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献祭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献祭

        “就是这儿了,”游龙公子压低声音道。

        透过通风管栅栏,一行人谨慎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此处大概是一间偌大的厂房,两边还挂着桥式行车。下方空空如也,除了几台废弃的老式机床与布满锈尘的传送带外,什么也没剩下。显然在封闭这里之前,工厂的主人就搬走了所有值得拆卸的设备。

        但原本应该悄无声息的工厂内,此刻却燃烧着好几根火把。在微光视觉下,晃动的火焰近乎白绿色,光芒甚至有些刺眼。而火光汇聚的中央位置,则能看到二十来个扭曲的身影。

        “那些人就是我们的目标?”洛桦问道。

        “估计错不了,”回答他的是一名旧派武道家,“我能感受到它们毫不掩饰的力量波动,从堕落程度来看已是末期。”

        所谓的末期,便是指作为人的意识完全丧失,彻底成为了侵蚀力量的傀儡。这时候的堕魔者基本和野兽无异,不会再与人沟通,只会遵循本能行事。

        “它们——也曾是武道家?”

        “不一定,协会虽有过不少武道家堕落的记录,不过总得来说,侵蚀更容易发生在野生觉醒者身上。”

        “尽管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的堕魔者,但缺乏进取心和自律意志的武者,不管变成什么都是个废物。”洛桦嗤之以鼻道,“可悲的家伙……它们根本不配拥有自然之力。队长,现在就动手解决掉这群怪物吧。”

        “再等等,”游龙公子沉着地制止道,“看情况似乎还有堕魔者在向这里汇聚——我们对付的敌人越多,外围的压力就越小。而且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既然已是进入末期的堕魔者,不按本能去猎杀那些野生觉醒者,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我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若能找出它们的意图,说不定比直接剿灭它们更有意义。”

        就在众人对局势交换着意见时,罗兰的目光却屡屡落在了那名天才少女身上。

        斐语寒的那声“陛下”始终消散不去。

        可以说在短短的数秒内,他的情绪都随着这句话大起大落,在灰堡王位上历练多年,已很少有能让他如此心神不宁的话语了。

        最初听到这个熟悉的称谓时,他几乎以为是爱莲娜的灵魂附在了对方身上,还差点将名字叫出了口。只不过在最后,他的理智又生生把话吞了回去——如果斐语寒真是爱莲娜在梦境世界中的新身躯,那么从一开始就不可能说出那番自我介绍,更不会毫无顾忌地坐在他身边了。

        这种从喜悦到失望的陡然转变并不好受,当时罗兰差点没被憋成内伤。至于对方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喊出陛下二字,稍微回想下也不难得出结论——嘉西亚就曾说过,武道家的五感远高于常人,而一些天赋者更是精于此道。加上对方也参加过三叶集团的晚宴,必然是听到了他和女巫们的对话。

        接下来的问题是,斐语寒到底对他的来历了解到了什么程度?

        从对方明显带有试探性的举动来看,罗兰认为她知道得并不多,至少对梦境之外的另一个世界一无所知。但这仍让他心中警钟大作,任何一个自主意识都不希望自己其实只是一个虚幻的存在,一旦梦境世界的奥秘泄露,必然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而且很大可能上,这个后果会是灾难性的。

        嘉西亚确实没有说错,斐语寒才是他最需要提防的人。

        “嗯?你们看,新来的那个堕魔者……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就在这时,耳机里传来的低呼声打断了罗兰的思绪,“它好像在指挥其他堕魔者。”

        他摘下夜视仪,贴着栅栏口朝厂房中央望去——只见在一名正装男子的指引下,一群堕魔者抬着三个集装箱缓缓走了进来。

        “未完全沦为傀儡的叛徒么……”游龙公子疑惑道,“它们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好几个旧派武道家也都皱起了眉头,比起彻底野兽化的末期堕魔者,这种介于似人与非人之间的对手往往更加难缠。它们失去了人性中的怜悯,却保留着狡诈和凶险,能做到这一点的,大多是堕落前便已小有名气的觉醒者。

        “嘘——”一直沉默着的斐语寒忽然开了口,“安静,箱子里有动静。”

        大家立刻屏住了呼吸。

        过了片刻,她才沉声道,“里面装的……是人。”

        “什么?”

        “我听到了细小的哭泣和哀求声,像是被堵住嘴后发出来的。”

        “也就是说,箱子里装的很可能是无辜的普通人吗?”游龙公子讶异道,“我以前从未在协会的记录上见过类似的事情——堕魔者虽然不忌惮杀戮,可也不至于专找普通人下手啊。”

        正当众人面面相觑之际,那名似乎是头目的敌人突然大声道,“是时候了,孩子们!神意已经临近,神明正渴望着献祭!”

        “吼——!”其他堕魔者纷纷吼道。

        “来吧,让力量归于本源,让神使重临大地!”

        “吼————!”

        “这个世界的毁灭,换回的将是我们的新生!把一切交给神明吧——献祭开始!”

        堕魔者们顿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嘶吼!

        “该死的,我们必须行动了。”队长咬牙切齿道,尽管从未听说堕魔者会有组织地拿普通人来献祭,更别提像邪教一样取悦什么神明,但事实是他们绝不能坐视无辜平民被屠不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救人甚至比剿灭堕魔者更加重要——武道家协会的核心精神,便是保护。“大家尽可能靠近箱子,将这群怪物挡在外面,放跑一两只也无妨,相信外围的伙计——他们会替我们解决的!”

        斐语寒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第一个冲出了藏身之处。

        其他人紧随其后,如一道出鞘寒芒般杀入了敌人群中。

        这座尘封已久的厂房刹那间沸腾起来!

        堕魔者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它们坚不可破的身躯在自然之力的轰击下层层断裂,一旦核心离体,立刻就会陷入瘫痪。

        而罗兰则走在队伍末尾,一边为队友断后,一边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能力——这已不是他第一次与堕魔者交手,战斗(群殴)经验可谓远高于队伍里的其他人。同那些觉醒了自然之力的武道家不同,他并不需要去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只要被他碰到,堕魔者就会力量尽失,之后完全是被他单方面殴打。另外他也不敢去碰触那些剥离出来的红色气旋,否则核心螺旋升天的景象就会被每一个人看在眼里。

        另外肩头的虫子也在微微颤抖,这证明菲丽丝等人已经赶到了现场,前有肉盾,后有支援的情况下,罗兰越打越顺手——尽管他的身手看上去是最朴实无华的一个,但实际上击倒的敌人却仅次于斐语寒。

        好在如今整个主战小队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几个箱子上,加上他的刻意伪装,倒也没人在一片混乱之中注意到这不同寻常的一幕。

        一切都十分顺利,仅仅付出了数人受伤的代价后,一行人便顺利冲到了集装箱面前。

        而现场的堕魔者已死伤过半。

        “什么嘛,看来比我想象的还要轻松,”洛桦甩了甩手上的鲜血,一把抓住箱门的锁扣,生生掰成了两段,“或许协会也应发我一本猎杀执照才对。喂,你们不要怕,武道家协会来救大家——”

        他没说完便愣在原地。

        其他人的目光也随之一凝!

        只见箱子里密密麻麻捆着数十人,他们像肉串一样被固定在众多钢管上,眼睛和嘴巴都蒙上了布条,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呼声。而他们的头顶,则垂落着同样数目的核心气旋。

        罗兰感到背后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他瞬间想起了好几个月前嘉西亚说过的话——

        「这东西既是堕魔者力量的泉源,也是他们被侵蚀的证明,并且一旦变异,自然之力就没法再恢复过来,不收集起来妥善封存的话,它迟早都会感染新的宿体——普通人哪怕只是最简单的碰触,都会被它夺去神志。」

        「你的意思是……它还能换着人用?」

        「所以才会有人收集它们,这群疯子打的什么主意简直一看就知道,他们就不怕这个世界走向毁灭么!」

        原来……近半年的准备,就是为了这一刻?

        罗兰回过头,猛地望向那名堕魔者头目

        它戴着单边眼镜,头发向后梳得笔直,身上是一套挺拔的西装,双手套着一对白手套,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刻板的管家。然而此刻,它的脸上却全是疯狂。

        “虽说没有你们捧场,也能完成这场献祭,但献给神使的礼物,总是越多越好不是么?”它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

        箱子顶上的核心气旋齐齐掉落下来。

        “不——!”

        洛桦伸手想要去推开被捆绑在箱内的人,但在人数如此密集的情况下,想要避免他们碰到核心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杀掉他们,趁现在!”一名旧派武道家大喊道。

        “可是……这些,都是普通人啊……”洛桦喃喃道。

        也就在数秒之间,侵蚀已然完成——哪怕它们都是新生的堕魔者,其实力与技巧远不能和堕落的武道家相比,但数量却是压倒性的优势。特别是在面对面时,仅凭啃噬的本能已足够致命。

        一群堕魔者轻松挣脱束缚,如潮水般涌出箱子,将距离最近的洛桦层层淹没了过去。...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202314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