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命运交织之战(上)

第六百二十六章 命运交织之战(上)

  这是……一场梦?

  罗兰眨了眨眼,一步步走到围栏旁边,俯瞰夕阳映照下的学校全景。

  空旷上的操场上空无一人,孤零零的球门架在橘红色的余晖中拖下长长的阴影,远处是熟悉的图书馆和宿舍楼,一排排透亮的窗户被沉入天际的落日染上了一抹金边。

  他曾在这里学习生活了近七年时光,一草一木都熟悉无比,而现在所待的地方,无疑是教学楼顶层天台——也是他闲暇时最常去的地方。

  在这里,罗兰有着太多的回忆。

  比如背后随着暖风不断开合的铁门。

  这扇铁门堪称教学楼顶一道独特的风景,外表古老得就像是考古学家从地里挖出来的文物似的。他来到这所学校时铁门就已经破烂不堪,只要一推就会出断断续续的尖叫,仿佛喘不过气来似的,所以开合铁门后的那段时间总显得特别寂静。罗兰总认为它很快就要彻底倒下,可是直到他毕业的那天,铁门依然静静的呆在天台上。

  不过既然是梦的话,为何自己还是这副模样?

  他低头看了看修长的双手,又摸了摸肩头的灰,显然这身高和体形都与沉迷学习时的自己毫不相符。

  想想看……之前到底生了什么事?

  罗兰皱眉思索了片刻,才想起最后一个镜头是夜莺将他推开,接着一道幽光闪过,然后是她惊慌和绝望的脸。

  “你到底是谁?”

  一个婉转空灵的女声忽然在身侧响起。

  罗兰被吓了一跳,猛得转过头,只见一名白飘飘的女子从楼梯房后走出,她有着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睛,身上红白相间的衣袍直落地面,袍角秀着细致的金色花纹,显然不属于这个时代,而她头顶的黄金冠冕已经揭示了她的身份。

  “你是教会的……纯洁者?”

  “也是赫尔梅斯圣城第十五任教皇,”她顿了顿,“我叫洁萝,而你肯定不叫罗兰.温布顿。”

  果然如此,罗兰不禁皱起了眉头,“所以这地方是你创造的?”

  一切都说得通了,幽光应该就是这家伙的能力,所以夜莺才会带着自己逃走,而眼前的景象应该是幻境或虚拟空间之类的效果。他睁开眼睛的瞬间,还以为自己又穿越回去了。

  尽管知道教会的前身很可能是联合会,不过没想到教皇也是纯洁者——同为女巫,这些人居然眼睁睁地将自己的同类变成毫无人性的怪物,简直难以理喻。

  “不,是你创造的,”洁萝一步步走了过来,语气充满着兴致,“它是你记忆中影响最深刻的场所,大多数时候都会出现在日常生活之地……只不过我很好奇,这里到底是哪里?灰堡的四王子绝对不可能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罗兰谨慎地朝栏杆一侧移动,和她保持距离。

  现在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摆脱幻境?他心中念头急转,从楼顶跳下去?据他做噩梦的经验,只要找个高点的地方往下跳,立刻就能从梦中醒来。

  “你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她笑了笑,声音十分悦耳,“只要花点功夫,我迟早都能弄明白,包括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为何会变成灰堡的四王子。”

  迟早都能知道?“你是说读取我的记忆么?”罗兰冷笑道,“可别把自己撑死了。”

  “你知道吗?”洁萝忽然停了下来,“每一个被我能力影响的人,我都会向他们解释这个能力的作用、规则以及后果,但你是个例外——”

  “什么?”

  罗兰刚问出口,就现对面的纯洁者已经跃至跟前,突如其来的痛苦让他忽然间听不到任何声音。

  颤抖着低下头,只见一把长刀正插在自己的胸口,罗兰想要张嘴大喊,却不出一丝声音。肺部已经被完全破坏,胸腔开合也不能将丁点儿空气压进喉管。

  剧烈的疼痛犹如电流一般贯穿全身,他宁愿立刻死去也不愿意再多承受一秒。

  “因为我不喜欢任何捉摸不透的东西。”

  刀柄的另一端正是洁萝若无其事的脸,喷涌而出的血液已经溅湿了她半个身子。由于缺氧和大脑自我保护性昏厥,罗兰的意识很快模糊起来。

  下一秒,他仍然站在护栏边,身上完好无损。而纯洁者也站在距他数米远的地方,就像她从来没有离开过那里一样。

  怎么回事?罗兰大口大口的喘气,幻觉?他捂住剧烈起伏的胸口,被洞穿的地方依然隐隐作痛。低下头,脚下有一大滩呈喷射状散布的鲜血。

  见鬼,刚才生的事都是真的!

  他盯向洁萝手中的长刀,心中惊讶万分,她之前手里明明空空如也来着!

  凭空造物?

  就在这片刻间,洁萝再次冲了过来,度之快竟然难以用肉眼捕捉。

  罗兰转身就逃,刚迈出一步便感到腹部一麻。

  然后他再一次体验了死亡。洁萝斜劈长刀,将他横着砍成两半。这次的痛觉比上次更持久,罗兰倒在自己的血液和散落的内脏中,持续的剧痛让他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凄厉程度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第二次复活时,罗兰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这绝非一场跳楼或是剧痛就会结束的噩梦,而像是不断轮回的角斗场。

  该死,那么脱离的条件会是什么?击败能力的起者,也就是眼前的白女巫?

  她既然能凭空制造武器,那么我呢?罗兰咬了咬牙,集中起精神——如果有块盾牌,也不至于毫无还手能力了!

  一道蓝光闪过。

  洁萝突袭被挡了下来,一块透明的防爆盾牌出现在他的手中,长刀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豁口,罗兰也被巨大的撞击力弹飞出去。

  干,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在心里骂了句粗话,翻滚的瞬间,已将盾牌丢下,换成了一把自动步枪。

  就在罗兰举枪待射时,洁萝却已消失在原地。

  什么情况?

  “我在这儿。”

  声音从耳边传来。

  然后他只觉得一阵白光闪光,双手连同步枪一起掉落在了地上。


  (http://www.shukeju.com/a/15/15018/111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