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无冬药业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无冬药业

        灰堡,无冬城。

        两天后,温蒂带着两名新人女巫的测试记录,走进了罗兰的办公室。

        “不得不说,陛下,她们的能力都……十分复杂,”她递上报告道,“我还是头一回在一种能力上看到如此多变数。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若想完全摸索清楚的话,您恐怕还得再等上几天。”

        “哦?”罗兰饶有兴趣地放下手头的活,快速浏览起报告来,“既然如此,塔其拉那边应该会很感兴趣吧?”

        温蒂点点头,“她们第一时间就让菲丽丝进行了天选者检测,可惜两人的光柱都不显著,离天谴仪器「钥匙」的要求差得太多。”

        听到这个消息,罗兰心里反倒放心下来。他刚制定好了全城通电计划,所有魔力核心也都正在向着谜月仪器的形态转化,现在若突然出个天选者,赛琳肯定会充满怨念——毕竟从普通核心调整回天谴模式需要数十年的时间,天天蹲守在核心面前必然不会是种愉快的体验。

        听蜜糖的小道消息,这些塔其拉高阶女巫最近似乎都迷上了“晒太阳”,不是那种四仰八叉躺在正午阳光下的晒,而是晚上爬出洞窟,一直躺到日出时分为止。由于强烈的光线会对载体造成伤害,她们应该并不喜欢外出才对,尽管罗兰不大理解帕莎等人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至少有一点能看出,她们最近的心态颇为放松。

        这无疑是个好兆头。

        罗兰很快将记录本翻到了最后。

        戴兰的能力主要作用于情绪,必须吞服后才能生效。和大多数附魔型女巫一样,她的能力存在时间限制,具体取决于物体的大小和投入的魔力。

        测试结果表明,“魔药”能干涉到的情绪远不止喜悦和痛苦,困倦、疲惫、焦虑、恐惧……只要是人类可以体验到的感受,它就能或多或少的对其造成影响。当药力效果结束时,这些累积起来的情绪便会一次性爆发出来。

        罗兰大概能理解为何魔药效果极其复杂,光柱却普普通通的原因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就相当于一种神经阻隔剂,暂时将传导神经和激素产生效应的时间向后拖延了些许。后世一些药物也能做到这一点,只是副作用极大,还很容易产生依赖性。

        当然,光柱简单与否并不能衡量一种能力的价值,如果把戴兰的“魔药”拿到另一个世界去卖,其效力和盈利前景绝对会让所有医药巨头感到眼红。

        各种各样的精神疾病在机理层面上远比肉眼可见的内外伤要复杂,也更难治愈。它虽然不能消除症状,却能精确延后,只要控制得当,即可令病症的影响降至最低。例如焦虑、疲惫等负面状态,妨碍的主要是人们的日常生活,若每次都推迟到熟睡后发作,就能在不知不觉地情况下“稳定消化”。一旦人们不再受到心烦意乱、失眠的困扰,身体的自我康复速度也会提高许多。

        而即使是危及生命的重伤,魔药的作用也不可小视。人们在剧痛面前往往会意志涣散,难以再做出有效的应急手段,以至于错失抢救的黄金时间。如果能第一时间对自己进行急救,或是坚持到医护人员的到来,存活率都会高上许多。之后救援者只需做好专门对付剧痛休克的准备,便能帮助伤者安然度过初期最艰难的一关。

        另外,能力针对病痛的女巫不止一位,罗兰记得妹妹提过,沉睡岛有一名叫黛拉的女巫,就能消除痛觉。还有女巫联盟的英雄,可以将非外伤的病症转移到其他活物上,虽然尚不清楚是否能转移精神上的负面症状,不过大可值得一试。

        关键在于,如果没有戴兰的魔药,她们的作用便难以有效发挥出来——战场上士兵随时有可能遭受重创,女巫们却分身乏术。事实上,第一军就有不少阵亡者是因为受伤后失去意识,没能第一时间得到救治,最终死在了送往医疗院的路上。

        现在,这一情况兴许能得到大幅改善。

        根据温蒂的测试结果,目前戴兰只能大致控制魔力药物的影响方向,比如偏负面或是偏正面,但无法具体到某一个特定的情绪。

        这也是大多数新人最为欠缺的东西——学习了解并精确掌控自己的能力。不过有温蒂和爱葛莎的教导,罗兰并不用担心这方面的事情。等到戴兰能做到让魔药专门针对某一情绪生效时,它的最后一个缺陷也将消失。

        透过报告,他已然看到了一个医药业巨无霸的冉冉升起,这个行业的市场份量无疑会比混沌饮料更加庞大。

        至于另一人……

        罗兰摩挲着记录本最后附录的表格,心里感慨万分。

        “陛下,这是……”夜莺显然也注意到了表格上的众多颜色划分,她抬起头望向温蒂,“上面的内容确定吗?”

        “只能说大概如此,毕竟在短时间内,我们缺乏足够的样本进行对照。”温蒂回道,“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数字并不是只减不增的。”

        简单来说,莫莫看到的奇怪数字,可以认为是生命「目前阶段」的自然期限,而颜色则代表着不同衰减趋势。在报告中,温蒂详细地记录了她和莫莫两人观察整个无冬城的结果,住宅小区居民的色泽要明显浅于临时居住区的流民。

        她得出的结论是,饥饿、疾病、缺陷等不健康因素都能造成颜色的变化,色泽越深的人数字一般也偏小。其中她还特意提到了一个例子,一名狼心迁移者在喝下净化水后,头顶的数字由深褐色的五涨至了七。

        要是该能力准确无误的话,可以认为这名迁移者本身患有某种感染型疾病,按照此阶段的状态,只剩下五年的自然寿命。但经过净化水治疗后,阶段状态被打破,能力重新评估了期限。

        尽管温蒂暂时无从得知各种颜色的具体含义,不过总得来说,都可以视作非健康状态。

        “陛下……”夜莺的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比预想的要好,不是么?”罗兰宽慰道,“至少它还能涨回去——只要方法得当的话。”

        温蒂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他将注意力重新移回到报告上,从颜色分布的区域来看,无冬城几乎称得上是泾渭分明。北坡矿区平均数字最低,流民居所次之,而女巫大楼和沉睡魔咒两块地方则高出整体十到二十个点,这也印证了魔力觉醒者在身体条件上的独特优势。...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215309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