做也没什么,但现在总觉得嘴里的腥味挥之不去。

  她想吃闪电烤得鸡翅膀了。

  想着想着琼就会哭出声来,不过即使泪水不住的淌出,她也没有停下过尾巴的摆动。

  然而……还要游多久才能回到原点吖?

  她的速度比大多数鱼儿都要快。

  就连陛下的雪风号也远不能及。

  按大致的时间来算,她游到现在的路程应该已足够从无冬到幽影群岛来回五次了,可为什么前方依旧看不到尽头?

  什么世界是圆的,陛下……不会是骗她的吧?

  如果罗兰陛下真骗了她,她以后还有机会看到他的话,就一定要……一定要用鳞片刮他的脸!

  不过,那也得先见到才行……

  琼深吸了口气,给自己打气道,绝不要放弃吖!她想要回到大家身边!

  一连串“吖——吖——吖——”的声音在海面上飘荡开来。

  片刻之后,远处传来了同样的回声,“吖——吖——”

  琼猛地一震,不敢置信地朝声音来源方向望去——今天的天气不是太好,海面上总是泛着薄雾,能见度不到数公里,就好像处于退潮状态的幽影群岛一般。见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她又猛地朝那个方向游了几十分钟,终于在水雾中捕捉到了一团黑色的轮廓。

  它看上去……就如同立于水面之上的礁石一般。

  琼不由得心中一喜。

  她深知因为视觉效果,大海上许多看似不起眼的物体,实际上都是庞然大物。能像礁石一样立于海面,必然不会小到哪里去,加上能反射自己的鸣叫,很可能是一座大山。而山都出现了,陆地还会远吗?

  难不成自己看到的,正是绝境山脉?

  琼顿时感到身体里冒出了无穷的力气。她将速度提到极限,在大海上拍出一连串水花,朝着黑影奔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雾气下的黑色轮廓也逐渐显现出来。

  那确实是一座大山,但山下并非是西境港口,而是一块平坦的岛屿。海岛背后似乎与更宽阔的大陆相连,只是两者相隔太远,看得并不真切。

  无论如何,有陆地总比没有好。

  琼打起十二分精神,游上了岛屿最近的一处沙滩。

  上岸了她才注意到,这座海岛恐怕比峡湾最大的灼火群岛还要大上几分,除了那座郁郁葱葱的平顶高山外,几乎再无任何起伏,平坦得宛若草原一般。

  而事实上,它也确实是一片草原。

  比起琼印象中的那些贫瘠海岛,这里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咸腥海风和各种恶劣气候条件的影响,脚下全是刚好摸过脚踝的青草,偶尔还夹杂着一两朵绽放的小花。她无法想象,一场海啸就能摧毁一切植被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景色。加上环绕海岛的雾气,此地竟有种与世隔绝的仙境之感。

  将尾鳍化作双腿,琼缓缓地朝岛中心走去。

  渐渐的,草地上多了一些石碑,一开始她并未在意,但不一会儿便发现,这些石碑虽然大小不一,但都是整齐排列的。

  而且越是靠近岛中央,石碑便越多,到后面甚至围成了一圈圈圆形,并一点点向内收拢,仿佛是围绕着什么而竖立。

  这样的场景,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琼在一块石碑前蹲下身来,仔细打量着碑身——上面确实有凿刻过的痕迹,只不过那到底是随手划出的图案,还是某种有意义的文字,琼也无法辨认。不过令她惊讶的是,这些石头明明充斥着陈旧的气息,上面并没有覆盖太多尘埃,就好像经常有人打理一般。

  难道……有谁住在这座海岛上吗?

  又走了没多远,琼忽然猛地怔住。

  她的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方圆恐怕有数公里之广,洞内深不见底不说,边缘的弧线也无比平顺,绝非自然塌陷所能形成。而那些石碑在天坑周围层层排列,形成了一道道扩散开来的“波纹”。

  她隐约想起了什么,抬头朝天上看去——朦胧的雾气中,红月的轮廓依旧清晰可辨。明明一个在穹顶,一个在脚下,两者大小却极为相似,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她甚至冒出了一个古怪的想法,如果红月坠下,应该刚好能将洞口填满吧?

  “你好。”就在这时,一个动听的声音冷不丁从她身后传来。

  “吖————!”琼顿时吓得惊叫出声,转身猛退两步,碰的一声撞在了石碑上。

  后者也似乎吓了一跳,半晌没能说出话来,过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那个……你还好吧?”

  这时琼才发现,说话者并非什么怪物,而是一名漂亮的年轻女子。她穿着一席白色长裙,深黑色的长发分成两束垂落胸前,看上去显得清爽脱俗,让人第一眼就能心生好感。只是神情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该上来抚琼好,还是在一旁继续观望。

  “吖,吖——”

  琼本想问你是谁,结果发出口的仅仅是一连串叫声。大半年都未和人交谈过,她的语言能力再次退化到了独居时的水平。

  然而对方竟像是读懂了她的意思,眼中浮现出了一丝寂寥之色,但即使如此,她仍面带微笑地回答道。

  “我吗?……只是一个被困在这里的守望者罢了。”...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43100411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