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消逝之人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消逝之人

  “咳咳……咳……”烟尘翻滚中,裘达咳嗽着从地上缓缓爬起。头顶此刻仍不断有碎屑掉落,刚还高高耸立的建筑现在只剩下底部小半截。幸运的是,垮塌的梁柱与墙基构成了一个狭小的容身之所,他也因此幸存下来。

  “还有人活着吗?”他费力地喊道,不过纷涌的灰尘很快堵住了他的嘴。

  显然队友听到他呼声的可能性不大。

  裘达只得穿过横梁与石块间的缝隙,向透着光线的上方爬去。

  借助着幽光,他能看到自己的胳膊和大腿上插着好几块破碎的木片,浸出的鲜血染红了军装。延缓剂无疑再次发挥出了关键作用,如果没有阻隔疼痛的话,他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从这一摔中恢复过来。

  好不容易钻出废墟,裘达陡然发现数只魔鬼就在离他不到十米处——对方分明是之前那支直冲着钟楼来的部队,如果蜘蛛魔的打击来得再晚一些,全歼它们不过是时间问题,可现在局势已然颠倒过来。

  敌人围拢过来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打算消灭有可能逃过此劫的活口。

  裘达并没有太多犹豫。

  他知道自己活着离开这里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栓动步枪一次只能射出一发子弹,而以狂魔的身手,足够在他拉栓的时间内将他撕成碎片。

  即使如此,他依然果断的举起了火枪。

  对于沙民而言,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不到希望。

  他的死能换来氏族的延续,能让妻子孩子吃饱,这便已足够。

  开枪的一瞬间,裘达不禁想起了自己扛着铁砂城大氏族的重重压力、毅然投效大酋长的那一刻——那天夜里,他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向着怒涛和削骨氏族发起冲锋的。

  一只狂魔随着枪声轰然倒地,而另外三只则迅速朝他扑来。

  这个距离内,利爪比投矛更有效。

  转瞬之间,一只张开的大手已伸到他的面前——如果抓实的话,只怕半张脸都会被生生捏碎!

  也就在这一刻,裘达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归脑袋控制了。

  他身体向后仰倒,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弯折角度躲过了这记致命的攻击,接着用枪柄作为支点,猛地向后一跃,借助着仰倒之势腾空而起,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后滚翻。

  而到落地之时,第二发子弹已被推入枪膛!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裘达完全愣住了!

  难道是延缓剂的副作用?可他不仅没有感到叠加后的痛苦,动作反而更加灵活——除开这一切都不是出自他的意愿外。

  即使在发愣,他的身体也没有丝毫停下的迹象。

  魔鬼吼叫着猛冲过来,沙民握枪的双手却稳稳当当的举起,开枪的刹那枪口几乎已经顶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嘭——”

  敌人的脑袋整个炸裂开来。

  第二只狂魔也已杀到面前,像是吸取了教训一般,它没有第一时间扑向裘达,而是拔出骨矛横扫过来。后者唯一能抵达的东西,只有手中的火枪,而他的身体也确实这么做了——结果便是在巨大的力量差距下,枪支被直接打飞出去,啪嗒一声落在了废墟里。

  正当裘达以为一切都将结束的时候,身体再次做出了出乎意料的举动。他挺身而上,直接撞入狂魔的怀中,右手拔出了腰间的刺刀。

  这一刀由下至上,从下巴处刺入了敌人的头盔。

  红雾顿时喷涌而出!

  等到敌人双手回抱、想要带着他同归于尽时,裘达已经如泥鳅般脱离了对方的擒抱范围。

  狂魔歪歪斜斜走出两步,最终还是软软地跪倒在地。

  在近距离厮杀中战胜体格力量远胜人类的魔鬼,对于裘达来说是件从未想过的事,但现在他不止做到了这点,还一口气干掉了两个?

  最后剩下的那只狂魔终于举起了骨矛。

  不过它对准的目标不是裘达,而是钟楼废墟的一块断墙!

  投矛如电光般洞穿了墙上的木窗,一个矮小的身影惊呼一声,从断墙后跌坐出来。

  那正是法菈!

  狂魔全然不顾萎缩的手臂,大步朝他奔去,而裘达也不由自主地调转方向,径直冲向敌人。两者几乎同时赶到法菈面前,在狂魔出手的那一刻,他的军刀也从背后刺穿了对方的咽喉。

  红雾从伤口处溅出,喷撒在了法菈举起来的手臂上。

  伙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裘达则惊觉身体的控制权重新回到了自己手中。

  “难道你是——

  望着对方快速溃烂的手臂,他猛然明白过来。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和北国曾经的教会不同,莫金人并没有把女巫当成邪恶的象征,反而视作拥有不凡力量的神女。由于数量稀少,因此能拥有神女的氏族,一般也是执掌铁砂城的潜在替代者。

  裘达就曾听过,一个名为砂岩氏族的部落,在其神女的带领下跟随碧水女王远征遥远的北方,最后一去不复返的传闻。而那位神女便叫做卡芭菈,其能力可以指示他人为自己效力。

  但他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大量青壮年的离去使得砂岩一蹶不振,还留在的极南境的妇孺则被其他氏族吞并,直到大酋长重新制定了沙漠的律法和规则后,这个氏族名号才得以保留下来。

  高超的战斗技艺、不受控制的身体、以及莫金出身的背景……在目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后,除了那位砂岩神女之外,他找不出其他合理解释了。

  但现在显然不是细想的时候。他从腰包里掏出一卷绷带,为法菈扎紧胳膊,接着用刀刮去溃烂的表皮,再一把将对方抗在肩头,朝永固工事方向跑去。

  “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背后传来了队友的轻声呢喃。

  “可是——”

  “求你了。”对方虚弱地打断道。

  裘达犹豫了好一阵子后,微微点了点头,“好吧,我不说就是。”

  四周的枪声仍在不断传来,但频率已经减缓了许多。

  他看到那只闯入城内的蜘蛛魔被野战炮轰飞了半边身子,已彻底陷入了瘫痪。

  等进入内城区后,每隔一段路便有人从隐蔽处跳出,交替掩护他们撤退至安全区域。当天空中出现空骑士的身影时,裘达知道他们总算是又挡住了魔鬼的一轮攻击。

  也许下一回交锋就是驻军的最后一次防守,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胜利仍旧属于他们。

  然而出乎裘达意料的是,半小时后,所有队伍都接到了放弃风啸堡、向笼山西出口撤退的新命令。...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4265345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