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两百章 灰堡之王的意志

第一千两百章 灰堡之王的意志

        “随时都行?”侍卫愣了愣,“那万一是现在……”

        “当然可以。”

        这不算是一个合乎贵族礼节的回答,按照规矩,他应该先请对方休息一两天,再举办一场丰盛的宴会。如果不那么讲究,至少也得约定个时间,比如晚上——毕竟对方代表着灰堡之王,郑重点并不为过。

        但男爵一刻都不想等了,如果不是太不矜持,外面还下着雨,他甚至想主动去码头看看。毫无疑问,规模如此庞大的舰队必然会引起「獠牙」和「红石门」使团的注意,万一让他们先和对方联系上,那事情就复杂了。

        “对了,”想到这里,让.贝特连忙对侍卫补充道,“你再跟灰堡人提及一下另外两个家族的事,就说沉池湾能做主的,只有我一人。”

        “是,大人。”

        等侍卫离开后,男爵忽然又有些后悔了。

        或许不该说随时的,万一对方遵循礼节,过一两天后才登门该怎么办?

        归根到底还是自己心底的那一丝自尊心作祟,应该说得更直白一点才是。

        这场雨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简直像跟自己作对一样!

        男爵望着窗外的大雨,陷入了纠结之中。

        然而侍卫回来得比他想象得还要快,前后仅用了半个时辰不到,同时还带来了令他喜出望外的消息。

        “大人,他们来了。”

        让.贝特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快,带他们去我的会客厅。”

        ……

        男爵很快在总督府的大厅中见到了灰堡来客。

        一行人不多,总共只有十位,其中一半大概是卫兵,直接站在了门外。剩下的几人穿得则比较正式,大概是文书助手一类的人物,而坐在正中间的应该就是灰堡之王的代言人了。他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对方脱下来挂在墙上的外套似乎有着防水的作用,哪怕外面下着如此大雨,众人身上并没有什么湿痕,而且那外套色泽鲜亮,既非皮也非毡,显然是件好东西。

        看来相传灰堡近几年多出许多奇物倒不是虚言。

        不过当他仔细打量负责人时,却暗地里皱起了眉头——那分明是一位莫金沙民。这样的野蛮人一般多出现在奴隶市场上,怎么成为了灰堡的上层贵族?

        只是长期养成的素养让男爵并未将讶异显露在脸上,他堆起热情的微笑,张开双手道,“我便是沉池湾的领主,让.贝特男爵。如你们所见,这座城市繁华而秀丽,十分适合作为远航之后的落脚休憩之地。不知各位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这姿态已算是放得足够低,就算对方是一名公爵,也应该会笑着接纳。

        可莫金人脸上毫无波动,“我叫铁斧,陛下的第一军统帅,也是此次远征行动的负责人。虚礼就免了,让我们长话短说吧,永冬和狼心王国很可能会变成布满血腥与死亡的战场,我奉灰堡之王、莫金大酋长、沃土平原的统治者罗兰.温布顿陛下之命,来拯救这里的人民。”

        什么……情况?

        让.贝特一时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大……酋长?那是什么称号?沃土平原又在哪里?抛开这些细枝末节,把永冬和狼心变成战场是指武力威胁?问题是哪有一开始就这么说的,一般不应该放在自己拒绝之后么?可他还没问自己答不答应呢。

        “呃……”

        倒是书记官接上了话,“请问……第一军就是那支击败了教会的军队吗?”

        “正是。”莫金人点点头。

        “铁斧大人,我们自然不希望战火蔓延到这片土地,但这不是沉池湾一座城市就能决定得了的。总有人希望能得到更多,如果您能说服得了他们,狼心也就不会成为战场了。”

        干得好!男爵暗道,这样一来,就能自然而然地将另外两个家族拖下水了。他装作遗憾的模样点点头,望向铁斧,却意外地在对方脸上捕捉到了一丝讥讽。

        “会不会变成战场并不取决于你们,当敌人来临,整个人类都将为此而战。事实上战争已经开始了——在你们所不知道的地方。”铁斧淡淡地说道,“我想你们或多或少应该听到过一些传闻,关于教会、关于神意,以及异族袭来的消息。”

        让.贝特愣住,作为海港领主的他,确实听到过类似的话,海商们去过的地方多了,总会见到些稀奇古怪的事,但这些仅仅是餐桌上的谈资而已,拿到正式的外交场合上说就很不妥当了。可是对方的语气里却没有任何戏谑的意思,难道……

        “没错,这些都是真的。”铁斧一字一句说道。

        窗外响起了滚滚雷鸣声。

        ……

        “哇,这伙人都是铁做的吗?”机灵鬼趴在马厩的围栏上,望着码头方向嚷道。

        “就算是铁也会生锈,我看他们根本就不是人。”怀特擦完马背上的雨水,才有工夫打理自己被淋湿的衣衫,“哪有正常人会故意淋雨的?只有傻子和疯子例外。”

        短短的半个多时辰里,从船上下来数百人很快就控制了整个港口,商贩在风雨变大前纷纷撤离,他们却反其道而行之,在空旷的场地中央搭起了一座又一座帐篷。转眼间,这种墨绿色的棚子就布满了大半个码头。

        除此之外,灰堡人还在路口和较高的地方堆起了障碍物,一些粗壮的金属管子被架了起来。它们看上去不像是武器,否则不会任其暴露在雨水中,可望着那冷冷的黑色反光,怀特总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每个这样的“关卡”前,都有人驻守。虽然他们披上了遮盖全身的挡雨斗篷,但想要在这样的天气下隔绝雨水是不可能的事情,时不时掠过港口的海风会将大雨吹得四散横飞,灌进衣领和袖口之类的缝隙可谓轻而易举,怀特已经能想象出他们的衣服被浸湿一片的模样。

        那种感觉肯定很不好受。

        沉池湾本就潮湿多雨,当地领主也在码头区设立了许多临时避雨之处,可这帮人仿佛毫不在意一样,别说去躲雨了,连看都不多看一眼,加上一身漆黑的斗篷,简直就像是一块块矗立雨中的石头一样。

        灰堡人都疯了……怀特在心里嘟囔道。

        “咦,奇怪,”机灵鬼突然发出了一声低呼。

        “又怎么啦?”怀特没好气道。

        “你看他们正在搬运货物的这条船,再看看港口外的那些——”他指指点点道,“明明都是三桅帆船,吃水却差得太多了点。”

        “吃水?那么什么意思。”

        “你就当成衡量装货多少的标准好了,”小鬼摆摆手,“哪怕是已经卸下了这么多货,可它的吃水仍比外面的深得多。难以理解……灰堡人这么做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想要故意造势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怀特不耐烦道。

        “我想说的是——那些船有可能都是空的!”机灵鬼压低声音道。

        ……

        当铁斧停止陈述,让.贝特才从不可思议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他听到了一段关于人类与魔鬼厮杀不休的漫长历史,每隔四百年,它们便会卷土重来,而这一次,魔鬼竟有可能从绝境山脉边界发起攻击!

        “你……确定?”如果没记错的话,永冬王国以北是遮天蔽日的群山,宛如一道拔地而起的绝壁,从那里发起进攻?开什么玩笑!

        “不确定,所以我们派出了侦查队伍,以求万无一失。”铁斧耸耸肩,“但不管魔鬼从哪个方向入侵人类领土,都没有本质区别——不集结起全部力量,这片狭小的大陆边缘之地,皆会陷入火海。人类,将不复存在。”

        男爵产生了一种奇妙的飘忽感,就好像明明坐在会客厅中,却如同在做梦一样。不止他一人,书记官和侍卫似乎也是同样的感受。

        “咳咳,好吧,我先当你说的都是真的,”过了好一会儿,让.贝特才清了清喉咙道,“那灰堡之王派你们来狼心做什么?若要和魔鬼作战,不应该去永冬才吗?”

        “永冬当然也在计划之内,这点不用你担心。我们来此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尽可能带走多的可能受到战争波及的人——自由民、奴隶、流民、浪人,都在名单之列。”铁斧顿了顿,“唯一例外的是贵族,走不走取决于你们的意愿。若是你全力配合第一军的行动,当我们撤离时,财产、领地、爵位……这里的一切都会原封不动地归于你所有。若是阻拦……”

        男爵咽了口唾沫。

        “你就是第一军的敌人了。”对方缓缓说道。...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206119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