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被禁锢的心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被禁锢的心

        “解放后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罗兰试探道,“你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摆脱意识界、成为实体般的存在么?”

        “老实说,我不知道。”岚笑了起来,“但不管怎么样,也比永远禁锢在此处僵耗下去要好。至少——未来充满无限可能。”

        罗兰凝视了她好一会儿,对方的神情十分自然,就好像做了一个再寻常不过的选择一般。

        看来想通过对话来寻找岚的破绽基本没什么希望了,他暗想,除非自己能将夜莺也带入梦境世界中。而接下来的打探也都收获甚微,涉及到神明的回答一律是沉默,她也无法对神意之战施以援手。

        甚至受到梦境世界的规则限制,她在这里只能以一名武道家的身份行事,暗中传递信息已是极限。按照岚的说法,意识界中不同的区域有着不同的规则,这一点哪怕是神明都难以篡改。正是借助了这一点,她才能获得喘息之机,背地里寻找能够中止神意之战的拯救者。

        但在这一切彻底完结前,她都不算是获得真正的自由——那些束缚着她的枷锁依旧存在,并随时有可能将她的努力化作虚无。

        将岚送到店门口时,罗兰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对了,你一开始说没想到我竟自己开了间咖啡馆,难道这座城市真的有个蔷薇咖啡馆的地方吗?”

        “有啊,”岚微微一笑道,“就在棱镜城中。”

        “可我明明问过嘉西亚——”

        “咖啡馆位于城椎中部,只有武道家协会高层才能进入那里。当时我已经知道协会打算向你颁发猎杀执照,拿到它之后,即可通行于中部区域。可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对协会一点兴趣都没有,获得执照这么久也没有去过棱镜城。”岚顿了顿,“顺带一提,存放堕魔者核心的中枢收容库就在城椎的最下层,通常来说只有镇守及以上人物才能出入其中。”

        原来是这么回事……罗兰总算知道自己为何始终搜索不到约定地点了,感情蔷薇咖啡馆是一间专供内部人员使用的福利设施,还必须得是高层人物才行。

        “那下一次会面——我是说如果有必要的话,选在哪个咖啡馆?毕竟现在有两个蔷薇了。”

        “还是老地方好了,”她望着高耸的筒子楼柔声道,“嘉西亚就住在这栋楼里吧?偶尔来看看也不错。我啊……说不定挺喜欢这里的。”

        说不定?自己喜不喜欢都不知道么?罗兰挑挑眉,没有再接话。

        道别后,岚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巷中。

        罗兰则靠在店门口,消化着此次谈话所获得的庞大信息。

        无论是梦境世界还是现实世界,仿佛都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魔力、神意、意识界、曙光境、无底之渊……这些词语不再只是一个个单纯的概念,而是通过新获取的信息连成了一个整体。

        就在他沉思之际,突然感受到一阵奇异的颤动掠过全身!

        罗兰猛地抬起头来,发现眼前出现了一条扭曲的波纹,就好像有一道无边无际的透明之墙般正横扫过整个街巷,并在掠过他之后飞速向远方扩展而去。

        这是什么情况?

        他有些讶异地望了望小区里其他人,而那些大爷大妈们似乎压根没有察觉到刚才有什么不同,依然有说有笑地做着自己的事。

        如果不是有过类似的体验,他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错不了,罗兰握紧拳头,这是只有他才能感受到的变化——而且其波动颇像是他回收魔力生物核心时产生的天地感应。虽然前者让他浑身舒坦、身体里暖流四溢,后者却令他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

        莫非有什么东西对梦境世界造成了冲击,才出现了这样的异象?

        可惜岚已经离开,他也没有去棱镜城领取协会专用的手机,不然或许能从她那里问到点什么。

        罗兰压下杂念,锁上咖啡馆的大门,回到筒子楼中。

        他本打算中断此次与梦境的连接,重回现实,谁知道刚推开0825的大门,便看到洁萝的运动鞋仍摆在玄关口。

        他不由得一愣,和岚的交谈少说也有一个多小时,早已经过了上学的时间,为什么洁萝还未出门?

        望向客厅,罗兰惊讶地看到,小姑娘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边还有两个打碎的水杯。

        “不会吧……”

        他快步走到对方面前,蹲下身握住对方的手腕。

        脉搏依旧在跳动。

        再望向对方的脸部——只见洁萝双目紧闭,眉头微微蹙起,脸颊通红,像是在忍受什么痛苦一般。

        罗兰试着摸了摸她的额头,掌心中传来一阵滚烫感。

        这是……在发烧?

        从她摔倒的姿势来看,大概是在收拾茶几时突然失去了平衡。

        见鬼,明明早上她还好好的来着。

        不过罗兰高高悬起的心也落下不少,生病总比遭到堕魔者袭击要好。看到小姑娘倒下的那一刻,他差点以为是神明派手下来寻仇了。

        罗兰毫不犹豫地抱起对方,三步并作两步跑下大楼,一头钻进了面包车中。

        大概是颠簸让洁萝稍稍恢复了些意识,她睁开眼,低低的呢喃道,“我摔坏了桌上的……杯子……”

        “我看到了。”

        “对不……起,我会赔……你的,不要赶我……去乡下。”

        这家伙……是烧糊涂了吗?

        罗兰将她放在副驾驶位上,再帮她系好安全带,“闭上嘴,什么都别说。”

        就在他抽身发动车子之际,洁萝忽然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袖子,“叔叔……别走。”

        这模样对于几乎从来是朝他横眉竖眼的小姑娘而言,可谓是头一次见到。望着对方近乎哀求的神情,罗兰不禁想起了她在日记中写下的那些话,大概是高烧令她意识模糊,才露出了自身最脆弱的一面,也不知道她的家庭过去是如何对待她的——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叹了口气,“放心,你的房租还没缴清,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听到这句话,洁萝缓缓闭上了眼睛,但那只手仍旧没有放开。

        送到医院后又是一阵折腾,挂号、诊断、住院、吊水……一套下来基本已是下午,虽然病情仍未查清,小姑娘的状态倒是稳定下来。

        直到傍晚时分,主治医生找上了他。

        “您真是武道家?”

        “没错,怎么了?”罗兰问道。

        “下次请不要戏弄我们了。”对方没好气道,“那位姑娘根本不是生病了,而是觉醒了自然之力——虽说这样的情况并不多,但百来人里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不适者,难道武道家协会从来没有跟你们说过这些么?”

        “啥?”

        “觉醒啊。真是的,如果不是医院里正好有武道家注意到了这一情况,我还以为是什么稀罕病症呢。”医生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耐,“你可以办出院手续,带着她回家了。”

        ……

        折腾了大半天的罗兰抱着还在沉睡着的洁萝回到了筒子楼。

        望着缩卷在怀中的白发小姑娘,他长长叹了口气……觉醒么?没想到曾经身为纯洁者的她,即使到了这个世界,也依旧逃不开魔力的青睐,这只能说是命定如此吧。不过好歹在梦境世界中有他看着,她应该不会再重蹈上一世的覆辙了。

        此时天色已被夜幕笼罩,长长的走廊上只剩下一排老旧吊灯所发出的昏黄光芒,以及偶尔撞向灯光的飞虫。当他走近0825时,却意外的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嘉西亚。对方正背靠着他家房门,呆坐在过道上。

        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一个接一个的来找事,跟夜莺说好的只睡一小会,现在那边的时间估计都已经快吃晚饭了。

        “哟,”罗兰在她面前蹲下,“怎么有心情在这儿等我?难不成是钥匙丢了,想在我家过夜?”

        嘉西亚没有第一时间冷笑出声,这令他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而当对方抬起头来时,罗兰忽然一句话都不说出来。

        只见她已是泪流满面。

        “棱镜城……遭到了大群堕魔者的攻击……听逃出来的人说,我的师傅……师傅她为了阻挡敌人,保护大家撤退,被堕魔者杀死了……”...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209586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