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阿琪玛的发现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阿琪玛的发现

  晨曦东北边境,笼山区域。

  越往上走便越艰难,到处都是盘根错节的藤条与巨树,厚实的树冠层层相叠,只能从缝隙中看到一点点灰蒙蒙的天空。

  唯一让阿琪玛感到安慰的是,他们至少不用与齐膝深的积雪对抗——这里受邪魔之月的影响较小,并不会出现大雪封山的情景,如果都像绝境山脉一个样,那他们大可等到春夏之交的时候再来了。

  不过这不意味着在深山中穿行是份轻松的活。

  站在山下时,笼山不过是一道平缓的高坡,连陡都算不上。可真进去以后,却发现里面连条小路都没有,根本不适合大部队翻越。登山头天一行人爬了不到两里路,就有三人受了伤,无奈之下,同行的国王亲卫肖恩不得不让军队驻扎在山脚的小镇里,只挑出几个精锐跟随她继续前行。

  一位当地向导纳夫,一名神罚女巫罗瑟,一个来自托卡特家族的联络使马尔,加上她和肖恩等人,便构成了这支古怪勘探队的全部。

  ——不怪才有鬼呢!

  神罚女巫说是受陛下的委托,照看她的生活,毕竟成天和男性一起行动,会有很多事情不太方便。但阿琪玛敢肯定,只要她企图逃跑,对方一定会第一时间打断她的双腿。

  马尔.托卡特虽然是晨曦国王派来的联络使,但在深山老林中有什么需要联络的?不老老实实待在镇子里,而是执意要求一起上山,显然是带着目的而来。若不是挂在托卡特家名下,且一路上确实帮忙不少,只怕早就被肖恩用麻布袋套住扔回去了。

  勘探队就更别提了,这支“毫无敌意”的探矿队伍可谓武装到了牙齿,连铲子都能用来削人,面对个别领主的骑士随行时,大有一声令下便全歼对方的架势,完全不像是一群处于生活底层的普通矿工。

  而且这伙人没有一个知道自己到底在寻找什么,包括阿琪玛在内——不是金银也非铜铁,唯一的引导物不过是她手中的这一小块材质不明的硬币罢了。

  “等……等等,”走在前方的向导忽然举手示意停下,“小心,这里有陷阱!”

  阿琪玛听到身后顿时传来了一片咔嚓声——她知道那是火器上弹待发的预备动作。这一个多月来,肖恩没少跟她聊到陛下的那些传奇战绩,她也对这支部队的战斗能力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事实上,比起曾经同为女巫的罗瑟,她发现自己更喜欢跟普通人待在一起。

  罗瑟的反应则镇定许多,她连剑都没有拔出来,不紧不慢地走到向导身边,“哦?这是……投矛绊索?”

  “没错,”纳夫指了指一根树干顶端,“看见没,矛就藏在那里——只要我们不小心碰到机关,那些玩意便会把我们射成筛子!”

  阿琪玛顺着他的指尖望去,只见枝叶间露出了几根削尖的木棍,仿佛正从高处冷冷俯视着他们,只要落在身上,必然会伤及头部、颈脖等重要部位。这绝不是猎户布下的陷阱,倒更像是针对人而设置的。

  “机关在哪?”肖恩沉声问道。

  “您找不到它们的,”纳夫摇摇头,“我们脚下的每一根藤蔓、每一根枝丫都有可能是绊索的一部分,除非一把火把这儿烧了,否则很难彻底破坏它。”

  “那怎么办?”马尔嘟囔了句。

  “只能绕路了,大人。”

  “不,你们都退后。”罗瑟忽然开口道,“让我来试试。”

  “你说……啥?”纳夫惊讶地望向神罚女巫,“喂,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后者已经缓缓走进了危险区域。

  这片野草是如此的密集,以致于不作砍伐的话,根本看不清脚下的情况。还未走出多远,阿琪玛便听到了嘣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拉断了一般,紧接着树冠上响起了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宛若毒蛇吐信!

  不知藏于何处的绞绳猛地绷直,将树顶的木棍一口气弹出!与此同时,罗瑟也拔出了长剑!

  “完了……”向导顿时闭上眼睛,似乎不忍心看着这名女子命丧当场。

  但阿琪玛却目睹了接下来的一切——

  只见神罚女巫双手握住剑柄,像拍打苍蝇似的,将射来的木棍一根根拍回!巨力撞击之下,大部分棍子应声而碎,她却表现得游刃有余,仿佛那根本不需要花费多少力气一般!

  等动静平息,她身边的草地已是一片狼藉。

  “这样陷阱就解除了,”罗瑟收剑回鞘,向众人耸肩道,“我们继续上路吧。”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纳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

  “啊哈……我就知道各位大人本领高超,身手不凡,不愧是王都来的大人物!”向导好不容易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后,立刻换了一套说辞,“特别是这位武士,剑术简直可以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了!”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罗瑟打断道,“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山里会有这种陷阱?那些木棍投矛对野兽而言,很难起到什么作用吧?”

  这亦是阿琪玛想问的问题。

  “它的确是用来对付人的,”纳夫老实回答道,“越往山上走,陷阱就越多,因此笼山还有另一个别称,叫做陷阱山——这些玩意,都是历代领主留下来的,唯一的目的便是防范狼心王国。”

  “狼心?”肖恩重复道。

  “没错,这条山脉几乎从海边延伸到旧圣城,算是两国的天然分界线,由于晨曦的地势更低,因此像被它围在了笼子里一般,笼山也是因而得名。”纳夫解释道,“但问题就出在山的形状上——你们在山脚下时应该注意到了,笼山南面如同一道缓坡,看上去很高,走下来却十分容易。这就导致了邻国的强盗、猎户和难民经常通过笼山侵入晨曦的边境领地,一开始他们还只是在山中搜刮资源,后来干脆跑进村里偷窃、抢劫,弄得当地领民惶惶不安。领主也十分头痛,于是干脆想了个一劳永逸的办法,那就是放弃笼山。”

  “原来如此……”马尔.托卡特恍然道,“边境上居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领主阁下自然不希望引起国王的注意嘛,”纳夫接着说道,“再说我们又不是对面那帮穷苦人,他们不靠山吃山就活不下去,我们只需换个活法就行了。封山以后,领主派人在里面种上了速生的杂草和藤蔓,还设置了一大堆陷阱,这个习俗一代代传下来,笼山就成了如今的样子。”

  于是你们把它变成了真正的牢笼,虽然阻隔了对方,却也禁锢了自己,阿琪玛心想。如果是罗兰.温布顿陛下,一定不会选择这么做。那家伙的眼神总是望着远方,哪怕在向她交代任务时,焦点也没有一直落在她身上。

  不对,自己干嘛要在这种时候想到他?

  阿琪玛连连摇了摇头。

  陛下只是雇主而已。

  赶紧完成任务,争取早日回到多莉丝她们身边才是正事。

  ……

  果然如向导所说的那般,之后一行人又遇到了数个陷阱,但对神罚女巫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就在夜幕即将来临之际,阿琪玛忽然看到硬币上的绿光陡然旺盛起来!

  一片密林之后,也出现了耀眼的光源,两者之间仿佛有无数光点来回奔波,组成了一道明亮的光桥。

  这是源头级的反应!

  她终于找到了另一处源头!

  然而当勘探队遵照阿琪玛的指使穿过密林后,众人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那竟是一座半掩在山腰中的废弃建筑,破败不堪的石门内深不见底,而两旁刻满诡异符号的立柱显然证明了它并非天然之物。

  阿琪玛也惊讶地瞪大了眼。

  陛下不是说她要找的是一种奇特的矿石么?

  为什么源头会出现在一座疑似荒废许久的遗迹里?...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173331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