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光明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光明

        “啊,别担心,这不是我的血。”娜娜瓦在铃的帮助下脱下衣袍,“只是刚才的伤者被轧机压断了手臂,现场难免会有些混乱。”

        “是、是这样吗……”

        “没错。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好强的气场,对方真的是同龄人么……

        莫莫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摘下眼罩,向娜娜瓦缓缓走了过去。

        “嗯,倒跟温蒂姐说的差不多,接下来的魔力应该够用了。”小姑娘检查完后顺手递给她一碗药水,接着拍了拍身边的病床,“喝完躺上来吧,大概十分钟就行。”

        莫莫照做后,却目瞪口呆地看到对方掏出了一把小刀。

        “陛、陛下……温蒂……”她求助般的望向一旁的两人,声音已带上了哭腔。

        “好啦,娜娜瓦,”温蒂无奈道,“你就不能慢慢来、给新加入的姐妹一点适应时间吗?”

        “诶,可这是正常流程啊,”娜娜瓦讶异道,“如果不切开旧伤口,彻底破坏愈合处,治疗就没发生效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可以先陪她聊聊天嘛……”

        “那……谈下之前的病例?我感觉在切断肢体时,用锯子会比斧头更方便。”

        “不,我不是说这个……”

        “确实如此,”罗兰陛下也插话进来,“锯子可以保证断面基本齐整,不过如果是像腿骨这种大骨头的话,想要锯开还是挺费力的吧?”

        “头骨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些女护士的力气并不比我大多少,如果有安娜姐帮忙的话就轻松多了。”

        “是我疏忽了。不过这个倒不难解决,回头我给你设计把电动的如何?保证一切就断。”

        “陛下!请不说这个了!”

        “咳咳,抱歉,一谈到技术问题我就有些忍不住……”

        声音模糊起来。

        莫莫偏过头,恍惚地看到娜娜瓦似乎在和陛下、温蒂交谈着什么,时不时还用手里的小刀来回比划,像是要在她身上试验一般。

        切断?锯子?斧头?

        抱歉……她慢慢闭上越来越沉的眼睛……戴兰,这次治疗后,我可能就要见不到你了。

        ……

        “啊,她睡过去了。”罗兰忽然注意到病床上的莫莫已经合上双眼,进入了平稳的睡眠状态。

        娜娜瓦举起手术刀,朝两人点点头,“那么我开始了。”

        只见她娴熟地沿着眼眶切入,将丑陋的的旧创口切除并清理破败的皮肤,鲜血很快浸出,并染红了预先放置的纱布。整个过程她的手臂几乎同静止的一般,唯有指尖与手腕在精准调整。和治疗不同,这一步无法依靠魔力实现,完全是娜娜瓦训练至今的成果。

        “好厉害……”温蒂压低声音道。

        “都是逼出来的,”娜娜瓦撇撇嘴,“当时在军营急救的时候,每个人我都只能停留半分钟左右,如果不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应急处理,后面的伤者很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所以她才养成了毫不拖泥带水的作风么……罗兰不禁有些感慨,“以前的你可是见到血就会晕来着,还有那些鸡——”

        “陛下!”娜娜瓦白了他一眼,“那时候的事不许再提!而且罪魁祸首明明是您才对。”

        “好吧,”罗兰摆摆手以示投降。

        “何况……”小姑娘顿了顿,“我觉得这样子也不错。至少比起以前,我也算坚强许多了……是吧?”

        有那么瞬间,她仿佛又和曾经记忆中的模样层叠在一起。

        罗兰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当然。”

        数分钟后,莫莫的眼睛便恢复如初。

        “一碗安眠蕨的效果大概能维持两个小时左右,这点分量的毒性也不会对女巫造成太多影响,所以等她自然醒来就行了。”娜娜瓦望向温蒂道。

        “辛苦你啦。”后者笑着点点头。

        “对了,你的魔力还剩多少?”罗兰故意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道,“能顺带为我检查下吗?”

        温蒂脸色不禁一变,而娜娜瓦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臂。

        “您受伤了?”

        “不……我只是觉得最近老容易鼻塞。”

        “那您应该找莉莉才对。”娜娜瓦没好气地抽回手道,“检查过了,能力并没有反应。”

        “我想也是。”罗兰微微偏过头,避开了温蒂疑惑的目光。

        看来娜娜瓦的能力并非无所不能……他心想,也不知道是她无法医治那些看不到的“隐疾”,还是红色的非健康状态并不属于一种伤势。

        总之只能等以后慢慢去摸索了。

        ……

        当莫莫缓缓睁开眼时,映入眼中的正是一片红霞。交叠的云层正由金变紫,朝着远离余晖的方向飘去。耳边是秋风拂过草地的沙沙声,轻柔却连绵,偶尔还能看到一两片腾空而起的草叶,打着转儿掠过脸颊。

        一切都显得祥和而宁静。

        原来自己还活着啊……

        她心想。

        但莫莫很快察觉了异常之处,眼中的视野仿佛扩大了许多,那些平时模糊的远景都变得清晰可辨起来。她微微向上扬起头,发现戴兰正俯身对她微笑,“你醒来了?”

        莫莫这时才注意到,自己之前一直枕在伙伴的腿上,而两人所处的位置正是女巫大楼前的草坪。

        “我……睡了多久?温蒂呢?”

        “她把你交给我后就走了。”戴兰耸耸肩,“你大概睡了大半个下午吧,虽然温蒂说你一个时辰内就能醒来,但就算超过了也不用担心,这是魔力恢复后的常见症状,自然醒来身体的适应性会更好。怎么样,新的眼睛……能看见东西吗?”

        莫莫坐起身来,反复打量着周围的世界,自从被挖去眼睛后,她原以为自己永远有一半会陷入黑暗,没想到还有重获光明的一天。

        “怎么办,戴兰……”她低声呢喃道。

        “什么怎么办?”

        “这样的话,我们要怎么才能回报得起她们啊……”

        戴兰愣了愣,随后轻笑起来,她抬头望向天空,“我也不知道。不过,按温蒂姐的说法,只要我们好好工作,应该就算是种报答了吧。对了,你还在沉睡的时候,温蒂已经安排好了我要做的事。好像是和治疗你的娜娜瓦.派恩小姐一起,为灰堡提供医疗与救治保障。”说到这里她挠了挠鼻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虽然我现在还是不太明白,自己究竟能起到什么救治作用就是了……”

        “可是我的能力……”莫莫捏紧了拳头。

        “温蒂姐也有说哦。”

        她惊讶地抬起头来,“真的?”

        “嗯!”戴兰点点头,“而且还是陛下提出来的,你希望你能加入行政厅,和书卷女士一起,为王国的运转效力。”

        “诶!?”莫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也行吗?”

        “这个问题你得问你自己啦,”戴兰好气又好笑地推了她一把,“我连自己的事都没弄明白呢。不过……只要慢慢学习,应该总会明白的吧。”

        “我可没你那么有信心……”莫莫嘀咕着靠在她的背后,“你说,我们能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吗?就像家那样……”

        “事实上,我也问过温蒂同样的问题。”

        “嗯?”

        这次身后沉默了片刻,才传来伙伴的回答。

        “她说,当然可以,因为已经是了。”...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215550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