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命运的轮回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命运的轮回

        将无冬城定下的作战方案交代下去后,爱葛莎、铁斧和伊蒂丝搭乘火车来到了最前线。

        为了满足火力打击和物资输送的双重需要,双线铁轨在这里变成了四条岔道一同推进,其配置和站点区域完全相同。虽然工程量的增加导致进度慢了许多,但指挥部的人都明白,作为火炬计划终点站的塔十号站点,很可能并不会出现在决战之中。

        若真等到要塞般的车站建好,魔鬼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改变败局,这一点对方的指挥官应该十分清楚——由钢铁铸成的黑河极难被摧毁,即使中断运输两三天,人类也能通过站点补给撑到线路修复,这使得以往常用的断后战术都失去了作用。而顶着火线冲击防御完备的站点,无疑也是送死。魔鬼唯一的机会,便是在十号站放下之前,阻止第一军的前进。

        换句话说,决战不会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节点——它随时都有可能爆。

        因此铁路两旁的掩体、堑壕、暗堡应有尽有,完全是按照交战现场来布置的。

        另外爱葛莎注意到,原本正对着圣城的轨道偏转了一个微小的角度,使得列车一侧趋向于和塔其拉平行,用陛下的话来说,这正是最适合车载火炮挥威力的「战列线」排布。

        而矗立在轨道尽头的,赫然是两列黑河号装甲列车。

        它们充当了移动堡垒的职责,四组可旋转的机枪塔随时都能向试图逼近阵地的魔鬼开火,其挂载的152毫米要塞炮移动版则直指天空,始终瞄准着塔其拉城的方向。

        一步步登上营区中央的望楼,被郁郁葱葱的各类植物所覆盖的废墟遗迹,也逐渐出现在冰女巫的视野中。

        尽管她早就知道了这个结局,但真看到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的家园时,仍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冲击与悲恸。

        即使过去了四百多年,她仍能从那残破不堪的轮廓中,找到昔日圣城的影子。

        “你就出生自那个地方吗?”伊蒂丝问道。

        爱葛莎点了点头,曾经的记忆再次汹涌地涌入脑海。

        「恭喜,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联合会的一员了。」

        「不愧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高阶觉醒者,探秘会欢迎你的加入。」

        「姐姐,你真是太厉害了!」

        ……

        「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她们都是为了联合会献出一切的战士,现在只是昏迷不醒而已,你们却要把她们变成试验材料?」

        「头部遭受重创恢复过来的几率有多低你又不是不知道,比起像这样浑浑噩噩的死去,她们也一定希望能在实验中做出更大的贡献。」

        「我不能接受。」

        「这是阿卡丽斯大人亲自签署的命令,如果接受不了,那你就退出吧。」

        ……

        「主人,城墙已经被攻破,联军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快走吧!」

        「可是我的妹妹还没有回来。」

        「她是戍卫军战士,不可能擅自脱离防线,您要是死在这里,不就辜负了她的心意吗!」

        ……

        「趁这机会,你们快逃!」

        「可是……大人,离开了塔其拉,我们又能去哪里?」

        「不要放弃,我们还有希望!翻过大山,跨过河流,去那片蛮荒之地……去重铸秩序!」

        ……

        「为什么你要坚持到最后?现在逃走的话,说不定还能活下去。」

        「我虽然没有魔力,但也明白许多道理——守护您便是我的职责。」

        ……

        「陛下,她醒了。」

        画面一张张闪过,宛若一个轮回。

        在大多数联合会女巫眼中,她都是一个异类,尽管挂着天才之名,却因为对待凡人的态度而颇受争议,之后更是因为神罚军计划而遭到探秘会排挤,不得已只能在迷藏森林中的私人试验塔中继续自己的研究。

        可即使如此,爱葛莎对塔其拉仍存留着不可磨灭的感情。

        这座城市曾被视作人类最后的堡垒,诞生过无数的英勇事迹,数千名女巫和几十万普通人前仆后继,倒在抗击魔鬼的战场上。她的妹妹也是其中之一,至今仍不知长眠在哪段倒塌的城墙下。

        逃出生天并没有带来解脱的感觉,反而成为了心头沉重的责任。

        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有无数战死同胞的求救声浮现在耳边。

        她不是临阵脱逃者——每逢做噩梦时,爱葛莎便反复告诉自己,活着是为了能够复仇,能够有一天重新夺回这片属于人类的土地。

        她相信那些神罚女巫也是怀着这份信念,才一直坚持到今天的。

        她们的性命,已不仅仅属于自己。

        地平线上的废墟中,两座高高耸立的巨型骨架隐隐可见,那是魔鬼新型的战争兵器,也代表着噩梦的源头。

        她望向铁斧,“我有一个请求。”

        “请说。”莫金人点点头。

        “若第一军能顺利将战线推进到十公里内,第一轮射向塔其拉城的炮弹,我希望能由我和神罚女巫们来出。”

        唯有雷霆和火焰,方能终结这场噩梦——火炮的轰鸣必然会将圣城废墟夷为平地,所剩无几的城市遗迹也会伴随着战死同胞的骸骨一同化作飞灰,成为沃土平原的一部分。

        但塔其拉却会在毁灭中迎来新生。

        ……

        三天后的傍晚,当工程队加班加点将铁轨铺设至距离塔其拉十二公里左右的位置时,希尔维率先注意到了魔鬼方面的异动。

        大量狂魔从巨型骨架脚下那片被红雾腐蚀的土地中爬出,纷纷涌入壕沟之中。接着两团硕大的“黑影”出现在残破的城墙前,并缓慢地向着阵地方向前进。

        她立刻意识到,那是两块体积惊人的神罚之石——就像曾在北坡山战役中现的神罚石柱一样,其尺寸恐怕堪比矿洞里的一些小型原生矿体。黑影的覆盖面积接近一百五十米,更重要的是,它完全遮挡住了魔眼的视线,令后方的景象全部隐没于黑暗之中。

        完美的侦查圈里出现了两片盲区。

        不管对方想要利用神石做什么,但一次出动上千只狂魔,对如今声势渐微的塔其拉魔鬼来说,已经算是殊死一搏了。

        这毫无疑问是大战将起的征兆。

        希尔维立刻拿起了通往地下指挥所的电话。

        数息之后,刺耳的警报声响彻整个营地!...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197477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