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一十六章 再见安妮

第七百一十六章 再见安妮

  第七百一十六章  再见安妮

  敲定完猎捕邪兽方案后,女巫们回房稍事休息,等待晚宴开始,罗兰则将伊菲单独留下了下来。  www..net

  “我有一件事想先告诉你,以免你到时毫无准备。”他尽可能用柔和的语气说道,“我记得你曾说过,在被血牙会收留前,你有一名朋友叫安妮,对吧?”

  “是……陛下,”伊菲眨了眨眼,似乎不大明白他为何会突然提起此事。

  “从晨曦赶往灰堡的这批女巫之,除了那名假扮成侍女的塔其拉幸存者外,其余都来自狼心。”

  伊菲的眼睛一下瞪圆了,“陛下,您是说……”

  罗兰点了点头,“她们有一人叫安妮,而且同样被血牙会拒绝过。”

  她顿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喃喃道,“这、这是真的吗?”

  此刻伊菲的脸并非全是喜悦,还有一半是愧疚和担忧,恐怕在她心里,仍在怪罪自己当时没有选择和对方一同离开。

  之所以没打算给两人一个惊喜,也是出于这点考虑——他拿捏不准安妮对伊菲又怀着什么样的感受,如果因此而记恨这位离她而去的血牙会女巫,重逢之喜变成翻脸之时显得很尴尬了。

  “3009,”罗兰说道。

  “什么?”

  “3009,她的房间号,”他呼出口气,“至少从目前来看,她和你的描述十分接近。而且你若想知道答案,自己去看一眼不知道了吗?”

  伊菲沉默了片刻,随后向他深深低头致意,“我明白了,陛下,谢谢您!”

  “去吧,时间有时候能冲淡一切。”

  “是!”

  望着她急匆匆跑出会客厅的背影,罗兰摸了摸下巴。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他想。

  *******************

  三层零九号房,三层零九号房……伊菲一边默念着房号,一边朝女巫大楼跑去,连幽羽和日暮的追问声都顾不理会。穿过布满积雪的后花园和白皑皑的橄榄树林,她顺着楼梯一路向,很快来到了第三层。

  然而越接近目的地,她的脚步愈发慢了下来。

  心的不安也在不断扩大。

  当年结伴同行,安妮一路照顾她到大公岛,但在得知安妮没法加入血牙会时,她并没有执意留下来。这种愧疚感一直折磨着她,特别是以为安妮死在狼心后,她曾很长时间彻夜难眠。到最后她将对自己的痛恨发泄到那些贵族身,伪装出来的强大和无畏,都是掩饰心悔恨的外壳。

  但现在,这具外壳无法再保护她了。

  她本能的产生了畏惧。

  如果安妮不原谅她,她该怎么办?

  伊菲站在房门口,却不敢伸手去敲门。

  “我知道你会这样,”一个声音冷不丁从身旁响起,把她吓了一大跳。低下头,才发现个头矮矮的幽羽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边,走廊远处还站着气喘吁吁的日暮。

  她们看起来像是担心自己才追来的,伊菲心里不禁一暖。

  “一旦遇到跟安妮有关的事情,你总会像变了个人一样。”

  “你们……都听到了?”

  “当然,陛下单独留下你谈话,我们怎么可能不偷听……”小姑娘撇撇嘴,“万一他想要胁迫你,我们也能帮忙守下门不是么?”

  “有你这样帮忙的么,”伊菲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心的紧张之情也被冲淡了几分,“你其实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也差不多啦,”幽羽耸耸肩,“做好准备了吗?”

  “准备……什么?”

  砰!砰!砰——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小姑娘已经用力捶了几下门板,接着朝日暮跑去,“记住,说出自己心里想说的话行了!”

  “不,等等……”

  然而已经晚了,门后响起了脚步声,刹那间,伊菲感到自己浑身都僵硬起来。

  随着咔嚓一声,房门被推开了,一名身形高大的女巫出现在她面前。

  开门的正好是安妮。

  她永远不会忘记这张面容。

  犹如刀削般的敏锐眼神,微微挑的眉角,以及掩藏在坚毅面容之下那份关心同伴的柔软。她原以为再也没有相见的一天,亦害怕自己迟早会忘记对方的模样,可再次重逢时,她才发现她的身影只是暂时被浮尘掩盖,重新翻出来时,依旧焕然如新。

  时间仿佛停滞在这一刻。

  「安妮,我累了……」

  「安妮,你一个人走吧。」

  「为什么安妮不能留下来?」

  「不,我……想和安妮在一起……」

  脑海的片段不断浮现,外壳土崩瓦解,她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再次变成了那个无助而彷徨的女孩。明明想要问一声好,却怎么也发不声来,张了张口,眼睛莫名发酸起来。

  伊菲终究没能止住这股酸意,她抱住安妮,先是轻轻抽泣出声,随后放声大哭起来。

  “对不起……呜……安妮……对不起……”

  野兽从来不会哭泣。

  而从这一刻起,她不再是野兽了。

  *******************

  安妮仍有些愣神。

  当推开门的刹那,她还没有想起这位站在门外的女巫到底是谁,只觉得模样格外熟悉,直到她抱住自己,并哭泣着道歉时,那段跋山涉水前往血牙会的经历才重新浮现在眼前。

  要说心没有任何怨念是不可能的,甚至在血牙会试图将她卖给贵族时,这种遭到背叛的愤怒也有一部分迁到了伊菲身。

  然而看到她哭得不能自已的模样,安妮忽然觉得所有不满都烟消云散了——那时候的她瘦弱得像一只猴子,脸全是泥巴,总是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想让她反抗血牙会的命令,不顾一切地留下来,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安妮长叹了一口气,伸出双手,轻轻搂住伊菲,“……我不怪你了。”

  听到这句话,伊菲微微一颤,哭得更大声了。

  ……

  过了半个时辰,她的情绪才逐渐稳定下来。

  也在这个过程,安妮了解到了血牙会的始末,当她得知主谋摩根伯爵已经死去,其他女巫也已脱离血牙会的控制时,心一直扭曲着的结终于舒展开来。而解决这一切的正是罗兰.温布顿和他的妹妹提莉殿下。

  事情似乎真的向好的方向转变了。

  望了眼哭累后靠在她怀里睡着的伊菲,又望向身边一脸好的艾米等人,她下定了决心。

  “我们和温蒂签订契约,向国王效力吧。”

www..net
...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1268809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