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掩没在沙下的图景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掩没在沙下的图景

  次日清晨,当罗兰走出卧房,来到城堡大厅中时,中断了连接的塔其拉女巫们纷纷向他抬起手肘,施以联合会的最高礼节。

  “早安,陛下,感谢您的招待。”

  “昨晚可以说是我这百年来最美好的经历了。”

  “我会在决战中期待着下一次与梦境的重逢。”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等面带幸福和满足感的神罚女巫离开城堡后,安娜好奇地问道。

  “一次丰盛的高端宴会。”罗兰笑道,朵朵在潼恩的配合下,几乎扫荡了餐桌上近一半的食物。也多亏这种规模的晚宴绝不会计较客人吃了多少,哪怕是拿来扔掉亦会立刻填补上新的餐点,换作是普通的自助店,只怕早就被服务员盯上了。毕竟按照“隐形口袋”的消耗速率,十张嘴都不够吃的。

  “听得我……都饿了。”安娜肚子里传来了咕噜声,“我什么时候也能吃上那些东西?”

  望着对方期待的蔚蓝双眼,罗兰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再过几年,一定可以。”

  高端美味主要体现在食材上,现代人之所以能享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山珍海味,依托的是发达的交通运输网络。想要在无冬吃到碧水港运来的新鲜海胆,至少得让内河船只的航行速度翻个两三倍才行。

  当然,就算技术短时间内达不到要求,只要能在决战中一锤定音,将魔鬼彻底赶出沃土平原,到时候搭着海鸥号去灰堡各地度蜜月、享受特色食物也不错。

  早餐是惯例的鸡蛋面包,外加一杯混沌饮料,对于同样在梦境中海吃胡喝过一番的罗兰来说实在诱惑力不大。不过想到塔其拉女巫之后依然得靠形如嚼蜡的高热干粮补充身体的消耗,他还是将餐盘里的东西吃了个干净。

  用过早餐,安娜很快向他告别,动身前往北坡研究室——无论是在无冬城还是在前线,她都很少有空闲下来的时间。事实上,女巫联盟中的大部分成员都是如此。回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他能看到前庭中时不时有熟悉的身影经过,女巫已经完全融入到这座城市之中,正和普通人一同营造着她们想要的未来。

  就在这时,夜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一封大庆港驻军寄来的信件。”她将一个厚实的纸包放在办公桌上,“我在楼下时看到肖恩拿着这个,就顺手带过来了。”

  “这么沉?”罗兰拿起裁纸刀。

  “应该是通过海运送来的。”夜莺走到他背后,从抽屉里摸出一袋蜜汁鱼干,“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罗兰拆开纸包,将里面的东西倾倒而出——除了信纸和一叠草图外,还有几袋密封起来的“石块”。从外表来看,基本和上次雷克斯呈献的样品相似。

  他快速浏览了一遍信上的内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第一军的报告令他心惊不已,所谓的上古遗迹,根本不只是海底洞窟那一点点方寸之地,而是遍布海角的常态!

  接到他的命令后,大庆港驻军立刻采取了行动,根据莫金人辛巴迪的指点,他们在海洞上方埋设大量炸药,直接将整个洞顶炸了个底朝天。被激怒的铁甲巨蝎破土而出,然后在毫无遮掩的沙地上遭到数个机枪班组和迫击炮小队的围殴,还没爬出十步便被打成了马蜂窝。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真正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接下来的清理勘探工作。

  工程队的测量表明,爆炸物让方圆数百米的地面出现了深浅不一的下沉,而这远远超过了炸药应有的效果。从附带的手绘图上,他看到偌大的沙面形成了一个下滑的斜坡,就好像整个大地都塌陷了一般。

  之后第一军又进行了多次爆破,并组织人手搬砂挖洞,最终在大庆港附近发现了十六个能挖掘到“火柴人遗物”的勘探点,而把它们连成一条线的话,涵盖的范围足以装下七八座海港。

  由于人力有限,沙民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也只清理出了三处塌落口,不过得到的结果却有着惊人的相似——皆是沙漠下方覆盖着厚达五至十米的“石碑墙”,而没有被石碑塞满的地方,则能看到一簇簇冒尖的青青绿草。

  翻完那些栩栩如生的手绘现场,罗兰不禁陷入了沉默。

  首先得承认,这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将石碑当做资源开采的话,储量自然是越多越好,如今曳光弹的定型工作已全部完成,有了该消息,大规模生产便等于有了保障。

  何况这种奇特的压电硅化物用途必然不止一种,光他现在能想到的,就有压力表、打火机、石英钟等等……

  还有祭典魔方的仿制——尽管勘探结果表明,放射族遗物的数量要远少于火柴人,但凑出一堆魔方来问题不大,譬如这次送回的样品,就差不多能满足赛琳的研究需求了。

  可隐藏在报告下的内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仅仅在大庆港附近,就发现了这么多“石碑”,那整个无尽海角下面又会有多少石碑存在?如果把它们看成是硅基生物的遗体,数量越大则意味着那场灭族之战越惨烈。

  而且三处塌落口土层结构几乎一致,说明它们应该是同一个时期形成的。

  一个难以置信的图景渐渐在罗兰脑海中形成。

  或许极南境的沙化并不是缺水导致的,银川也不是一开始就是一条地下暗河,那里曾郁郁葱葱,跟大陆其他地方没什么区别。

  直至战火延续到这里。

  数量惊人的火柴人被放射族杀死,尸体一路铺开,盖满了整个大地。这点可以从诅咒神庙的壁画中得到印证,放射族最终夺取了神明遗物,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关键在于神意之战结束后。

  硅基生命的尸体不会像碳基那样快速腐坏,化为泥土的养分,从而回归到生物圈的循环当中。一层又一层的躯壳堆叠在草地上,厚度或许比数层楼还要高。河道被堵塞,树林被压倒,大部分植物失去了生存空间,只有藤蔓能顺着缝隙爬上,吸收那宝贵的阳光。

  极南境的生态被毁于一旦。

  但大自然始终充满了包容。

  不管是有机还是无机,都终将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数百年后,最上层的躯壳逐渐风化,成为沙子,然后一层层散落下来。它们随风而动,直到填满所有孔洞。在这一过程中,夹缝中生长的藤蔓相续死去,唯有大范围没被火柴人压住的空地,才会有植物存活下来——数量众多的它们抵挡住了风沙的侵蚀,并将砂砾重新变为泥土。

  又是数百、甚至上千年的演化。

  上层无数具尸体一点点堆积成了沙漠,它们将下层尸体与海风隔绝开来,生生将原本的海岸线堆高了十余米。而沙丘的流动效应使得下方受到的压力始终处于变化状态,石碑发光、熄灭、发光、熄灭,这种极为漫长的交替无法保证植物的多样性,但却让一些生长周期漫长的草类存活下来。至于那些空地则成为了银川绿洲,并养育了莫金沙民。

  换句话说,现在的铁砂城和大庆港,都是建立在风化的尸体之上……

  这副图景让罗兰打了个寒颤。

  他甚至希望是自己猜错了方向。

  如果神意之战真的没有尽头,那这个世界上该会有多少牺牲品?

  在大地之下,在海洋深处……

  恐怕已找不到一处没被鲜血浸染过的领域。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196311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