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力挽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力挽

  瓦基里丝作为最早一批成为大君的高阶晋升者,说话分量自然不同一般,也只有它在和王对话时能保持平常的语气与心态,仿佛两者并没有高下之分。更关键的是,王亦从来没有表现出过反对,这点足以说明问题。

  如果是梦魇大君得出来的结论,天然便会带有一定的说服力。

  何况海克佐德也确实和对方讨论过人类传承的可能,除了没有亲口道出外,其他倒也算合情合理的推断。同时它还留了个心眼,特意将此事放到了展现西线战局记忆之后——王或许会在读取它记忆时顺带求证下这个说法,却不大可能会专门进行查证。

  毕王的意识具有高度的自主性,所做的判断只会从事实出发。

  这番话更多的作用是用来堵反对者的嘴。

  血腥那可怜的脑袋瓜根本无法看清局势,不过是在凭本能回应。

  假面为了推卸责任,必然不会轻易站到自己一边。

  其他大君则基本是摇摆不定,把族群的未来寄托在它们身上简直是笑话。

  因此这个小小的谎言海克佐德说得理直气壮,一点压力都没有。

  现在退让才是对族群最大的不负责。

  它必须亲手将整个局面扭转过来!

  “未知传承什么的,这也太难以置信了……”假面低声质疑,“我们都看过魔力之源大殿中的景象,如果该种族真的存在,那么它的位置又在哪里?”

  “谁又能保证,族群之前得出的结论就一定是正确的?”海克佐德信誓旦旦道,“我也不愿相信人类能得到命运的垂青,可他们的变化就摆在眼前!别忘了,在获得地底文明的传承前,我们同样不知道,原来碎片是能分割的。”

  “你的意思是——”憎恶之心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唯一的目的就是引导你们走向自我构筑的回答,“在众多遗迹中,如果有那么一块碎片残留下来的话……”

  所有大君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只有血腥除外。

  “那又如何?我绝对不同意把神造之神用来对付虫子!天海界的攻势仍在增强,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我们应该趁势巩固防线才是,若是没了神造之神,东线很难承受住连续不断的激战,大军一旦溃败,十多座城市都会暴露在敌人的爪牙下!”

  不过这一次却没人再发声附和他。

  “比起十多座城市,族群的未来才是你应该考虑的重点。”海克佐德面无表情地扫了它一眼,随后望向圣座中央的诞生之塔,“我尊敬的王,西线失去神造之神确实会让现有的劣势进一步扩大,但至少不会得到最坏的结果。如今时间并不站在我们这一边,人类正在快速吸收他们所获得的传承——既然牺牲无法避免,那么接下来的选择才是关键。”

  “海克佐德,那是我的军队!”血腥咆哮道。

  天穹之主则充耳不闻,“各位也都看到了,人类所制造出来的战争兵器有多么精妙,更重要的是,原生体同样能使用它!如果族群能吸纳他们的传承,将火雨和铁鸟用在我们的军队上,对天海界的局势就能瞬间逆转过来!哪怕失去整个黑石域,最后赢得神意之战的,也必将是我们!”

  在听到融合新武器时,假面空洞的眼眶中绽放出了意动的光芒。

  血腥大君怒不可遏,“而这些损失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够了。”王终于终于开口道,“我已明白你的意思了。”

  海克佐德心中大定。

  王不会受到它们争执的影响,只会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决定,而其他大君也渐渐转为将信将疑,至少已不再明面上反对它的主张。这样一来,会议上通过的共识方能快速执行下去。否则大君间的争执和推诿会浪费大量宝贵的时间,西线好不容易给人类造成的压力,也会在举棋不定中化为乌有。

  虽然这跟厄斯鲁克主张的“全力以赴”仍有一定的距离,但已是它目前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而且作为族群的最高杰作,神造之神本身就有大量部队保护,也是变相在为西线提供支援。

  当这件终极兵器抵达曙光境后,人类的所有战术都将失去意义。

  “沉默之灾的安排不变,继续增援西线。”王沉稳的声音回响在圣座之中,“等神造之神完成的那一刻,启程前往人类领地夺取传承碎片。东线向南收缩,必要时可以放弃部分城市,以减少劣等体的损耗——在攻守之势逆转前,它们也是重要的资源。”

  “遵命。”众大君纷纷领命道。

  “但血腥说得也不错,东边拖住天海界、西边吞下人类本就是第三次神意之战的既定战略,如今不得不调动神造之神前往西线,使得东线的预期伤亡大幅提高,天穹之主……你觉得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那一瞬间,海克佐德感到一股极为阴冷的寒意爬上了背脊。在它的视野中,诞生之塔上的眼睛全部合拢到了一块,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眼球。身处座位上的它与之相比几乎微不足道,光是瞳孔部分就足够装下好几个它。眼球悬挂于半空中,冷冷地凝视着海克佐德,仿佛只要稍稍向前滚动那么小半圈,就能将它压成粉末。在这样的压力下,它连打开扭曲之门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在主宰圣座中,王和神明无异。

  “你的能力固然重要,但不代表我会忽略这一点——这是西线计划最后一次意外,不要再让我失望了,否则……”

  它的不悦不需要用高亢的言语来表达,那如同实质的压迫感已表露了一切。

  “我……明白。”

  眼球骤然消失,圣座也随之消于无形,天穹城的塔尖与雾气再次呈现在海克佐德眼前。

  “大人,您还好吧?”

  “无妨……”望着守在身旁的西亚西斯,天穹之主缓缓摇了摇头。它原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但真当面对王的恶意时,心里涌起的不适与抵触几乎如排山倒海般压倒了它的预想。

  这些不过都是……自发反应而已。

  海克佐德闭上眼睛。

  一切都是为了族群。

  它已经做到了最好。...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4248841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