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理念之争(下)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理念之争(下)

  的确是这样。

  卡金.菲斯依然是梅伊所熟悉的那个人,至少在戏剧上,他有着极为纯粹的信念。正因为这份信念,才会对她的失望不加掩饰,也不会因为需要她的帮助而改变说辞。

  为他的剧团空出场地,从而换取一场完美的演出,对于真心喜爱着戏剧的人来说,似乎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可她却发现自己无法轻易说出那个是字。

  仿佛有什么东西阻止了她。

  梅伊闭上眼睛,耳边隐隐传来了女孩的呼声。

  「兰尼斯夫人,请等等我……」

  「这是我的谢礼,请您一定要收下……」

  随后有人将一条咸鱼递到了她手中。

  那一瞬间,梅伊突然明白了,阻止她的到底是什么。

  她睁开眼,迎上戏剧大师的目光。

  这一次,她不再有丝毫回避之意。

  想要把答案推脱出去有很多种说辞,先肯定自己的欣赏之情,再接上“但是”作为转折,之后无论是解释魔影的放映本质,还是告知此场戏剧由国王陛下一手钦定,都算得上是一种不失分的回答。

  卡金.菲斯对无冬城知之甚少,他既不清楚星花剧团的特殊之处,也不明白陛下对戏剧的看重,可谓从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她若能细说清楚,不仅可以扭转这些人的误会,甚至有机会将卡金大师的失望挽回不少。

  但梅伊心里知道,这些都不过是另一种逃避罢了。

  “卡金先生,您的表演只是为了陛下而准备的么?”

  “还有前来祝贺的贵族、大臣与领主们,”卡金点头道,“如果没有与之相配的观众,即使演出再精彩,也没有意义。”

  就像黄金配珠宝、好酒配玉杯,演员的一笑一颦、一举一动,都有其自身的意味在里面,唯有细心且专注的鉴赏者,才能品味出优秀与极致之间的差别。

  理应如此。

  “那么请恕我不能答应您,”梅伊正色道,“因为您所演的,绝不是一场完美的戏剧。”

  “什……么?”老人皱起了眉头,“你连看都没有看过,又是如何做出这番断定的?”

  “因为哪怕它再精彩,那些人也只是在一旁欣赏罢了——”她感到心底有力量在不断涌出,“他们会鼓掌、夸赞,会在闲暇时谈到它,但也仅此而已。这场戏剧不过是他们众多娱乐中的一小部分,若没有它,他们的生活亦不会有任何变化——若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又如何称得上完美?”

  卡金.菲斯的脸色沉了下来,对于创作者而言,戏剧就相当于自己的孩子,没有人能轻易接受这种评价,“我原以为你只是为追逐名望而迷失了方向,没想到还学会了世人的狂妄。听你的说法,难不成你见过完美的戏剧是什么样的?”

  “我没见过,”梅伊坦然道,“但我知道它应该是什么样的。”

  卡金凝视着她,目光犹如利刃,多年的积威让他有着一股如山般的压迫感,这份沉重足以令戏剧界的后辈胆寒。

  显然对方在等待她作进一步的解释,而这是一个极容易失分的回答,或者说,无论怎样作答都不可能令对方真正满意。

  可梅伊没有退让。

  她也知道,接下来的这番话说出去后,她将彻底走上另一条道路——他们不曾见过,也无法理解的道路。这意味着她会同戏剧界的大多数人分道扬镳,届时别说是失望了,恐怕过去的一切情分都将终结,她亦不可能再融入他们之中。

  代价很大,不是么?

  她问自己。

  然后另一个声音回答了她。

  「但它值得我们这么做。」

  梅伊开了口,“绝好的戏剧不应该仅仅只是一件观赏之物,一项只在贵族空闲时才会进入他们视野的娱乐;它完全能承载更多的东西,甚至可以改变他人的命运——”

  “《女巫日记》让民众有机会了解到女巫的一生,从而卸去本不属于她们的污名;《曙光》鼓励大家参与劳作,告别贫苦与饥寒,受此号召,许多人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新城市》用直观的方式,让新迁入者接受了无冬城的规则,也令流窜至此的黑街老鼠没了容身之处。而《英雄的一生》……”

  她顿了顿,缓缓说道,“使一名悲伤无比的小姑娘重新振作起来,投入到新的生活中——我想像她这样在战争失去至亲的人并不是少数,不管有多少人因此而改变,我都很高兴能通过戏剧帮助到他们。”

  “你到底想说什么……”卡金沉声道。

  “您曾告诉我,最杰出的戏剧是让观众沉浸于角色的一生,可如今我却更想让他们看到属于自己的未来。”梅伊直言道,“没了珠宝和玉杯,贵族们也能找到其他替代品,而我所演的戏剧,却是能填饱大多数人肚子的食粮。”

  面对这个答案,卡金第一次没有接话。

  “我相信您预备了两年的戏剧一定十分精彩,可星花剧团即将演出《狼心奇缘》同样超乎想象。尽管从准备到登台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甚至部分演员还是首次演出,但它依然是我见过最棒的戏剧。”她微微屈膝行了个礼,“若您在观看过它之后,其想法也没有丝毫改变的话,我会向陛下推荐您的新剧的。”

  离开哨声旅店后,梅伊只感到浑身舒畅,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刚走出巷子,她便看到了在街道旁等待的卡特.兰尼斯。

  “你怎么来了?”梅伊讶异道。

  “艾琳说你被卡金先生的管事接走了,我有点放心不下,于是就过来了。”卡特耸耸肩,“反正待会还要去便民市场买点食物做晚餐,也正好顺路。”

  “是吗?”梅伊瞥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天在旅店里发生的事了?”

  “你那天饭都没有多吃一碗,看不出来才叫奇怪呢。”首席骑士得意道。

  “等等……”她猛地停下脚步,“不会是你去跟市政厅说了吧?回绝卡金剧团的演出申请之类——”

  “啊?”卡特挑了挑眉头,“你在说什么啊?我拒绝谁的演出了?”

  梅伊盯了他好一会儿,才舒了口气,“不,没什么……”

  “喂,又不告诉我吗?”

  “反正不重要啦……”她笑道,“对了,你还没有买好晚餐吧?”

  “怎么,你有很想吃的东西吗?”

  “嗯,今晚就吃咸鱼吧。”

  “咸鱼?你不是不喜欢吃这类腌制品么……上次那位小姑娘送你的,你都吃了好几天——”

  “我现在喜欢吃了,不行么!”梅伊打断了卡特的话,随后向他伸出右手,“我只问你去不去?”

  “当然,”骑士毫不犹豫地牵起了她的手,“只要是你的要求,去哪都成。”

  ……...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170501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