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潜移默化的改变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潜移默化的改变

        佐伊站在舰桥围栏上,俯瞰着甲板上嘈杂的人群——罗兰号本身并不大,想要装下近千号人,只能靠强塞。结果就是但凡空着的位置都有人伫着,连个坐下的空间都没剩下。

        加上大多数难民还是第一次出海,颠簸的海况让他们很快产生了不适反应,晕眩和呕吐随处可见,而密集的人群更是加剧了这一反应——就算是身体素质较好的那一批,被人吐了个满面时,只怕也忍不住太久。

        她不禁有些庆幸,还好神罚之躯闻不到气味。

        “凡人还真是脆弱啊……”身后忽然传来了卡萝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我们以前会这么做。”

        “的确。”佐伊感同身受的点点头。

        她自然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

        当船长收到求援消息后,立刻找上了她们。由于罗兰号的主要任务是确定神石矿脉的大致方位,所以一切行动都由佐伊说了算。当时舰上搭载着地底文明的魔力核心,应尽可能避免任何意外,何况巨大的核心骨架差不多占据了整个后甲板,即使去了也运不了多少人。面对这样的请求,她本该一口拒绝才是。

        换作是联合会时代,数量极其有限、而且无法仿制的魔力核心根本不会和跟凡人相提并论。别说难民了,就算是在一座城镇和核心仪器之间做出选择,她也不会有一丝犹豫,但如今,她却产生了迟疑。

        和同伴商量了一阵后,佐伊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决定。

        她将魔力核心卸载在另一座临时停靠的海港城镇,委托当地的第一军分队进行看管,自己又和罗兰号一同折返回了极北港。她甚至向驻军交代,倘若这艘船没有按时归来,他们则务必要将仪器送回无冬城。

        “不过这样感觉似乎也不坏。”卡萝笑着耸耸肩,“老实说,一想到你很有可能会拒绝,我还感到挺纠结的。”

        “希望他们能对得起陛下的期待。”佐伊故意冷着脸道。

        是什么渐渐改变了同伴们的想法?她脑海中浮现出了众多片段,在圣城的废墟上与魔鬼浴血奋战的第一军、医疗院中照顾着她的护士、梦境世界里那些和女巫别无二致的普通人,以及罗兰.温布顿……

        “是啊,也不枉我们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回到红雾区域。”卡萝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朝舰桥走去,“不管怎么说,这次任务总算是顺利完成了啦。真想早点回到无冬城,一想到梦境世界的川味火锅,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咕噜。”

        佐伊忍不住滚动了下喉头,还好此时卡萝已经关上了通道闸门,没有听到这轻微的声响。

        她抛开杂念,望向远方天边隐约可见的红雾。

        四百多年前,带给联合会无尽噩梦的神意之战终于再一次来临,尽管时间提前了许多,魔鬼的实力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她的心情却比预想中的要平静。

        这一回,她们不再是孤军奋战了。

        *******************

        海克佐德漂浮在一座刚被占领的城市之上。

        没有滚滚浓烟,也没有血腥的战场。大多数建筑都保持完好,完全不像是经历了一场凶险攻城战的样子。

        人类的抵抗微乎其微,甚至还不如四百年前,如果不是对厄斯鲁克足够信任,它几乎以为占据这块大陆西南边的不是人类,而是天海界了。

        短短一周时间里,族群大军就将战线扩展至了数百里之外,并在生命浮游还未覆盖到的地方建立起了前哨站。这一过程能完成的如此迅速,离不开人类的帮助——听手下汇报,它们只是稍稍威胁了下那些领主和贵族,比如砍掉几百人的脑袋,对方就吓破了胆子,转头开始提族群运送物资了。

        而这一情况简直和第一次神意之战时一模一样。

        看来它攻陷首个城市雪映堡并纵火焚城的风声已然传开,对方无疑深刻了解到与族群作对的下场。

        随着攻势的扩大,海克佐德也逐渐从人类那边得到了不少情报。它不太理解为什么明明在联合会时期,这个种族就已经聚合成一团、成为一个整体,如今却再度变为一滩散沙。仅仅一块边角之地,居然还划分成了四个王国,彼此号令互不相通,原本统治人类的联合会更是烟消云散。

        这四百多年里,他们到底把时间用在什么上面了?

        要说缺乏实力强大的王国吧,似乎又不是这样——毕竟连它最看重的天才将领,都折在了人类手上。

        难道对方根本不了解团结的力量吗?

        但不管如何,海克佐德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西线攻势虽然出现了不少意外,到底还是按预定计划顺利实现,诞生之塔如今已成功激活,它没有辜负王的信赖。

        至少比起空有嗓子大的血腥、和说话只能信一半的假面,它好歹履行了承诺。

        通过一连串的扭曲之门,海克佐德回到了裂脊山脉的塌陷口。

        作为吞并曙光境最后一块拼图的据点,它已经决定将这座即将建立的城市取名为“天穹”,和自己的称号一样,这里必定会被族群所铭记。

        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副官也送来了其他方向上的推进报告。

        天穹之主很快翻阅完了各部递交的战果,有一个细节引起了它的注意,永冬王国到处都出现了大规模逃难,如果只是这样还不足为奇,毕竟一般的逃难就算不去管他,大多数脆弱的难民也会死在路途上。

        而这种逃难似乎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方向皆为南边的狼心,而且是水陆齐头并进。想要阻拦他们的队伍不仅没能,反而遭到了激烈反击,其表现和厄斯鲁克提到的敌人极为相似。

        尽管好几只由晋升者带领的部队都获得了胜利,可想要彻底拦下他们,依靠现有的人手仍十分不足——这亦是选择在高山上竖立诞生之塔的弊端,没有扭曲之门的协助,原生体和初升体无法靠自己的力量跋涉进入人类领地。

        它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梦魇大君呢?”

        “大君阁下依旧沉浸在浮游池中,最近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见鬼,都快十多天了,这家伙不会是涉入太深,被意识界吞噬了吧?

        海克佐德召唤出扭曲之门,一步便跨入了裂谷的最底层。

        只见瓦基里丝保持着最初静默的姿势,双腿盘坐在波光粼粼的池水中,脸上的神情自然,毫无被吞噬时的挣扎迹象,除了连接时间过长外,一点儿也看不出异样。

        这说明它仍维持着神志的清醒,游弋于意识之海中。

        如果对方是血腥,天穹之主只怕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强行脱离意识界会有损记忆,对于前者来说可有可无,但换成是梦魇,它却不敢如此轻率。

        什么时候沉迷不好,偏偏是现在!

        人类的撤离太过刻意,令它隐隐感到有些不妥,可这问题又没法向王说明,毕竟西线已有两名大君坐镇,不大可能为了追杀那些虫子般的凡人再调一个大君来,这话光是在圣座上说出来都会引来讥笑。然而事实上它为了输送部队就已经费尽心力,另一个则只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对战局毫无帮助,相当于西线一个可用的大君都没有,这使得部队的远距离追击能力大幅削弱。

        如果梦魇能协助它剿灭那些逃跑者,又怎会令它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干瞪了对方好一会儿,海克佐德无可奈何地离开了蜉蝣池。

        看来西线方面只能靠它自己了。...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2116335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