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大战开幕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大战开幕

  等到夜深后,罗兰才载着众人回到六里亭——也就是书卷最初进入梦境世界时的街区。

  它和筒子小区一样,同是条年岁已久的老街,不过比起前者,这里更偏向于商业性质。街道两边有不少便民百货、苍蝇馆、量贩KTV和网吧,规模都不大,光顾的主力基本是附近的上班族和学生。

  虽然看上去环境有些脏乱差,但反倒适合书卷隐藏身份。

  驳接点的出入口就在街道旁,从外面看跟普通的铁门没有任何区别,至于这扇门原本就在于此,还是书卷进入梦境后才出现的,罗兰尚不得而知。不过这个位置显然极为重要,他已经在考虑是否通过协会和三叶集团的关系,将两边的店铺都收购下来了。

  毕竟书卷的意识领域只能携带一名神罚女巫行动,如果被多只堕魔者盯上仍会有一定的危险。作为将知识传承下去的关键人物,显然一点风险都不能冒,若能在驳接点周围常驻上十来个战斗女巫,安全性无疑会更高。

  趁着人流稀疏许多之际,罗兰对两个意识领域间的相互影响做了最后一轮测试。

  当梦境世界停止运行时,无论书卷在什么地方,都会被排除出梦境,回到小小的档案馆中。

  这也是和神罚女巫最大的不同之处。

  后者的意识虽会回到自己的身体中,但在梦境世界中的位置却会定格于离开的那一刻。这也是罗兰要求她们都尽可能在蔷薇咖啡馆或隔壁仓库集中进出的原因——否则人员发生变化的时候,有可能会出现某人凭空消失的情景。

  而书卷的这一问题显然更加严重。

  至少在紧急情况下,神罚女巫还能和罗兰保持同进同出来实现“无缝连接”,书卷则无法做到这一点。这也意味着,她每次进入梦境都必须从档案馆开始,出梦时亦在档案馆结束。

  不过考虑到只要教会书卷使用手机,就能时刻确保梦醒前双方处在正确的位置上,加上法尔媞的魔力飞虫始终监视着这片区域,因此倒也不算什么难以解决的事。

  这个规律反过来也同样成立。

  当书卷主动脱离自己的意识领域时,领域中的神罚女巫和罗兰都会被强制排出,前者回到现实的躯壳中,后者则出现在铁门门口。那种感觉并不好受,就好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一般。

  而最后一点就颇为出乎罗兰的意料了。

  书卷先行离开意识界后,铁门依然存在,但它的后面既不是墙也不是那个狭小的灰色房间,而是一片红色的虚无。

  那正是侵蚀的象征。

  按照嘉西亚的说法,侵蚀裂隙并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东西,它存在的地方一般都会有协会专员进行盯守。换句话说,这块侵蚀应该是档案馆带来的才对。

  果然,意识领域之间并不是单纯的包含与容纳的关系,罗兰意识到,它们都是意识界的一部分,占用的是来自魔力之源的力量,此消彼长恐怕才是最恰当的诠释。这也和岚的说法相吻合——只要让梦境世界吞噬更多的核心,他便有机会侵入到神明的领域中。

  另一个疑问也随之而生。

  如果让其他高阶魔鬼的意识领域进入他的钥匙光柱范围,那梦境世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它们也能像书卷一样,出现在这座城市中吗?

  ……

  次日,罗兰收到了从前线送来的最新消息。

  信封中分开叠放着两份信纸,一份是温蒂写给他的,信中先简单讲述了下女巫们的近况,后半部分则着重提到了娜娜瓦.派恩。

  这名跟随女巫联盟一路走来的小姑娘,终于迎来了她的成年日。

  并且和露西亚、谜月等人一样,她成年的那一刻魔力也发生了凝聚,按照联合会的分法,她已算得上一位名副其实的高阶女巫。

  具体的能力内容信中并没有作任何阐述,也许是大家太忙,又或者娜娜瓦的魔力宝贵到根本不允许耗费在测试上……不过罗兰也不在意这一时半会,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便是娜娜瓦安然无恙的跨过了这道门槛。

  而另一份信纸要厚实得多。

  其中既有第一军的报告,也有参谋部呈交的方案——这亦是现有消息传递渠道的一大弊端,为了节约运输资源,前线往往会等到需要汇报的事情累积至一定程度时,才会递送回无冬城。因此明明是同一封信,有些内容在时间上却会差上数天或半月不等。

  翻看到最后,罗兰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守在一旁的夜莺问道。

  “魔鬼向第一军阵地发起了全面进攻。”他沉声道,“——就在一周之前!”

  ……

  狼心,风啸堡。

  凄厉的警报声又一次响彻城市上空。

  这已是今天日出后的第三次了。

  “该死的怪物,难道它们就不知道疲惫吗?”裘达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从怀中摸出一个纸袋,倒了半天却没能倒出什么东西来。

  “给。”一只手忽然从身旁伸了过来,“你要找的是这个吧?”

  裘达偏过头去,发现说话者正是法菈,而她递过来的,则是一颗白色的小药丸。

  “你……不需要这个吗?”他迟疑地拿起药丸。

  “我没你那么脆弱,只不过是一两天不睡觉而已,”法菈面无表情地回道,“而且我讨厌这些东西,谁知道它是用什么做成的!我劝你最好也少吃一点。”

  “也许你说得没错,”裘达长出口气,将药扔入嘴中,“但它至少能让我暂时活着。”

  当药在舌头上化开,一股苦涩至极的味道很快填满了口腔,于此同时,空气中刺骨的寒意、令人头晕目眩的倦意和疲惫都仿佛一扫而空,连带着僵硬的手指与四肢都变得灵活起来。他感到自己重新又变回了那个敏锐的猎手,而不再是一只筋疲力尽、等着被宰的猎物。

  就是这种感觉——

  裘达端起长枪,稳稳架在了射击位上。

  这些药是半个月前才作为配给物资发放到每个士兵手中的,它的正式名称叫做延缓剂,但大家更喜欢称它为不倒丸。只要服下一颗,就能将身体的苦楚完全屏蔽,直到数小时后才会爆发出来。

  尽管一开始有些沙民颇为抗拒这种药物,还把它和传说中的狂化丸联系在一起,可这样的声音没过多久便销声匿迹。原因在于第一军并不强制服用延缓剂,而且还在包装的纸袋上注明了其后遗症特点,要求不得连续服用——这种做法和裘达所听到的那些关于三王女的传闻截然相反。

  另外除开沙民部队外,那些北国人同样领到了延缓剂,连军官亦不例外,这也打消了大多数人的疑惑。甚至有人称,药物本可以做得又香又甜,就是因为防止有人将其当零食吃,才加入了涩口的苦味。

  而等到魔鬼发起疯狂进攻后,这颗白色的药丸顿时赢得了所有士兵的信赖——面对敌人从早到晚的攻击,裘达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延缓剂,自己怎么可能在这种几乎没有休息的高强度战斗中撑上数十个小时。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猎人,他自然明白以完好的状态投入厮杀和带着疲惫连续作战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只要不是服用即毙,再严重的后遗症他都能接受。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42677971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