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颠覆常理的观影体验(上)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颠覆常理的观影体验(上)

  维克多按下心中的疑惑,按照票上标示的座位号,在三排十号坐了下来。

  “你是洛萨家的那位……”旁边忽然有人开口道。

  他略有些意外地偏过头去,发现对方是一名打扮华贵的女子,和玲珑不同,此人一看便是久经情场的老手,无论何时都能将自己最诱人的一面展现出来,“维克多.洛萨,请问你是?”

  “久闻你的大名了,”女子微笑着抚胸道,“我叫丹尼丝.佩顿,来自晨曦辉光城。”

  “原来是佩顿家的大小姐,”维克多恍然大悟道,“没想到还能在异国之地看到同城的商人。”

  “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传闻中的商业天才,”丹尼丝指向身旁之人,“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担任过晨曦大使的约寇阁下,正是他邀请我来此的。”

  “幸会幸会。”

  接下来又是一番寒暄。

  与约寇交谈间,维克多也顺带认识了一批灰堡的上层人士。

  果然如他所料,能在首映场进入剧院的,基本非富既贵。比如坐在最前排的观众,大部分都是市政厅中的实权者,听约寇的说法,他们的票全是由陛下赠予,无需自己掏一枚铜鹰。中后排则是来自各地的豪商与贵客,他甚至还在人群中看到了灰堡王都剧团的身影。

  四十枚金龙的门槛将剧院变成了一场小型宴会,若能和这些人打上交道,该项收获便已值得上回票价了。

  等所有人到齐后,十多名侍从推着小车从另一扇门鱼贯而出,将一包包奇怪的纸袋放进躺椅扶手边的凹槽内。

  “这是给我们的东西么?”玲珑好奇地拿起一袋左右打量,“呃,上面写的字似乎是爆……爆米花?”

  “还有炸薯条和牛奶——所以这些都是吃的?”维克多注意到标注着牛奶字样的袋子材质颇为奇特,看上去像羊皮纸,摸起来却柔软无比。只是通体一个模样,一时间令人无从下手。好在大字下方还画有取用示意图,无疑已考虑到了客人初次使用的情况。

  当他按照图示步骤,将一根透明的软管插入袋顶封口,吸取到里面的牛奶时,心中不禁涌出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成就感。

  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连带着平日里平淡无奇的牛奶都仿佛香甜了许多。

  温馨的提示、精巧的设计、以及从未见过的包装——哪怕里面装的是水,也能卖出不错的价钱来!

  设计它的人,一定是个杰出的商人。

  而且维克多意识到,如此做法并不仅仅是为了新奇有趣,和有棱有角的传统瓷制、玻璃器皿不同,这两种袋子显然很难对人造成伤害。考虑到观看者的身份,此举便显得尤为重要了。同时椅子旁的收纳槽也和袋子完全贴合在一起,即使将拆封了的纸袋放在里面,亦不会有丝毫洒落。

  如此成熟的搭配,很难想象会出现在一个头次亮相的新品上。

  就在维克多打算试试那袋爆米花是什么味道时,一个空灵的声音忽然在大厅上方响起,“欢迎各位来到灰堡魔影院,《狼心奇缘》马上就要演出了。请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仔细聆听观影守则。在观影过程中遇到任何问题,都请按守则行动,以免发生意外。”

  场内顿时涌起了一阵骚动,因为观众都只听到了声音,却没找到说话人在哪里。

  “首先,魔影时长一共两小时又十五分,即一个时辰多一刻,期间没有休息时间,也不允许自行离开座位。如果需要帮助,拉动座椅下方的召唤铃牵引线并原地等待即可。”

  “其次,这将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观看体验,无论发生什么,都请不要惊慌。各位需牢记,它只是一场特殊的戏剧,而非真实发生的事情,若因自身原因造成任何第三方损失,无冬城警察厅都将追究其责任。”

  听到这里,维克多忍不住轻笑出声来,喂喂,这世上还有能把戏剧当真的人?连惊慌一词都用上了,实在有点自卖自夸的嫌疑。他趁此机会向身后瞄了眼,果然,那几位戏剧同行脸上都露出了浓浓的讽刺之意。

  倒是玲珑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紧张地抓住了躺椅的扶手。

  大概是为了空出消化时间,声音隔了数息后才重新响起,“那么,请大家好好享受这段梦幻般的时间。”

  “现在,让演出开始吧!”

  随着话音落地,四簇发光魔石缓缓上升,隐没于穹顶之中,大厅里顿时昏暗下来。

  这是什么意思?光源的充足与否将直接影响到戏剧的整体效果,露天剧院大行其道便是这个道理,连光都没有,让人怎么欣赏去表演细节。维克多嘴角的弧度又大了些,他已越发好奇,前面已弄得如此玄虚,到后面要怎样才能收场。

  然而还未等他收起笑意,下一秒便直接愣在原地。

  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后,视野瞬间变得漆黑一片——这绝对是他见过最黑的黑,说成是深渊也毫无问题,别说前后左右了,就连他身下的座椅亦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屁股下的触感还在的话,他恐怕已经跳起来了。

  但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维克多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完全隐没于黑暗之中,即使把手放在眼前都无法察觉出任何异样。他已分辨不清这到底是太黑的缘故,还是被彻底剥夺了视觉。

  场内掀起的动荡证明他并不是唯一惊讶的人,彼此间的大呼小叫让空气里充满了一股紧张的气氛。

  惊慌失措原来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如果不是开场前的那番告诫,只怕现在众人早已方阵大乱。

  就在这时,一道柔和的光芒从头顶洒下,将黑暗驱散殆尽,再次照亮了大厅——不过重获光明的观众并没有因此而镇定下来,反而齐齐抽了口凉气。

  天哪,维克多也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眼前的场景竟然已不在剧院之内,而是移动到了天空之中!

  他能听到寒风在耳边吹拂,也能清晰地看到雪花飞扬的天穹;脚下空无一物,离大地至少千丈,山川和丛林都化作了灰白相间的斑点,仿佛孩子们的涂鸦。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令维克多浑身颤抖起来,几乎是使出浑身力气,他死死抓住扶手,将身子缩卷进了“无形”的躺椅之中,就好像那是唯一的承载之物,一旦失手便会从空中坠落下去,摔得尸骨无存。

  “在遥远北方的一座山岳之都里,生活着两位活泼可爱的公主,而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直到旁白声不紧不慢地响起,他才惊觉自己仍在观看一场戏剧,而不是被神明召入了天国。

  「这世上还有能把戏剧当真的人?」

  维克多欲哭无泪,谁能想到魔影竟会是这个样子的?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珠宝商人经历了他这一生中最不可思议的时光。...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170802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