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魔鬼的意图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魔鬼的意图

  其他三只魔鬼立刻做出了反应,它们控制着恐兽四散开来,忽左忽右地朝来时的方向飞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天际。

  撤退时,其中一只魔鬼还回身将投矛扎入了被打碎半边翅膀、正螺旋下坠的坐骑脑袋里。

  尽管安德莉亚一直凝神盯着目标,但第二枚立起的硬币始终也没能出现。

  “居然逃了?”纱薇讶异道,“它们此行到底是为了干什么的?”

  未战先逃对魔鬼来说似乎还是头一回,在以往的印象中,这个凶残无比的族群不试着狠狠咬上目标一口绝不会善罢甘休。既不是进攻,又不像侦查,只是不停在一个位置来回盘旋,这实在让人觉得颇有些意外。

  “不知道……”安德莉亚松开扳机,“而且它们似乎已经摸清楚该如何躲避狙击了。看来敌人学得也很快啊,你说是吗,小莫丽尔?”她笑着望向正在一旁揉耳朵的莫丽尔。

  “你下次应该早点提醒才是,”莫丽尔抱怨道,这把武器的动静简直不比火炮小多少,她差点就没来得及护住耳朵。即使如此,那声雷鸣般的巨响依然令她脑中嗡嗡作响。

  “抱歉,我也没想到「引导线」会出现得这么快,大概是我的能力又进步了吧。”安德莉亚眨眼道,“为了表示歉意,我给你一个特别补偿如何?”

  “你也不是故意的,还是不用了,”莫丽尔挠了挠头,“毕竟击退敌人更重要嘛。”

  “但那会让我一直过意不去的。”

  “呃……”望着对方认真的眼神,她只好答应下来,“那补偿是什么?”

  “混沌饮料喔。”安德莉亚掩嘴道。

  “你……确定?”莫丽尔惊讶道。在沉睡岛时,她只知道对方不仅出身自显赫世家,而且能力也是战斗女巫中数一数二的强大,地位可谓和灰烬不相上下;加上一直都陪伴在提莉大人身边,因此和她的接触并不多。也就是来到无冬城后,战斗女巫和非战斗女巫之间的隔阂彻底消失,她才发现对方原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冽,而是一个既优雅又亲切的人。

  但她没想到安德莉亚竟然会如此大方!

  “是啊,普通规矩是一局牌记一杯,我的特别补偿就是,你输了的话可以从我这儿免杯,而我输了照样记给你。怎么样,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原来如此,只进不出的话确实……等等,才不是这样!”莫丽尔醒悟道,“到头来还不是要打牌么,这种偷懒的行径,我——”

  “可你已经答应了,就在刚才。”安德莉亚露出一副“太迟了”的表情,“待在这儿不要离开,我去指挥所汇报下情况,马上回来!”

  莫丽尔还没来得及开口辩解,对方便已跃下砖垛,飞也似的消失在堆场区尽头。

  她望向一脸感同身受的玛姬,终于知道那句「是她们强拉我来这里」的意思了

  ……

  前线指挥所。

  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所有关于这场“意外遭遇”的情报便已全部汇聚到了铁斧桌前。

  最先发现敌人踪迹的正是游荡在警戒圈外围的闪电和麦茜。

  当时两人一前一后交替穿行于云层之中,恰巧躲过了敌人的视线,之后便一直尾随在魔鬼的六点方向,并用聆听符印向希尔维发出了预警。

  根据闪电的描述,魔鬼的飞行路线在地图上构成了一条鲜明的直线——它刚好连接着铁路前线与塔其拉废墟。换句话说,对方并不是在执行巡逻警戒任务,而是打一开始就冲着第一军而来。

  整场遭遇大约持续了一刻钟左右,取得战果的只有安德莉亚小姐——反恐兽狙击枪是唯一一件能在这个距离上命中飞行目标的武器。损失一员后,剩下的魔鬼立刻选择了撤退,并在逃窜时左右晃动,以规避后续打击。事实证明这是一种有效的手段,安德莉亚没能再获得出手机会。

  希尔维一路监视对方离开警戒圈。

  闪电和麦茜亦没有再采取任何行动。

  十五分钟后,警报解除。

  铁斧放下手中的报告,长出了一口气。

  这便是罗兰陛下制定的战争情报统合体系——由交战单位逐级上报自己的行动,最终汇集到总参部,然后由参谋人员整理、提炼,以还原战斗的整个过程。配合上地图和沙盘使用时,军队指挥层便能对前线的战局有一个最直观的了解。

  虽然出征前曾操演过数次,但该体系的首次实际运用仍让铁斧心生感触——他第一次感觉到战争是如此的清晰,自己就好像站在云端之上,从空中俯瞰了交战的全过程一般。

  在铁砂城时,哪怕是氏族之间数百人的战斗,都有可能一片混乱,想要事后理清成败得失,费时费力不说,大多也只能得到一个粗浅的结论。但现在,无论是敌人的行动还是己方的反应,都如实呈现在他脑海中,这种了如指掌的感受让铁斧觉得,莫金氏族的那些争斗,充其量只能算是斗殴而已。

  当然光了解全局还不够,接下来最重要的任务无疑是弄明白魔鬼的意图。

  铁斧望向一旁凝视着地图的伊蒂丝——她也是唯一没有和其他参谋部成员讨论的人。

  对于之前他将私底下同对方接触如实汇报给罗兰陛下一事,铁斧并没有什么后悔之意,陛下是他发誓一生效忠的人,哪怕对不起北地珍珠,他也不会有第二种选择。只不过此举终归有所亏欠,他也做好了被对方冷嘲热讽或是置之不理的准备。可结果却有些出乎意料,对方就像没发生过这回事一样,哪怕被陛下责罚后,也依然会邀请他参加参谋部的一些聚会,只是不会再单独讨论政事而已。

  现在想来,他确实不大了解女人的想法——从极南境时起就是这样了。

  “你发现什么了吗?”铁斧走到她身后。

  “并没有,”伊蒂丝耸耸肩,“我又不是魔鬼,怎么可能一个照面就知道它们的想法。”

  “你没和他们讨论,我还以为是有了头绪。”

  “缺乏线索的讨论没有太多意义,你既无法证实它,也无法证伪它,只能徒增担忧罢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当做是总参部的定论,一并报告给陛下了。”铁斧点点头。如果连北地珍珠都捉摸不透,那么这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你去吧。”伊蒂丝顿了顿,“不过……”

  “不过什么?”

  “我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如果敌人真想打我们的主意,近期一定还会有所行动的。”

  接下来的情况证实了伊蒂丝的看法。

  仅仅过了两天,魔鬼再一次出现在东北方向。

  同样是四只狂魔。

  而这一回,它们离前线更远,直接用肉眼观察的话,几乎只能隐隐看到四个黑点。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179861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